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吳宛諮/報導

還記得106年在世大運舞台上,將跆拳、武術、舞蹈精采結合,完美演出的「WE.R」嗎?成立這個跆拳舞蹈特技表演團的陳又瑜,今年26歲,卻已接觸跆拳道將近20年,期間更因罹患腦脊髓炎,導致下半身癱瘓,歷經了數年的復健之路,終於回到跆拳道的世界,甚至在全國大專盃中打了勝戰。4年前,她和朋友創立了「WE.R」,將跆拳道選手帶入一個新的發展領域。

(吳宛諮/攝影剪輯)

陳又瑜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習跆拳道,身上有著金牌選手母親張瀚文的優良基因,成績也非常優異。這麼小就想練拳,原因是想替媽媽圓夢:「小時候看媽媽練跆拳道覺得很帥,就一直把母親視為偶像,也想幫媽媽完成當選手時未完成的心願,拿奧運金牌。」懷抱金牌夢的她,更從國中就背負起道館教學的責任。

只是,陳又瑜的跆拳之路並不是那麼順遂,小學四年級,不幸罹患腦脊髓炎,導致下半身癱瘓,當時醫生表示,全台灣北部只有4個病例,兩個過世、一個帶拐杖,一個就是陳又瑜。也許因為本身是運動選手,所以她的抵抗力與求生慾望強,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求醫、復健,陳又瑜才又再次站起,投入跆拳道的懷抱。

好不容易可以站立、行走,但再回到跆拳道的生活,陳又瑜說,「剛回來練的時候會一邊練、一邊哭,以前可以跳、可以轉、可以飛,當時有一段時間會躲起來練,不跟大家一起,而且有3年的時間都只能在旁邊看大家練習

個性堅強的她,歷經數年的痛苦,終於重新站起來,進而成立了「WE.R」跆拳特技舞蹈表演團,希望能提供一個舞台,讓更多跆拳道選手被看見。

We.R於今年8月飛濟州島比賽。(圖:取自We.R跆拳舞蹈特技表演團臉書)

「這場病是生命中最大的轉捩點」,陳又瑜說,生病時覺得生命中少了很多東西,也因為這樣,讓自己跟身邊的人把腳步放慢點,在練跆拳道時不只是著重技術追求,而是要求心靈上的健康與成長。

現在她帶道館的小朋友練習與教學,觀念上也有了差別,以前比較急躁,希望一定要趕快踢出成績,現在更注重人品態度與精神,認為這才是跆拳道永續發展的重要關鍵。

「We.R」團長陳又瑜(左一)同時也擔任武瀚跆拳道館的教練,教導小朋友跆拳道。(吳宛諮/攝影)

為何成立跆拳舞蹈特技表演團?陳又瑜說:「團裡的成員都是選手出身,也都有10年以上的跆拳道資歷,由於年紀相近,彼此間競爭很大,但一個比賽只會有一人被選為選手,有些隊友會覺得自己是否不夠優秀。我希望藉由另一種方式,讓大家展現練習的成果,也藉此將跆拳道精神,傳達給更多人知道。」

「We.R」團長陳又瑜接受專訪分享成立We.R的過程。(吳宛諮/攝影)

陳又瑜分享,跆拳道是韓國運動,但選手退役後只能當教練,沒這麼多教練需求,於是韓國在十幾年前就開始尋找出路,努力深耕於跆拳道表演,透過表演或包裝,讓更多人了解跆拳道故事,但先前在台灣並沒有這樣的操作模式。

陳又瑜自己從小就在母親設立的武瀚道館練跆拳道,大約7年前,武瀚的學員們就開始自主練翻滾,在台灣算是很早就接觸跆拳道特技。4年前,武瀚的學員也因為興趣,開始透過影片研究如何將特技結合跆拳道,再彼此分享。某次參加了一個要結合舞蹈的比賽,因為她與朋友都愛跳舞,所以結合音樂重新編,並將影片放上網路,意外獲得不錯的迴響,於是幾個志同道合的隊友,一起成立了WE.R跆拳舞蹈特技表演團。

「We.R」練跆拳道情況。(吳宛諮/攝影)

想成團之初,陳又瑜說,當時沒有資源,又是台灣首創,也沒有方法可參考,團員們每天犧牲睡眠,陪她一起練到凌晨,一起動腦筋想辦法,甚至自掏腰包到國外比賽、搭建舞台與拍攝,但成員們沒有一句怨言,或一絲質疑,而是相信未來可以有所發展。成團至今3年,其間不但沒有人退團,反而從最初的9人擴增到現在的26人,讓她深受感動。

去年為了替參加世大運的隊友張惟傑加油打氣,WE.R以華晨宇的「齊天大聖」編了一段結合跆拳、武術與舞蹈的表演,並拍攝成MV,沒想到受到廣大迴響,甚至受邀到世大運典禮上演出,「在那之前都是一直燒錢」,陳又瑜說,獲邀至世大運表演,給了團員們不少信心。

對於未來的計畫,陳又瑜說,以前WE.R的發展是作品趨向,未來仍不會改變,繼續累積作品集,也希望30歲可以有第二間武翰道館,持續跟這群優秀的人一起打拼,讓更多的人學習跆拳道,更多人知道這些故事。

陳又瑜說,今年開始也想多做一些公益,回饋大家,接一些義演,希望以後可以跟一些基金會合作,幫助更多患有腦脊髓炎的小朋友,「回饋是隨時隨地都可以開始的,不一定非得怎麼樣,才能做不一樣的事情,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

(責任編輯:戴瑞)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