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清朝的曾國藩將軍,人們不僅在戰場、政策上對他敬佩不已,而且在日常生活中的養生方法上,也不得不佩服他。

曾國藩是湖南湘鄉人,從小聰明好學,16歲考上秀才,24歲考上舉人。但他常感到「耳鳴不停,用功一點就覺得累。」但當時,由於年輕,所以對生活影響不大。但在擔任越來越多職務後,這種疾病最終成了難以治癒的疾病。

道光20年(1840年),曾國藩患重病,大病痊癒後,他開始對養生進行研究,逐漸形成了他自己獨有的養生觀。

道家的「君逸臣勞」養生觀

曾國藩崇尚道家養生思想,他認為:「省思慮,除煩惱,君逸之謂也;行步常勤,筋骨常動,臣勞之謂也。」在他的一封信中寫道:「養生之道以『君逸臣勞』四個字為重。」

人們需要注重靜態,協調慾望(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他所說的「君逸」即是養心,治心以「廣大」兩個字為藥。意即清心寡欲、胸懷坦蕩,注重「靜」,通過修練精神,達到修養目的。

他所說的「臣勞」即是肢體常動、經常鍛煉;這是「動」的養生之道。

曾國藩認為養生之道,「莫大於『懲忿窒欲,少食多勤』。」

「懲忿」意即減少生氣和憤怒,「窒慾」意即控制色慾,慾望。「少食多勤」即是少吃多做。

他認為,體質強壯者就像富人,因戒奢侈而更加富有,體弱者正如窮人,因崇尚節儉而自我保全。在自己家裡,他掛著一幅「養生以少惱怒為本」的橫匾,以時時刻刻提醒自己。

為了解決煩惱,他提出「以志氣做統領」與「以靜制動」。

他認為,身體患大病的人可以通過兩個方式幫助他們。意志堅強的人,可以基於氣的變化而「聚神靜氣」。如果你早上睡懶覺,試著把自己喚醒;如果不知道怎麼做,請端正地坐下來集中思想。這就是所謂的「以志氣做統領」。

以志氣做統領(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個長期患病的人,身體受損,有很多害怕死亡的想法,魂夢不安。

這些人需要把所有雜念,如:生活中的名譽,死後發生的事情等等都消除,心自然會平靜下來。

一旦心靈平靜,對疾病的抵抗力就會增強,身體會逐漸恢復。

這是「以靜制動」。無論是「以志氣做統領」還是「以靜制動」,一切都是著重調養精神,幫助人們保持積極的心理狀態。對於現代醫學來說,這種調養方法也是一門科學,值得下一代尊重。

 

重視自然調養的用藥觀念

曾國藩認為「治身當以『不藥』二字為藥」。他所說的「不藥」,即是生病了不要過於依賴藥物。他反對動輒服用丹藥。

晚年時,曾國藩因崇尚「無為」,所以養生方面也同樣崇拜「無為」。他在寄給兒子的信中說:「爾雖體弱多病,然只宜清凈調養,不可妄施攻治。」

可以看出他非常重視自然的調養方式,他早早就體認人體有自癒的功能。

勤勞而後憩息(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食眠得法

曾國藩非常注重飲食和睡眠,他常說:「養生之道,當於『食眠』二字悉心體驗。『食』即平日飯菜,但食之甘美,即勝於珍藥也。『眠』亦不在多寢,但實得神凝夢甜,即片刻亦足攝生矣。 」

曾國藩寫信給家人時說:「保健身體要從『眠食』二字上用心。」「眠所以養陰也,食所以養陽也。」養眠貴有一定的時刻,而戒其多思;養食亦貴有一定的時刻,而戒其過飽。

他強調飲食作息,需要有規則,更需要準時。飯後三千步、睡前溫水洗腳,是他提供給家族中後輩的幫助消化和睡眠的方法。

吃飯睡覺雖在日常生活中只是小事,但從養生的角度來看,它卻是一件大事,對身心有很大的影響。可以從小事總結出大事,這也是曾國藩勤勞工作的表現。

 

鍛煉筋骨強壯的觀點

曾國藩很注重射弓箭,曾經有一個家族晚輩身體孱弱,他將養生之道教給晚輩:「飯後三千步,近日試行,自矢永不間斷。」

又說「家中後背子弟,體弱學射,最足保養,起早尤千金妙方,長壽金丹也。」

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曾國藩攻打太平天國亂軍勢力時,太多操勞,休息太少,在重度壓力下,曾國藩經常失眠。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仍然可以恆心養志,「聚神靜氣」的工作,每天都要省思自己的錯誤。

在愛好方面的養生觀:詩歌、書籍和棋藝

曾國藩總結:每日臨一百字,將浮躁處大加收斂。他認為吃早餐後,寫半個時辰(1小時)的字是他的固定功課。

他沒有單純地練習寫字,而是把字變為一種練習忍耐、一種鍛煉的方法。曾國藩也喜歡下棋,在官場繁忙過後,下棋能幫助他解悶,可以平息心靈,放鬆精神,並幫助他在危險時刻鎮定心神。

練字是鍛煉忍耐的方法(圖片來源:Adobe Stock)

videoPlayerId=9dace3d87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責任編輯:鈺唐)

更多:

分類: 文化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