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廖守謙/報導

(影片:廖守謙攝)

建國中學橄欖球隊「黑衫軍」,成軍至今共75年,在全國各項賽事中屢創佳績。高中時期曾是黑衫軍一員的白萬應,為了回饋母校,在卸下橄欖球選手身分後,轉任黑衫軍教練,帶領球隊24年間拿過23次全國冠軍。他從生活上關心來自各地的孩子,向學校和市府爭取獎學金幫助清寒球員,帶人帶心,造就輝煌的戰績。

第71屆橄欖球全國錦標賽冠軍。(圖:台灣橄欖球相簿)

建中橄欖球隊歷史最早可追溯到日治時期,在第十三到十九屆這段時間,建中不僅在高中組稱雄,連大專組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甚至社會組有許多球隊也向建橄俯首稱臣。

談起過去的輝煌成果,白萬應說:「建中早期曾蟬聯了19屆冠軍,許多學校的橄欖球隊更把我們視為眼中釘,每年都是以打敗建中為目標。」只可惜,從1966到1994的二十幾年間,黑衫軍只拿過一次全國冠軍,白萬應就讀建中時,球隊也只拿過第四名,堪稱球隊最沒落的一段時期。

第67屆橄欖球全國錦標賽冠軍。(圖:台灣橄欖球相簿)

1993年,白萬應從輔仁大學畢業,抱著回饋心情,重回母校建中,擔任體育教師兼橄欖球教練。他從球員的基本動作開始扎根,重新調整球員的身體素質,加上傳統學長制的環境,也讓球員磨出極高的抗壓性,隔年,球隊立刻抱回睽違多年的冠軍杯,重拾昔日榮光。

「我希望球員能夠記起球隊的隊訓,『承先啟後、繼往開來、堅忍不拔、沉著應戰』的精神,繼續在橄欖球這部分努力。」一席話,讓人感受到他對於橄欖球的堅持與信念。

2010年建中龍虎豹獅對抗賽。(圖:台灣橄欖球相簿)

橄欖球隊中,有很多孩子來自清寒家庭,他們從國中就讀體育班開始,就得「離家」過著不適應的團體生活,估計球員約有一半來自外縣市。

這些年紀輕輕就離鄉背井到台北市念書、打球的孩子們,將白萬應視為自己的父親一樣尊重、信任,也同樣依賴。而白萬應只要一有機會,就幫孩子爭取獎學金,減輕他們家中的經濟負擔;曾有學生沒錢吃飯,他看了不忍,自己出錢給孩子買便當果腹。

事實上,白萬應自小雙親過世,由伯父母帶大,國中時就讀台中新社國中,國二時被童子軍老師招募進了橄欖球隊,成為新社國中第一屆橄欖球隊員,隔年就奪得全國七人制國中組冠軍。國三畢業後,考進建國中學(補校),他利用白天的時間到工地做工,維持生活,下午練球,晚上上課。如今看到生活環境較差的孩子,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因此對他們特別關心,也特別疼惜。

除了教學生打球以外,白萬應也強調生活教育和品德教育,常常叮嚀學生除了打球之外,也要認真讀書,念大學才能擁有更好的人生,球員自主晚自習,他常到場關心學習狀況。「要做正直的人」更是他對學生最大的期許。

現任建中橄欖球隊隊長李宏安說,白教練就像第二個父親,在遇到問題時,教練的指引總能讓大家很快找到方向和答案。

2014年新加坡萊佛士書院訪台。(圖:台灣橄欖球相簿)

橄欖球在台灣屬於冷門的運動,再加上訓練相當辛苦,為了冠軍,就算是受傷了或是犧牲玩樂的時間也要撐下去,就深怕自己影響了隊友,他們帶著這樣堅忍不拔的黑衫軍精神,拼出一場場優異的成績,為青春劃下完美的結局。

「最終想把學生引導走向哪裡?」面對記者提問,白萬應表示,一直以來,橄欖球只是一個過程,並不能當未來的工作,但可以從中學習到未來出社會工作上需要必備的「體力上的磨練、做人處事的和諧、以及團隊合作」。

面對接下來的目標「73屆全國橄欖球大會賽」,選手們希望能再次為建中奪下勝利,但在勝負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值得學習!白萬應強調「橄欖球不只是運動精神,也是教育過程。」一項球類運動將不再只是打球,而是用心去感受「它」帶給人們的經驗與歷程。

第65屆橄欖球全國錦標賽冠軍,選手興奮的將白萬應拋起。(圖:台灣橄欖球相簿)

(責任編輯:戴瑞)

更多:

分類: 專訪 專題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