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國片「只有大海知道」入圍本屆金馬最佳新人的童星鍾家駿,被導演崔永徽盛讚是天生的演員。崔永徽也透露,鍾家駿個性陽光也曾被質疑不適合角色,「但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所以堅持沒換人」。

以國片「只有大海知道」入圍本屆金馬最佳新人的童星鍾家駿,是在國小三年級時參與電影演出,現在他已經國三了。(圖片來源:中央社)

國片「只有大海知道」被選為第31屆東京國際影展唯一參展的台灣電影,這也是達悟族人首度登上東京影展星光大道。片中擔綱主角的鍾家駿,在東京影展的紅毯上穿著丁字褲與圖騰背心,一出場就很搶眼,他還在台上擺出達悟族的武士動作,成為鎂光燈焦點。

國片「只有大海知道」被選為第31屆東京國際影展唯一參展的台灣電影,這也是達悟族人首度登上東京影展星光大道。圖為童星鍾家駿(右)國小三年級時赤腳到機場送行,與導演崔永徽(左)互動親密。(圖片來源:中央社)

國片「只有大海知道」被選為第31屆東京國際影展唯一參展的台灣電影,這也是達悟族人首度登上東京影展星光大道。圖為童星鍾家駿(右)國小三年級時赤腳到機場送行,與導演崔永徽(左)互動親密。(圖片來源:中央社)

甫從日本東京返台的鍾家駿今天在台北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下午準備啟程回蘭嶼的他說,去了日本到了台北,最喜歡的還是蘭嶼,「現在好想回家」。

在電影中,泳技了得的鍾家駿,家位於蘭嶼一個小部落的面海第一排,沒什麼地方可去,礁岩岸前就是海,「常常就跳到海裡去游泳,或是跑到山上的山洞當做自己的秘密基地。我們還會自己抓螃蟹來吃,要抓那種很笨的螃蟹,用八寶粥的罐子裝海水煮」。

拍攝「只有大海知道」的開端,是鍾家駿在國小三年級時參加導演在蘭嶼開設的戲劇營隊,崔永徽說,「那是戲劇營舉辦的第二年,我完全不認識他,但有小隊輔來跟我說,那組有位小朋友很厲害」。當時大家集體創作主題「思念」,鍾家駿飾演被欺負的弟弟,當他們那組上台演出時,「所有的人都被他真情流露的演出震撼了,非常感動」。

「我每次都覺得他給我的東西,比我要求他的還多」。在崔永徽眼中,鍾家駿是個「天然型的演員」,很有天分情緒轉折也都做足,你不用跟他講太多,他就能很自然的演出。現實生活中的鍾家駿是個陽光男孩,問他如何揣摩片中角色?「我也不知道,有鏡頭在拍就感覺很興奮,但有記得不要看鏡頭,怕耽誤到大家的時間。」

如此貼心的個性,鍾家駿也在電影裡展現。崔永徽說,「就像電影裡餵阿嬤吃便當的一幕,原本劇本是沒有的,都是他自己加的」。轉問鍾家駿為何演出時要餵阿嬤吃?「因為我本來就會這樣,阿公阿嬤他們常一個人很無聊,就會想多關心他們一點」。對於穿丁字褲,身為蘭嶼之子的鍾家駿並不感覺陌生,「我從2歲就開始穿了」,那曾像電影裡一樣,抗拒過穿丁字褲嗎?「上了國小之後,因為女生都會說,他的屁股比較黑」。

崔永徽也透露,現實生活中的鍾家駿個性陽光活潑,但電影中詮釋的11歲馬那衛,卻是個有點憂鬱、壞壞的又有種說不出的思念在心底的男孩。「開拍時有很多人提醒我家駿可能不適合,怕他演的太浮誇」,因為其實還有另個小男孩,與劇中主角背景相似,「起初大家有建議換人,但我對他很有信心,相信他一定ok。」之後演到第2、3天,大家也都對他渾然天成的演技感到驚豔。

來源:中央社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