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Nicole/報導

被日本漫畫界譽為「亞洲至寶」的鄭問在近20年轉戰遊戲界,因此年輕人對他不甚熟悉。而這次鄭問作品得以進入故宮展覽,除讓人驚喜外,除看到這些珍貴手稿,不禁也省思為何打破記錄、以台灣人身份拿下日本漫畫「優秀賞」的天才,在生命的最後20年,會用「失根的蘭花」比喻自己?

《東周英雄傳》,1991,孫子。(圖片授權:鄭問工作室,翻攝:Nicole)

台灣在地漫畫家曾創造二波熱潮

今日台灣的漫畫市場早已被日本作品攻佔,年輕世代或許不清楚,台灣早年曾有二波漫畫風潮,都由在地漫畫家所掀起。

1949年,日治時代結束,許多漫畫作品散見於報章媒體。

1953年,兒童雜誌《學友》的發行開啟了連環兒童漫畫。後續的《新學友》、《東方少年》、《模範少年》、《漫畫大王》等以漫畫為主的兒童雜誌也陸續發行上市,俗稱「小人書」的漫畫掀起了第一波熱潮。

《尋仙記》、大嬸婆、阿三哥、諸葛四郎等漫畫作品與角色,都是3、4、5年級生的共同記憶;紙風車劇團在5月才剛演出《諸葛四郎》,仍受好評;可見其對台灣人來說,何其重要。

就在漫畫大行其道時,1966年,政府實施《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俗稱漫畫審查制度),使漫畫產業一落千丈。

1975年,國立編譯館開放日本漫畫送審,台灣漫畫家搭著日本(盜版)漫畫便車,又有作品出刊,如:阿推、高永、游素蘭、麥人杰等都是在第二波熱潮的知名漫畫家,鄭問這時才剛從復興美工畢業,投入室內設計行業。

《東周英雄傳》,1991,介子推。鄭問工作室營運總監鍾孟舜表示,鄭問經常使用不同材質試驗,做出不同效果。(圖片授權:鄭問工作室,翻攝:Nicole)

鄭問風格多變 名震東瀛

1984年,當時才26歲的鄭問發表首部漫畫作品《戰士黑豹》,刊行時間約比敖幼祥《烏龍院》晚一年,但引起許多回響。於是接著推出《裝甲元帥》、《鬥神》等作品,當時台灣的漫畫產業,一片欣欣向榮。

作家吳明益表示,這時鄭問作品構思仍顯生澀,但構圖、人物形象已與眾不同,如:對建築物有相當仔細的著墨、喜歡描繪人物的肌肉線條與臉部表情等。

直到《刺客列傳》出刊,鄭問風格又再往前跳躍一大步,也是第一個彩墨畫漫畫作品,引起市場注目。

1989年,鄭問與現任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合作《阿鼻劍》,發行於週刊上。郝明義在飛機上寫完劇本,下機後得馬上傳真給鄭問,二人有著十足默契。該作並成香港漫畫公司人手一本的範本。

隔年,日本講談社赴台洽談合作事宜,鄭問交出了《東周英雄傳》,1991年,獲頒日本漫畫界最有威望的「優秀賞」,震動東瀛。

夏目漱石長孫夏目房之介(Fusanosuke Natsume)意為知名漫畫家,曾為此在報章媒體撰文,表達不滿,他認為以這樣權威獎項怎能頒給一個外國人?

日本權威評審石之森章太郎(Ishinomori Shōtarō)解釋鄭問獲獎原因:

一、鄭問作品是日本人喜歡的作品。

二、鄭問作品畫的是日本人做不到的程度。

接著,2002年,名滿亞洲的鄭問又受香港雜誌邀請,畫出《風雲外傳:天下無雙》,成了第一個在香港連載漫畫的台灣漫畫家。

《東周英雄傳》信陵君魏無忌,1990,鄭問工作室表示,這張畫可作為鄭問在繪畫技法轉變上的重要代表作。(圖片授權:鄭問工作室,翻攝:Nicole)

鄭問為何淡出漫畫界?

整個90年代,幾乎都是鄭問的天下,不只技法多變,在佈局構圖上更是深思熟慮,屢加創新,讓漫畫跨足到藝術的境界。

但可惜的是,在《阿鼻劍》後,台灣盜版日本漫畫風氣盛行,漫畫雜誌接連收攤,台灣漫畫家也接連失去了發表的舞台。吳明益在文章中提到,鄭問當時與漫畫家曾政忠、楊德昌、高重黎、麥人杰等另外推出《星期漫畫週刊》,但仍不敵盜版漫畫一冊30元的低價競爭,黯然關門。

轉展大陸電漫市場 培育新秀

此後,鄭問與其他漫畫家轉往大陸發展。

在此之前,日本SEGA已經發行「鄭問三國誌」遊戲,大陸最大的個人桌面軟體開發商金山邀請鄭問擔任角色設定、美術設計等,陸續發行戰國策貳—七雄之爭、鄭問三國誌、封神榜2月影傳說等,大受好評。

鄭問心心念念繫著台灣,常對大弟子鍾孟舜嘆氣,「自己是『失根的蘭花』」。鍾孟舜表示,台灣有8成的漫畫家都到大陸發展了。

這次的鄭問大展引起政府重視,總統蔡英文表示,希望結合AR、VR,重振漫畫產業,這也是鄭問讓台灣漫畫打入國際舞台之後的另一貢獻,期盼猶未晚矣。

《劍仙傳奇》,1985,發表於《歡樂漫畫》。(圖片授權:鄭問工作室,翻攝:Nicole)
台灣公共電視台、日本NHK、韓國KBS首次共同合作的《孔子傳》,鄭問受邀擔任造型指導。(翻攝自網路)

(責任編輯:戴瑞)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