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行政院文化獎由謝理發與吳文欽(吳念真)獲得,頒獎典禮上,行政院長賴清德特別分享,得主都是九份地區的人,九份以前出產黃金聞名,但因為這個獎,以後可以說九份的產品是人才。

在吳念真登台領獎前,文化部長鄭麗君稱他是台灣的莎士比亞,與他相交多年的摯友小野也特地上台引言。由於小野也是這屆文化獎的評議委員之一,他開頭特別強調,吳念真會得獎絕不是私心,而是委員全體投票通過。

小野說:「我們讓他得獎,不是因為他寫小說或電影成就,也不是因為他拍廣告或製作舞台劇,他會得獎是因為他不管做什麼、寫什麼,永遠可以站在小人物的立場發聲,可以讓台灣人找到存在的尊嚴意義。」

目前正與音樂人陳明章籌備音樂劇「再會吧北投」的吳念真,因為正在趕劇本,近來陷入文字空乏症候群。他一方面感謝文化獎的肯定,也分享了文字創作者的焦慮。

「以前,我曾因為寫不出劇本,半夜跪在書房地上,哀求老天讓我趕快有靈感,我說願意用3年壽命來換;今天這個獎,在此刻也有特別意義,除了是對我的肯定之外,我也想跟上天說:可以因為這個獎,讓我快把劇本寫出來嗎?」那帶了點痛苦低喊的語調與表情,讓全場都笑了。

行政院長賴清德(左)26日在台北出席第37屆行政院文 化獎頒獎典禮,親自頒發獎座與獎狀給本屆得獎者之一 、藝術家謝里法(右)。(圖片來源:中央社)

今天的頒獎典禮場面溫馨,其實像是沙龍聚會,吳念真聊著創作焦慮,謝理發在致詞時甚至也帶著大家回憶起60年代在巴黎求學的畫面。

謝理發說,自己那時剛學會法文,住在一個很小的房間裡,每天晚上8時,他都會聽一個專講作家羅曼.羅蘭的紀念節目,「我那時想,台灣哪時會有藝術家可以這樣被肯定、被介紹,不過,因為這個獎,我今天感受到的是:我好像羅曼.羅蘭。」他輕鬆笑言,讓全場鼓掌大笑。

謝理發說,自己後來寫小說,是因為「日據時代台灣美術運動史」讓很多學者、研究生開始注意與研究台灣的藝術家,很多論文都以此為題,這雖是好的影響,但他漸漸發現有點不對勁,「那些論文,越寫越冰冷,人物硬梆梆的,跟我所接觸過的藝術家都不一樣,明明我跟藝術家見面都是可以講話講整晚的,怎麼一跑進論文,變得這麼理性,好像沒血沒淚似的,我受不了。」

將文化獎的獎金捐出,謝理發正是希望鼓勵書寫,他說:「大家多寫藝術家、美術家的故事,讓台灣藝術家不要被論文寫死啊。」

來源:中央社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