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即將揮別2018,但展望新年,包括新一輪軍備競賽蠢蠢欲動、貿易戰陰霾未散、地緣衝突、歐洲紛擾乃至美國總統川普本人等因素,都令2019年未開局就已充滿導火線。

東方有中國崛起,西方則民粹大盛,使得主要民主經濟體到了2018年年中,僅占20國集團(G20)整體國內生產毛額(GDP)約1/3,遠低於2007年的83%,世局變化之快讓2019年注定又是混亂與目不暇給的一年。

彭博(Bloomberg)整理2019年必須關注的全球政治導火線如下:

● 新一輪軍備競賽
美國總統川普今年12月4日給俄羅斯60天時間拆除違反中程核飛彈條約(INF)規定的飛彈,否則期限過後美國就會展開為期6個月的正式退出條約程序,時限將在2019年2月底到期。

美國1987年與當時的蘇聯簽署INF,銷毀歐洲數千枚射程在500到5500公里間的中程核彈,這些飛彈因彈道較短而難以應付,易造成區域不穩。這些問題在今日依然存在,且非INF締約國的中國已有大量這類中程飛彈,俄國則聲稱沒有違反INF條款。

☆最壞情況:美國退出及俄國對西側鄰國部署先前禁止的中程飛彈,將讓已成形的高端武器軍備競賽更加惡化,也引爆北約盟國內部矛盾,因為美國與西歐、東歐的成員對因應看法相當分歧。

☆INF條約被毀風險指數:高

美國與俄羅斯間的高端武器軍備競賽可能在2019年更加惡化。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與俄羅斯總統蒲亭。(中央社檔案照片/共同社提供)

● 俄羅斯
俄國干預外國選舉、致力在巴爾幹與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間擴張影響力之舉應不會收手,美國也可能再祭制裁因應。先前美俄提出2019年讓兩國元首在華府舉行峰會的構想看似有觸礁可能,不過川普與俄國總統蒲亭仍可能於明年6月在日本舉行的下一次G20峰會上碰面。

☆最壞情況:美俄關係惡化至公開敵對,衝擊軍備管控及目前兩國合作的各項領域。

☆風險指數:高

 

● 貿易戰
1.川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12月G20峰會場邊達成貿易戰休兵,期限到明年2月底,雙方屆時若無法達成協議,美國就會將2000億美元銷美中國貨品的加徵關稅,由10%上調至25%。

☆最壞狀況:明年底前美中爆發全面貿易戰,戰線並擴大到爭奪戰略主導權,破壞全球的成長與安全。

☆風險指數:高

2.美國商務部將在明年2月決定汽車進口會否構成國安威脅,恐讓美國在技術上不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下對進口車加徵關稅。屆時歐洲、尤其德國車商受傷會最重;美國與日本的貿易談判明年1月後隨時會啟動,規模可能會比美歐的協議還廣。

☆最壞狀況:美國對進口車加徵關稅,引發與歐洲全面貿易戰。G20將因民族主義高漲而被削弱。

☆風險指數:高

3.除非美國停止杯葛WTO爭端解決機構的仲裁法官任命,否則WTO的爭端解決機構在2019年12月10日,會因法官人數不足最低所需的3人,面臨停擺。

☆最壞狀況:世界失去貿易爭議的解決機制。

☆風險指數:高

美中貿易戰威脅全球的成長與安全。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左)與美國總統川普。(中央社檔案照片/共同社提供)

● 地緣衝突
1.川普率美退出2015年伊朗核子協議後,恢復制裁伊朗,想逼伊朗重回核子議題的談判桌,由於引爆點很多,情勢極易緊繃。

☆最壞情況:伊朗重新生產核燃料,讓情勢急劇升溫,德黑蘭在壓力下封鎖荷莫茲(Hormuz)海峽。每天經過荷莫茲海峽的原油占全球供應量的30%。

☆風險指數:中

2.阿富汗訂於2019年4月20日舉行大選(備註:近日傳出大選可能延期)。美國急於想抽身,以免參與阿富汗戰事進入第18個年頭,雖有助促成與塔利班叛軍的和談,但持續高檔的軍事衝突及阿富汗軍方慘重傷亡而仍需有人扶持,將使撤軍如往年一樣困難。

☆最壞狀況:美國與盟邦持續捲入阿富汗戰事

☆風險指數:高

3.敘利亞境內的戰事肯定要在2019年進入第8個年頭,隨著伊朗、以色列、俄羅斯、土耳其等國的部隊出現於敘國陸地或空中,就看不到停止衝突的希望。

☆最壞狀況:戰事升溫至涉及區域強權間的更大衝突,導致更多難民衝擊約旦、黎巴嫩及土耳其。

☆風險指數:中(備註:彭博發出這則報導時,川普尚未宣布自敘利亞撤軍)

敘利亞境內的戰事肯定要在2019年進入第8個年頭。(中央社檔案照片/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 歐洲的紛擾

義大利膨脹的赤字、西班牙的衰退與可能提前大選及英國脫歐等,讓2019年注定是歐盟的多事之秋。

1.英國將於2019年3月29日脫離歐盟,但英國國會遲未能通過脫歐協議。英國央行英格蘭銀行預估,5年內英國的脫歐成本將佔英國GDP(目前為2.6兆美元)的1.5%到10.5%之間,多寡將取決於英國的脫歐方式。

☆最壞情況:英國出現無協議脫歐,造成英歐雙方慘痛經濟成本,並危及英歐應對共同威脅的安全合作。

☆風險指數:難以預估

2.歐洲議會將於2019年5月23日到26日進行選舉,民粹勢力會否再下一城備受關注,並會牽動到10月底前下一任的歐洲央行總裁、歐盟執委會及歐洲理事會主席等選舉。

☆最壞狀況:民粹勢力大勝,在歐洲議會贏得足夠席次,既能讓歐洲立法程序跛腳,又能鼓舞歐洲各地的民族主義趨勢。

☆風險指數:高

英國將於2019年3月29日脫離歐盟,但英國國會遲未能通過脫歐協議。(圖取自Pixabay圖庫)

● 川普本人
若說川普過去2年任內諸事不斷,2019年事情肯定只會多而不會少。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負責的「通俄門」調查,將於上半年提出調查結論,雖不必然會公開,也不見得會導致川普被彈劾,卻無疑會增添紛亂,尤其2018年期中選後民主黨重掌眾議院,白宮會面對一個更具敵意的國會,恐會激出更多對川普的調查。

☆最壞情況:華府續陷政治僵局,川普恐就敏感的國外政治議題拋出更多推文炸彈,以轉移調查焦點。

☆風險指數:高。

來源:中央社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