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吳宛諮/報導

位在中正區的中山堂,原被稱為「公會堂」,落成於1936年,是當時台灣少見的大型公共建築,分為集會堂與餐廳兩個部分。1945年8年抗戰勝利,更名為「中山堂」。1992年被列為國家二級古蹟。

中山堂內的中正廳及光復廳,可說是台北市表演藝術的重鎮之一,每年台北市相關藝術節與電影節都在此舉行。民國100年,中山堂內部空間整修,增設展覽室、台北書院、藝文沙龍等空間,並全面開放參觀,成為台北市兼具有教育、藝文及休閒的多功能場館。

位在中正區的中山堂,原稱「公會堂」,興建於1936年。(吳宛諮/攝影)

其實清光緒年間,這個地方就建了番台最高行政中心。甲午戰爭後,日本殖民台灣50年,當時日本人來到台灣,第一件事就是將清朝時的番台最高行政中心做了大幅改變,所以目前所看到的「中山堂」已是日本政府來台後,由日治時期總督府營繕課長井手薰設計與重建的。而原本的建築物,一部分原本挪到台北中山北路的善導寺,但目前已全部沒有了,只剩下被移到植物園的一部分建築

值得一提的是,井手薰到台灣後,非常喜歡台灣的土地與台灣人情,因此建設完公會堂後就留在台灣,直到過世,家人才將其遺骸運送回日本下葬。

戶外廣場可看見國父孫中山的銅像。(吳宛諮/攝影)

在中山堂戶外廣場,一座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銅像巍然聳立,這是雕塑家浦添生,參考國父1924年長崎演說時的照片雕塑而成。仔細一看,還能從國父銅像眼神中看到他憂國憂民的情緒。雖是銅塑,但衣領卻非常柔軟,為台灣少數戶外雕像佳作。

 

從國父銅像眼神中隱約能看出他憂國憂民的情緒。(吳宛諮/攝影)
在中山堂建築物對面的「抗日戰爭勝利暨台灣光復紀念碑」。(吳宛諮/攝影)

而在中山堂建築物對面的「抗日戰爭勝利暨台灣光復紀念碑」,則是由中原大學教授黃承令所設計的,建於1999年,以「歷史留言版」、「靜默沉思臺」為設計概念。紀念碑由樸拙粗獷的石材建成,刻意設計成坎坎坷坷的意象,象徵中國人的命運。碑上以日本人接管台灣的1895年為起點,每年一刻痕,不銘碑文,簡單低調。

紀念碑前的十二塊磚塊,代表著十二個月,形成一個「靜默沉思台」,讓民眾可以站在這裡,對著紀念碑,緬懷過去。

碑上以日本人接管台灣的1895年為起點,每年一刻痕,不銘碑文,簡單低調。(吳宛諮/攝影)
紀念碑前的花圃原為噴水池。(吳宛諮/攝影)

位於紀念碑旁的花圃,名為「三牆水榭」,原本是噴水池,水會從最高處順著流下,象徵中華民國延綿不絕的意思,後來因擔心公共場所會有危險,所以在中間種植花草將它填起來。

中山堂門口的「淨足池」。(吳宛諮/攝影)

中山堂門口有兩個「淨足池」。早期台灣同胞較無屋內屋外的公共衛生觀念,跨過門檻就是家裡,一般住家室內也是泥土地,況且街道鋪設柏油路面的也不多,塵土飛楊;由於日本人非常愛乾淨,因此公會堂或醫院等重要場所都設有淨足池,進入前必須先洗去腳底塵土。

中山堂建築具有日本建築風格,每一層都有迴廊。(Crystal H./攝影)

走進中山堂,可看見濃厚的日本建築特色。由於台灣位在亞熱帶地區,為了避免下雨與曬太陽,日本人的建築每一層都有迴廊,所有主體都在正中間。現在除了柱子從原本的紅色漆成白色之外,所有的建設都沒有改變,就連地毯也保留其原貌。

中山堂的中正廳可容納一千人,目前多半提供藝文活動承租使用。(Crystal H./攝影)

一樓的中正廳約能容納1千人,自1936年落成以來,就是台灣地區重要的藝文展演活動場所,日治時期為殖民政府重要集會的場所,戰後初期是台北市僅有的音樂殿堂,台灣的現代舞蹈、校園民歌都是從這裡發跡,目前中正廳多提供給藝文活動承租使用。

位在2樓的中山堂堡壘咖啡。(吳宛諮/攝影)

二樓是中山堡壘廳,以前國民大會等重要會議都是在此進行。目前這裡做為西餐廳,由於當初承租時,要求負責人保留建築物原有的風貌,因此目前仍可窺見餐廳內古色古香的擺設。

中山堡壘廳內古色古香的擺設。(吳宛諮/攝影)

中山堂堡壘廳也提供戶外活動空間,主講者可利用二樓陽台,向廣場群眾發表演講。這裡也是蔣介石當選總統時致詞的地方,坐在這裡,彷彿還能看見蔣總統和夫人站在露台邊,向廣場上的民眾揮手的身影。

中山堡壘廳外的陽台。(吳宛諮/攝影)

二樓還有兩個講間,每一年都有許多展覽在此展出,曾經展出過貼布展、郵票展、書畫展、樂器展等等。

中山堂的光復廳,是1945年台灣接受日本受降書的地方。(吳宛諮/攝影)

位在二樓的「光復廳」,也能容納一千多人,是1945年八年抗戰勝利之後,台灣接受日本受降書的地方,目前也提供藝文活動承租。

「水牛群像」是中山堂的鎮堂之寶。(Crystal H./攝影)

而位在光復廳前的「水牛群像」,更是中山堂的鎮堂之寶,是台灣第一位雕刻師黃土水生平最後遺作。黃土水是由台灣工會送到日本去學雕刻,在1920年,曾以「山桐吹笛」入選日本第二屆帝展,更是唯一一個在該獎項獲獎的台灣人。

這副圖原名「南國」,相當富有立體感與層次感,讓人有身歷其境之感,圖像中有著台灣淳樸的風光與風景,例如代表台灣風味的香蕉樹與水牛,更將「感情」做了完美的融入與結合,右邊的牧童赤裸著身體與水牛對話,而左邊坐在牛背上的台灣囡仔,拿著竹竿玩耍,將赤子之心展露無遺,更形成南國風情。

可惜的是,黃土水在36歲時,因為闌尾炎而去世,喜愛創作的他,就連辭世也是臥倒在自己的作品上,家人發現時將他到醫院,但是已經來不及挽回。後來黃土水的夫人將他的作品與骨灰,從日本一起帶回台灣,並在中山堂展覽,展覽後將此「南國」送給中山堂保管,目前由兩所學校負責維護。

3樓的台北書院相當有藝文氣息。(Crystal H./攝影)

登上3樓,一股文學氣息從「台北書院」傳出,瀰漫於空氣之間。這是由佛光大學的教授林芳谷所成立的。林芳谷夫妻倆非常喜歡中國文化,所以將這裡承租下來,辦理許多活動,如茶藝。而在整個裝潢擺飾上,都堅持採用唐宋時期的風格來布置場地,例如插花、燈、桌椅、音樂與茶、畫,都相當講究。

台北書院主要是做茶的生意,連擺設都相當講究。(Crystal H./攝影)

「台北書院」專門做茶方面的生意,裡面也有日本的和室。不過導覽的志工分享,其實榻榻米、茶道、花道與書道等,都是中國的文化,只是目前中國、台灣都已少見,至今要到日本取經與接受認證。

在中山堂的四樓,原為蔡明亮導演所開的咖啡廳,從前每週六都會放映電影,後來因故結束營業。

4樓的咖啡劇場,是由樹人基金會設立的。(吳宛諮/攝影)

2015年,財團法人台北市樹仁社會福利基金會承租下這個地方,設立「劇場咖啡」,希望能突破一般社福單位只在自己家園活動的習慣,提供一個平台,讓家園的小朋友可以到此跟一般孩子參與活動,認識彼此與社會。此外,也會將場地提供給一些倡議團體,例如長照團體與文創團體,作為辦理活動與展示商品的地方。

劇場咖啡也會將場地提供給一些倡議團體,例如長照團體與文創團體,作為辦理活動與展示商品的地方。(吳宛諮/攝影)

在咖啡廳內外,都能看到經過設計、極具特色的鋼琴。其實這些鋼琴都是日本、德國準備報廢的演奏鋼琴,也都已是骨董級。由於演奏鋼琴隨著年齡增長,即使更換配件,也可能無法表現出最佳的狀態,面臨必須報廢的命運,因此鋼琴的主人找來藝術家重新設計,希望賦予這些鋼琴一個新的樣貌,並透過新的展示空間,讓它們擁有不同的意義而被保存下來。

劇場咖啡放置有多架古董鋼琴。(吳宛諮/攝影)

樹仁基金會表示,這些鋼琴的故事,其實就如同身心障礙者的特質,身心障礙者也許在語言、文字溝通上不如一般人,但透過藝術,他們卻可以表達非常豐沛的情緒。將鋼琴放在這裡展出,希望能宣傳「特殊美學」的理念,當人們實際瞭解它後,就會發現它不單只有表面的美,背後還蘊藏了其他的故事。

身心障礙孩童透過畫作表達自己的情緒。(吳宛諮/攝影)
中山堂4樓的戶外陽台,讓細看整棟建築物的磚塊樣貌。(吳宛諮/攝影)

最後,走出四樓的陽台,可以細看整棟建築物的磚塊,這些磚都是在台北北投燒製,當初刻意將磚頭燒成綠色,以作為保護色。這也是為什麼在1945年,當時的台灣總督府、也就是現今的總統府曾被美軍投下炸彈而毀壞,但「公會堂」並沒有遭受到攻擊的原因。歷經多年,綠色的保護色已退得差不多,但仍可隱約可見淡淡的顏色。

隱約仍可看出磚塊有淡淡的綠色。(吳宛諮/攝影)

中山堂曾經是天文觀測站,也曾是立法院、台北市議會、國民大會集會場所,這些歷史場景,都讓人勾勒起串串的回憶,至今仍吸引許多國家的考古學者到此參訪。對這些傳統文化與歷史故事的朋友們,歡迎來這裡享受一場特殊的文化旅遊!

相關報導:

變西門町》13年來堅持手工與自創 「自做自售」畫出自己的文化

變西門町》新舊結合!到西門用「心」角度體驗台灣文

(責任編輯:戴瑞)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