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MeToo運動持續在中國大陸延燒,近日於中國又一起校園性侵案,事件發生於廣東的中山大學。教授張鵬遭女學生實名舉報性騷擾,校方調查後10日將張鵬停課、停止任教資格,並報請取消青年長江學者稱號。

根據BBC中文網報導,網易新聞8日「人間」所發表文章《她曾以為自己能逃開教授的手》(以下稱《她》)稱,於2011年至2017年間中山大學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張鵬,「持續性騷擾女學生和女教師」。文中細膩描述其中幾位當事人被侵犯的過程。但最後文章居然在各大社交媒體平台遭到大面積的刪除。

《她》一文中描述教授張鵬如何在做田野調查的過程中騷擾兩位女學生,用言語親膩暱稱對方說「你的頭髮真好」、「真香啊」,後直接將她抱起。文中表示,這名「叫獸」扼殺兩名學生學術之路,兩名女生已經放棄了研究之路,而學校卻對事情的處理態度不積極。

10日,中山大學回應此事件稱已對張鵬作出停課處理,停止其任教資格,取消其碩士生、博士生指導教師資格、「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稱號。

儘管MeToo運動在國際間受到廣大的串聯,但在中國難以見到與其他國家遇到相同性侵事件的輿論壓力,甚至相關文章遭到移除與打壓,MeToo影響力在中國仍未啟動保護受害者處罰加害者之力道。

中國校園性騷擾性侵害等事件也不少見。2018年,北航博士畢業生羅茜茜也同樣在網路上舉報前導師陳小武,描述自己十幾年前遭這名老師性騷擾的痛苦經驗。最終,該事件導致陳小武被撤銷「長江學者」的稱號和教師職務。

根據大紀元報導,在《中國大學在校生和畢業生遭遇性騷擾狀況調查》中,近68.7%的受訪者稱遭受過不同形式的性騷擾。調查指出高校性騷擾事件中,多數當事人選擇了沉默和忍耐。調查報告中,超過一半受害人選擇了沉默,向校方和警方報告或報案不到4%。由此可知,校園通報機制仍不夠健全,性暴力等議題也尚未在校園中得到重視。

根據在線報導,北京師範大學的《2016中國勞動力市場發展報告》顯示,中國婦女的勞動參與率達到64%,遠高於世界平均水準。然而經濟上的獨立,並不意味著地位上的提高。在2017年年底的最新一期《全球性別平等指數》報告中,中國在全球144個經濟體中處於第100位,排名在十年裡持續下降,性別差距愈加明顯。與此同時,性騷擾問題在中國非常普遍。數年前,中國新聞網援引中科院調查稱,84%的中國女性曾遭遇過性騷擾。

針對性暴力在中國猖獗等問題,根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近些年來,中國政府在防止性別歧視和校園、職場歧視的問題上幾乎無所作為。原因在於佔於高層領導地位的官員幾乎為男性,而這些有權有勢的上位者往往有不受不當行為指控的保護。

此外,有關妨害性自主和性騷擾的法律規範相當模糊,法律專家說,法院常常不做出支持起訴僱主的女性的判決。學生也很少投訴教師,或採取有意義的懲罰措施。

而由《她》此事件來檢視,近年中國針對校園性暴力等通報機制不夠穩健,法律保障也不夠全面,導致傷害已造成而傷害卻與處罰產生相當程度的落差,應呼籲政府重視性暴力等議題,別讓此這樣的憾事持續發生。

(責任編輯:朝容)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