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對許多中國畢業生來說,租房嚴然已經成了找工作外最重要的事,由於畢業季租房需求大增,大陸一線城市的房租也持續上漲,。

近日,位於北京市的房主張雲,把自家想租出房子的訊息掛在網路上準備出租。讓他頗為意外的是,只掛了短短一天,房子竟然就順利租出去了。「一天接到10幾個電話,除去中介,有三四人是真正的租客。當晚兩群人看房,都要當場交定金,我選了其中一家。」他說,這套房子月租金是4300元(人民幣,以下同),而同一戶型的房子,去年7月租金只有3600元。

西城區一套40多平方公尺的房子,雖然裝修簡陋也僅附了破舊家具,月租5500元。附近中介表示,這樣的房子一週內就能租出去。同樣戶型的房子去年月租是4500元。

根據中新網報導,貝殼研究院(原鏈家研究院)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5月,北京鏈家租賃房源單平方公尺月租金為86.9元,環比上漲2.4%。6月,租賃房源單平方公尺月租金環比上漲3%,為89.5元。

單平方公尺月租金89.5元,意味著40多平方公尺的開間月租要3600元左右,80多平方公尺的兩居室月租要7200元左右。如果地段和裝修好一些,價格會更高。

「近期常見的租客有兩類,一是在附近工作的人群,二是有孩子的家庭,因為孩子9月開學。」北京市西城區某仲介說。

我愛我家集團研究院最新報告分析稱,「6月、7月曆來是北京的暑期租賃旺季,畢業留京大學生帶來的巨大需求基本上肯定能帶來租賃交易量的增長和租金價格的上漲。」從數據上看,企業雲集、交通便利、生活娛樂配套齊全的區域租賃成交量和租金漲幅較大。

貝殼研究院數據顯示,5月,北京西城區、東城區、海淀區租賃成交量增速最快,環比分別增加13.6%,21.6%和13%。另外,西城、東城單平方公尺月租金環比分別上漲4.4%和2.7%,漲幅明顯。

除了租金上漲之外,還有一些不規範的仲介機構變相提高租金,增加了租客負擔。張雲把出租房屋的訊息掛上網之後,隨即有人打電話要「收房」,並稱已經在同一小區收購了20多套房源,統一對外出租。

某連鎖仲介機構工作人員表示,小的仲介機構做租房代理,一套房每年至少賺得租金差價1萬元。甚至某些不規範的仲介機構會在租屋合約中設置霸王條款,以物品損壞為由扣押金,巧立名目亂收費等。

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表示,「大量收購房源再出租是屬於分散式長租公寓常用的方式,目前,除了賺取租金差價,更多的長租公寓運營方已經開始由粗放型的二房東模式向高標準服務模式轉變。」

他說,一般來說,有品牌意識並追求長遠發展的長租公寓運營方無故剋扣押金的情況較少發生,但不排除一些不法仲介機構純粹只做二房東賺差價,並且透過手段侵害承租人利益。

許多畢業生表示,現實中的房租水平比他們的期望值高不少,魏舒今年從湖南高校畢業後來到北京找工作。「東三環單間的租金一般在2500元以上,我不想向家裡要錢,但又沒有太多積蓄,所以只好先在朋友家借住,再去東邊更遠一點的地方找1500元的房子。 」

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針對15個一線及新一線城市的調研報告顯示,近八成畢業生希望每月租金低於2000元。以在上海工作的高校畢業生為例,平均期望租金為2258元/月。

房租佔收入多大比例才比較合理呢?根據上述報告,46.32%畢業生表示願意花30%的工資用於租房。此外,53.75%畢業生還傾向於透過合租的方式,追求更高的CP值和更優的租房體驗。

貝殼研究院首席市場分析師許小樂認為,短期來看,預計7月租金比6月將有所上漲,許小樂說,「長期來看,儘管北京當前在執行人口疏解政策,但其作為一線城市佔據多種資源優勢,人口吸引力長期存在。但同時租購併舉也在積極推行,長期租金將保持與居民可支配收入大致相同的步調。」

我愛我家市場研究院院長胡景暉認為,相比買賣市場,住房租賃市場的市場化特徵更加明顯,供求關係對租金價格的影響很大。而投資投機不會對租金帶來根本性的影響,因為租金有人們的收入水平做天花板,如果租金上漲過快,超過租客能夠承受的收入比例,租賃市場的需求將會大幅減少。

(責任編輯:唐鈴)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