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知識分子被列為「士,農,工,商」四類人之首。因為,他們不僅有淵博的學問,而且還有高尚的品德,是社會的榜樣。那麼,古代知識分子的儀態和德性是什麼樣?

示意圖(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在傳統文化中,「儒家」或「儒士」是對「士」的別稱,即是有學問的人,是代表有知識的人。在《禮記- 儒行》中 孔子記載了知識分子的德 性和儀態如下:

有一次,魯哀公向孔子問道:「先生的衣服,大概是儒者特有的衣服吧?」

孔子回答說:「我小時候住在魯國,就穿魯國的逢掖之衣;長大了住在宋國,就戴殷代的章甫之冠。我聽人們說:君子對自己的要求是,學問要廣博,衣服則入鄉隨俗,不求與眾不同。我不知道天底下還有什麼儒服。」

哀公又問道:「請問儒者的行為有哪些特點呢?」

孔子答道:「倉促地列舉,短時間難以說完。全部說完要費很長時間,恐怕值班的僕人到了換班時間也未必說完。 」

哀公於是命人給孔子設席。孔子陪侍哀公坐着,說:

「儒者的德行就像筵席上的珍寶,等待著諸侯的聘用;早起晚睡地努力學習,等待著別人的詢問;心懷忠信,等待著別人的舉薦;身體力行,等待著別人的錄取。儒者的修身自立有如此者。

儒者的衣冠和尋常人一樣,做事非常謹慎;在大事情上謙讓,讓人覺得有傲慢之感;在小事情上謙讓,讓人覺得有做作之感;在處理大問題時,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在處理小問題時,毫不馬虎。儒者的容貌有如此者。

示意圖(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儒者的日常生活相當嚴謹,其一起一坐都恭恭敬敬,說話一定要講究信用,做事一定要講究公正。在路上不因路的好走難走這等小事就和別人爭吵,冬天不和別人爭有太陽的地方,夏天不和別人爭有涼蔭的地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愛惜生命以等待時機,養精蓄銳以​​備有所作為。儒者的瞻前顧後有如此者。

在儒者的心目中,金玉並不值得寶貴,忠信才值得寶貴。他們不祈求土地,樹立起道義就是他們的土地;他們不祈求多有積蓄,多掌握知識就是他們的財富。請他們出來做官很困難,因為他們不在乎高官厚祿;因為他們不在乎高官厚祿,就是請出來也難長期留住。

無法有所作為的時候,就隱居不仕,這難道不是很難請出來做官嗎;即使出仕,如果國君不尊重他的正確意見,他就辭職不幹,這難道不是很難長期留住嗎!他們先說工作內容而後說傣祿,這難道不是不在乎傣祿嗎!儒者的待人接物有如此者。

有些儒者,即使把許多金銀財寶贈送給他,即使用聲色犬馬去引誘他,他也不會見利而忘義。即使眾人來威協他,用武器來恐嚇他,他寧願去死也不會改變節操。和邪惡勢力作鬥爭,他不會先估量一下自己的本領;領受艱巨的任務,他不會先估量一下自己的能耐:只要認準了就堅決去做。

認準了的事,做過了從不後悔,尚未做的也不考慮那麼多。說錯了的話就不再說,對於流言蜚語也不去追究。時刻保持威嚴,拿定主意的事說做就做,絕不優柔寡斷。儒者做事的與眾不同有如此者。

儒者可以親密而不可以威脅,可以親近而不可以強迫,可以殺頭而不可以羞辱。儒者的住處不講究豪華,儒者的飲食不講究豐厚,儒者的剛是如此。

儒者把「忠信」當做申胃,把「禮義」當做盾牌,即使在家,都時時刻刻謹守著仁義;無論在什麼情況,甚至被迫害,也不改變自己的品德。儒者的守德品格正是如此。

示意圖(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儘管儒者的居住條件不高,宅院狹窄,飯疏飲水。但一旦得到上邊的賞識重用,不會畏懼自己的能力不足,一定馬上前往;受不到上邊的賞識也不會餡媚以求進。儒者的做官態度有如此者。

儒者雖然己經博學多聞,但仍然學習不止;雖然操行淳厚,但仍然力行不怠。隱居獨處時不作壞事,飛黃騰達時力行正道。以忠信為美德,既能推舉賢人君子,又能容納凡夫俗子;既有原則性,又有靈活性。儒者的胸襟寬闊有如此者。

當儒者向朝廷推舉賢能時,只考慮被推舉者有無真才實學,而不管他是否是自己的親屬,還是自己的仇人。只要國君能因此而得遂其志,只要能為國家造福,自己並不希望得到什麼賞賜。儒者的推舉賢能有如此者。

儒者對待朋友時,聽到有益的話便要告訴朋友,見到有益的事便要指給朋友;災禍臨頭,首先自己獻身。儒者的對待朋友有如此者。

儒者不在地位較低的人面前而自滿,不在功勞較少的人面前自誇功高;遇到亂世,也不放棄信念。對觀點相同的人不隨便吹捧,對觀點不同的人不妄加非議。儒者的品德不同一般有如此者。

儒者不因貧賤而困頓失志,不因富貴而驕奢失節,不因為上級的侮辱、同等級人的掣肘、下級的刁難而改變節操。

魯哀公接見孔子之後,聽了孔子的這一席話,對儒者的話更加相信,對儒者的行為更加看重,並且說:「我這一輩子也不敢和儒者開玩笑了。」

(責任編輯:玉蓮)

更多:

分類: 傳統 文化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