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Nicole/報導

鄭問是一個內熱外冷的人,雖然跟外人話很少,也不喜歡社交,但跟他長期相處的朋友、徒弟都能說上一、兩件感人的故事。

這也是為什麼他離開漫畫界多年,卻還是能很快透過文化界人士的共同努力,在故宮開展的原因。

 

鄭問帶著球棒下山,為了⋯⋯

鄭問工作室營運總監、台北市漫畫工會理事長鍾孟舜表示,鄭問將徒弟當成家人般照顧,抓蝦抓得不好,一定挨罵;但圖畫得不好,鄭問不會罵人,直接拿過來自己動手改好,讓徒弟在旁邊邊看邊學。

有次,鍾孟舜與其他徒弟要幫鄭問秘密慶生,派其中一人下山買蛋糕,沒想到小師弟找不到蛋糕店,打電話到工作室求救,鍾孟舜只好偷溜出門親自完成秘密任務。

就在買完蛋糕要上山時,半途遇到鄭問氣急敗壞拿著球棒,騎車下山。一問之下,才知道徒弟原來是要幫自己慶生,「他聽到我在偷偷講電話,又看到我出門,以為我們在外面遇到麻煩,拿著球棒要來救我們。」鍾孟舜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心為別人高興⋯⋯

鄭問9歲就能繪製一人等身高的武將寫實圖,可見天賦極高。現任大塊文化董事長的郝明義跟鄭問相交30年,他曾以筆名「馬利」與鄭問合作《阿鼻劍》,他表示,鄭問十分謙虛,常說自己不如某個漫畫家、哪個漫畫家。

2012年,法國安古蘭漫畫展有許多台灣漫畫家參加,常勝作品受到法國出版社青睞準備出版,郝明義轉述常勝說法,「鄭問的高興比自己作品受到重視,還高興百倍!整個人幾乎就是手舞足蹈。」

鄭問極少與外界接觸,說話言簡意賅,很少發表意見,多半傾聽為主,作品中的細緻美學、戲劇高度張力很難與他所有連結。

郝明義表示,「我後來想通了,他的力氣都保留在創作上,所以他沒有力氣跟別人社交、客套。」

《阿鼻劍》第一部,1989年。(圖片授權:鄭問工作室,翻攝:Nicole)

 

如果你是為了錢,那就不要畫了⋯⋯

徒弟練任跟了鄭問半年,後來就離開了。但是只要練任遇到問題,去拜訪鄭問,鄭問一定會撥出時間見他。

練任後來轉戰遊戲界,但心中仍不時浮現鄭問曾告訴他,「如果你是為了錢去畫,那你就不要畫了。」

練任回憶,的確如此,在動漫怎麼畫,都得不到那種快樂,因此重新回到漫畫行業,著手繪製《大唐玄筆錄》,重拾快樂。

 

對大陸動漫界的影響⋯⋯

大陸在多年前即邀請鄭問前往發展,桃李千百人,大陸騰訊特效的崔淵博表示,「鄭老師平易近人,對待藝術的態度與強大氣場影響我,使我堅定而不忘初心。」

西山居動作組長楊鵬則表示,鄭問在他心中就是「神一樣的人物」,不但教導他做人做事的方法,指引了職業生涯的方向。

而兒子鄭植羽則因父親工作忙碌,對父親的回憶多為片段,但他表示,父親由反對到贊成他走上漫畫後,對自己十分嚴格,但也是自己一輩子的回憶。

鄭問也為兒童雜誌畫插畫。(圖:《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大辣出版社)

(責任編輯:戴瑞)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