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周琮凱/專訪

(影片由美麗日報周琮凱拍攝、剪輯 《狂徒》電影畫面由邁思集團授權使用)

 (影片結束後有另一個連結看看哲熹談他的電影之路)

2017年對林哲熹來說,可以說是演員生涯起飛的一年,他陸續參與了5部電影演出,包括導演連奕琦的《痴情男子漢》,接著在陳宏一執導的《自畫像》中扮演瘋狂藝術家。導演陳玉慧的《愛上卡夫卡》中,他飾演一個舞台劇演員,而孫啟明所導的《樂獄》,他則化身一名少年犯。2018年更在洪子烜推出的動作電影《狂徒》,熬出頭擔綱男主角,飾演「地獄倒楣鬼」廖文睿;驗證了一句俗話「戲棚底下站久了,舞台就是你的」。

林哲熹(左)不怕累、不怕苦,只怕沒有把最好的呈現給影迷。(圖:輝映創藝提供)

在最新推出的作品《狂徒》中,林哲熹扮演因著暴力事件被逐出籃壇的江湖菜鳥,迫於債務和生活,只好加入竊車集團。倒楣的他在一個下雨的夜晚,遇上了剛搶完銀行的雨衣大盜「標哥」,沒想到被標哥挾持拖著跑,被迫捲入竊車集團更大的風波中,成了通緝犯,整部電影就隨著他的人生,起起伏伏。

下雨也是要拍到底,從小配角到男主角,林哲熹總是認真對待每一個工作的時刻。(圖:輝映創藝提供)

「在《狂徒》中,我扮演的也不是真正的壞人,而是一個籃球員,礙於生活、經濟壓力所迫,只好這麼做。」哲熹説:「壞人會討厭自己做的事情,但一定事出有因。每個人都有看待世界的方式與價值觀,這是一種對世界的體認。」在他詮釋壞人的當下,雖然明知自己正在做壞事,但在角色之中,卻可以感受到那股走投無路、以至於最後鋌而走險的無奈。

電影《愛上卡夫卡》中的林哲熹。(翻攝林哲熹 JC LIN個人粉絲專頁)

對林哲熹來說,電影這件事情,除了是自己的演出,也是一個虛擬角色的人生,兩者合而為一,不僅呈現了作品,也造就了大家面前的林哲熹,更是他融入角色的不二法門。他認為,每個角色都有困難的地方,找到角色的「價值觀」以及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功課。

為了融入不同的角色,他曾經與工人、犯人、畫家甚至是黑社會打成一片,目的就是為了讓大家在看見哲熹的當下,不會認為他是「林哲熹」,而是那個「角色」。下盡苦功,追求的就是大銀幕上那完美的幾分鐘。

化妝中的林哲熹。(圖:輝映創藝提供)

演出《狂徒》中的打鬥動作,林哲熹更幾乎沒有使用替身,全片親身上陣,導致他為戲全身是傷,不少影迷紛紛替他感到擔心。但樂天的他卻笑說:「我已經很熟悉急診流程啦! 很習慣了。」 對於戲劇的堅持與熱情完全沒有一絲退卻。

在《狂徒》中林哲熹幾乎沒有使用替身,可以說是「天不怕、地不怕」。圖為特殊化妝。(圖:輝映創藝提供)

但隨著電影完成後,演員是不是能這麼順利的「脫離角色」做回自己,似乎成了大家心中最常見的疑問。「沒有所謂的脫離角色這件事情!」年輕大男孩脫口而出,「只要體驗過、發生過,就會成為曾經有過的記憶,不可能演完了就把這記憶丟掉。每個角色都會開啟我從未謀面的那部分,雖然是虛構的經歷,但是心態卻會被留下,保留在我心中。」

不試著脫離,反而試著去接受、肯定每一刻的自我,讓它成為日後表演的養分,年僅27歲的林哲熹,如此正面又無所畏懼的心態,令人訝異他內心超齡的成熟。

在片場累壞了的哲熹。(圖:輝映創藝提供)

而林哲熹對於武打的喜好,源自於小時候愛看成龍、甄子丹以及韓國、香港、好萊塢的動作片 ,也因此養成了專屬休閒活動「拳擊」。熱愛這項運動的他,只要有空就會待在拳館內,讓自己好好鍛練一番。他認為,一個完美演出,身材的訓練也包含在內,且是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展現演員對自己的高度要求。

詮釋《狂徒》中成為玩命之徒夥伴的的氣氛。(圖:輝映創藝提供)

「所有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那就是讓『電影』這件事情變得更好!就像回到當年在大學劇場演戲的那種感動。」林哲熹說,一路走來,有太多時刻會讓自己回想起求學時期的感動,像是「將一個很難的角色完成的瞬間」、「殺青的時候」帶來的喜悅與感動,還有「劇組放飯吃飯的時候」、「粉絲熱情回應電影映後心得的時候」,都是很感動的時刻。

從小配角到主角,接下來林哲熹的作品將是在電視劇呈現。(圖:輝映創藝提供)

從《痴情男子漢》中的一個路人開始,到《狂徒》一肩擔起男主角重任,林哲熹認為「這不只是一個工作,它是一個人生。我覺得我不一定清楚我要的是什麼,但我很清楚我不要什麼!我會全力以赴在每一個作品,堅持在這條路走下去。」

從小配角演到男主角,接下來林哲熹的作品將在電視劇呈現,大家可以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看哲熹扮演精神分裂症患者,以及在《遺失的1/2》中扮演體保生,而下一部作品也已確定年底就會開拍,這個不斷自我淬鍊的新生代演員,值得大家期待與喝采。

(責任編輯:戴瑞)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