美丽日报 大陆中心/综合报导

大陆7月5日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该片上映仅4天便冲破13亿元(人民币,以下同)票房。剧情切中大陆民众对医疗现况的焦虑,并探讨大陆社会高价药、卖假药等敏感话题,为此,中国官方紧急要求媒体冷处理,以免民众反弹。

《我不是药神》该片根据江苏白血病患者陆勇的遭遇改编。陆勇因病耗尽积蓄后,无力购买正版抗癌药,从印度非法代购血癌药并转售,因而被捕入狱的故事。

据海外自由亚洲电台报导,7月8日,中国中宣部口头传达给媒体的指令称,正在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各媒体要遵守不采访、不报导、不评论、不转引的指导。

此外,中共官方还要求官媒加强舆论引导,将批评的矛头指向外国药企,强调中国已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并正在努力要求外国药企降价。

尽管该片把问题的责任推给外国公司的专利权保护,但也不能掩盖癌症患者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事实。

《我不是药神》对天价药的刻画十分生动准确。在影片中,「格列卫」是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唯一救命良药,然而,它近4万元一瓶的价格却让想要活命的患者吃掉了房子、吃得倾家荡产。

作者为「伍丽青」的文章「《我不是药神》错了,天价药不能怪药企」披露,中国的进口药,基本上都是「原研」品种,来自原创研发、最早拥有专利的公司。它们的价格昂贵,首先有着最理所当然的原因:这些公司在研发药物的时候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之后当然要从市场讨回成本。

文章表示,要想知道进口药为什么会这么贵,大家必须明白进口药的价格是怎么样定的、巨额成本是怎么分摊到患者头上的。

2000年,中国发改委颁布了《药品政府定价办法》,规定「原研药」可以给予单独定价权。这是什么意思呢?国产药物通常有政府调控价格,但是进口药中占大多数的「原研药」的价格,是由医药公司自己定的。

文章表示,处于专利保护期内的原研药可以自主定价,这是全球通行的规矩。然而,在中国,这个单独定价权还有一个优越之处:即使原研药20年的专利保护期过了,医药公司依然可以享受单独定价的优惠政策,不需要遵循政府的指导定价。

专利权过期之后,国产品种和进口品种的地位本该相同,都应该服从政府的价格管制。然而,在这个环节,政府却对进口医药公司保持了纵容的态度。国产品种会被拚命压价,而进口药则依然可以大摇大摆地开出高价钱。

据报,「格列卫」在香港的价格为17,000元,美国为13,600元,澳大利亚为10,000元左右,在日本16,000元,韩国约为3000元,但在中国的药价是23,500元。

香港医务行政学院理事庄一强博士说,同为专利保护,为何人家的定价却便宜一半?就是说,即便给了专利保护的特权,也应当根据市场环境定价。「格列宁」的天价,恰恰是中国定价机制出了问题,是药价虚高的体现。

(责任编辑:朝容)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