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自主權利法將上路,醫事司長石崇良說,病主法有助深化善終品質和病人自主權益,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預立醫療照護諮商的收費問題可能是推動順暢與否關鍵。

病人自主權利法在民國104年12月完成三讀立法程序,法案的核心重點是具完全行為能力的意願人可以透過「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事先立下書面的「預立醫療決定」(AD),在特定臨床情境下,可選擇接受或拒絕醫療,並將在108年1月正式上路。

因病主法上路在即,衛生福利部醫事司今年上半年陸續公告「提供預立醫療照護諮商醫療機構管理辦法」、「預立醫療決定書」,並在6月預告病主法施行細則草案,供各界審視並提出意見。其中,基層醫療對能做ACP的院所資格限定仍有意見,衛福部將在月底開會凝聚共識。

根據公告條文,能設立ACP(諮商)門診的院所須有一般床300床以上、經醫院評鑑通過的醫院。但若醫院、診所位在離島、山地或偏遠地區或有特殊專長,報主管機關同意後,也可設立諮商門診。

醫事司長石崇良說,目前有基層醫療的醫師認為,ACP資格不應將診所排除在外,基層醫師和民眾常有互動,加上推動家庭醫師制,且也有很多安寧、病主法相關的訓練課程,基層醫護有量能投入病主法施行的推動。

不過,石崇良說,根據試辦經驗,每一民眾的ACP平均約要花1個小時,對醫護團隊來說很勞心勞力,必然要有經費支援。病主法剛上路之初,政府會願意投入預算補助,但後續仍可能要民眾「自費」或由健保給付,才不會讓醫院「做功德」。諮商費用由誰支應可能是病主法推行順暢與否關鍵,目前可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受訪時表示,根據在宅醫療經驗,醫師和病人互動深且持續關心,當病人狀況不好,也會自然地討論後續的照護方式,本來就涵蓋ACP的精神在內。ACP也不是只做一次諮商,民眾就懂得如何填寫AD,也會隨著民眾的生命歷程有變動,基層醫療的醫療團隊和民眾容易培養互信基礎,會是很好的諮商伙伴。

余尚儒也說,病主法的推動恰好是全民生死教育的契機,社會應把談論死亡、善終形成文化,融入社區醫療、公共衛生,甚至在每個社區都設立小據點提供相關諮詢,這應該是由政府投入經費,而不是要求民眾自費。

檢視在宅醫療學會舉辦「在宅沙龍」的經驗,余尚儒說,在討論會上,民眾對生死、病主、安寧和善終的議題反應都很好,如會討論失智時要不要插鼻胃管、要不要點滴、人工營養等,如果不要,還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大家對病主法的推展應可多些想像力,不要只侷限在醫療院所,在家中、社區可能是更好的場域。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則坦言,AD的每一個選項都關乎民眾的生命抉擇,要提供民眾審慎思考的協助,ACP團隊的經驗非常重要,應避免陷入「給太少錢,醫院沒人要做;但給太多錢,大家亂做」的處境。

来源:中央社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