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er Presidential Campaign Advisor on US-China Trade Relationship

美國總統川普(右)和中國總理習近平(左)在佛羅里達州西棕櫚灘的Mar-a-Lago莊園共進晚餐時握手。

 

美國高級貿易官員代表團於5月3日和4日訪問北京,希望緩解兩國貿易緊張局勢,並就更公平的貿易關係進行談判。

初步報告顯示他們尚未達成協議,但他們都有一些讓步,例如中國重新考慮美國高粱關稅,承諾增加美國進口量以降低貿易順差,並降低某些美國商品的關稅。

由於貿易繼續主導著有關美中關係的話題,《大紀元時報》要求川普總統的前競選顧問之一安德魯普澤德(Andrew Pudzder),以美國如何尋求維持公平貿易關係,和中國政權對違背自由競爭的行為負責的觀點,提出一些看法。

普澤德是川普的首位勞工部長提名人,並擔任美國第一政策的顧問,這是一個為倡導川普政策議程而成立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

%image_alt%

(從左到右)安德魯普澤德在2016年11月19日與當時的總統當選人川普,在新澤西州貝德明斯特川普國際高爾夫俱樂部會面後走出來。(德魯安格勒/蓋蒂圖片社)

 

他認為,美國的談判地位處於優勢。「在商業上,你必須關注顧客。 而美國是中國最大的客戶。 許多媒體似乎認為北京不會做出讓步,但我認為,中國忽視其最大的客戶,並且將貿易關係置於風險上是不智的,這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甚於美國。」他在電子郵件採訪中說。

High Tech a Central Issue

高科技:一個核心問題

知識財產權的盜用一直是近期緊張貿易局勢的焦點,川普政府對中國高科技進口徵收價值500億美元的關稅,作為對中國大舉收購美國科技公司的懲罰措施,以及促使美國公司在中國轉讓技術的政策中換取市場入場卷。

普澤德解釋說,政府已經開始轉向針對關稅,因為世界貿易組織的投訴或向中國政府外交通訊等其他補救措施已被證明無效。

美國政府也在考慮限制中國在「敏感的美國行業」的投資。路透社最近報導說,美國財政部官員正在與美國工業集團討論制定立法,以加強對中國交易獲取先進美國技術的審查。

%image_alt%

2017年11月6日,加利福尼亞州聖地亞哥市在高通校園內出現一個標誌。美國總統川普終止了為新加坡公司Broadcom提出收購美國領先芯片製造商的協議,而理由是國家安全問題。 (麥克布萊克/檔案照片/路透社)

在人工智能(AI)領域,中國政府也在投入大量資金來努力跟上美國的腳步。 美國如何確保它繼續成為世界領導者呢? 「要領導人工智能,我們需要做同樣的事情,使我們能夠在其他領域的技術領先:我們需要讓資本主義繼續實行。 技術進步如此之快,並且非常專業化,以至於只有自由市場企業家才能正真擁有驅動技術進步的核心動力。」普澤德說。

不過,他也提到政府在這方面的角色。 「政府能做的就是全力支持總統重建武裝力量的計劃;美國國防部也正在大力投資人工智能,如果過去的國防研究經驗是一種指標,那麼私部門的副產品應該是改變遊戲規則的人。」最終,他覺得美國可以繼續成為人工智能領導者,因為政府正在繼續努力制止知識產權盜用。

如何保護美國的發明

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保護美國的高科技行業免受這種竊用呢? 其中,限制某些中國人民簽證的想法在此之前已經提出 – 因為中國公民進入美國進行研究或工作,讓中國人民有機會進行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用活動。

「我認為我們需要非常小心地廣泛限制合法移民,但中國政府也明確地表示希望獲得外國知識產權的技術領域,我認為對中國國民進行額外審查是合理的,特別是對那些不打算永久居住在美國的中國國民。」普澤德說。

「我認為政府正在考慮『互惠』原則; 中國人一直透過掩飾他們的市場和歧視我們的公司來表達對國際規則的無視,我們也會這樣做。 我認為這是合理的,因為如果我們讓他們的行為付出實際成本,中國也會將開始改變方式,」他補充道。

普茲德也同意學術間諜活動(最近國會聽證會的一個話題)是一個重要問題。「最重要的是要起訴那些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律(限制在美國境外運送敏感技術和商品)的人, 該法律是為了遏制違法者」。他補充說,應該採取措施,確保中國在美國深造的學生不受中國政府監督。

(責任編輯:戴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