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中共破壞北伐,企圖篡奪國民黨對於中國革命的領導權,周恩來、陳獨秀等人奉莫斯科共產國際命令,在上海組織工人進行了三次武裝暴動,並分裂北伐國軍。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聯手白崇禧,在上海進行「四・一二清黨」後,於4月18日在南京創建南京國民政府,跟親共的武漢汪精衛國民政府對峙,史稱「寧漢對峙」。

國民黨親共左派養虎為患 共產黨趁機擴張圖謀顛覆

國民政府自1926年底從廣州遷移到武漢以來,以汪精衛為首的國民黨左派對蘇俄和中共抱有很大幻想,並在其統轄的鄂贛湘諸省大搞親共反蔣活動。他們把反共擁蔣的國軍元老李烈鈞趕出江西,任命反蔣親共的第三軍軍長朱培德兼任江西省主席。

而朱培德則任命自己的雲南同鄉和同學朱德(潛伏共產黨員)為南昌公安局局長,放任共產黨在江西發展擴張勢力,這便是當年流行「朱培德,培朱德」一語的由來。

7月15日,共產國際命中共顛覆國民黨的密令泄露後,武漢汪精衛國民政府雖然宣布跟蘇俄和中共決裂,並進行分共,清剿各級政府中的共產黨員,但仍堅持反蔣立場。

汪精衛召集廬山密會 張發奎無視危險警告 

(右起)1938年,原北伐第四軍軍官葉挺、張發奎、郭沫若、陳銘樞、黃琪翔在武漢合影。

(右起)1938年,原北伐第四軍要員葉挺、張發奎、郭沫若、陳銘樞、黃琪翔在武漢合影。(網絡圖片)

蔣介石在南京創建南京國民政府后,於同年5~6月期間,命何應欽、白崇禧、李宗仁三位總指揮率領南京三路北伐國軍,遠赴山東跟北洋孫傳芳、張宗昌直魯聯軍作戰。武漢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汪兆銘)則命唐生智、張發奎率領武漢北伐國軍,在河南擊敗北洋張學良奉軍主力後,班師返回武漢。

堅持反蔣立場的汪精衛,見蔣介石南京北伐國軍主力遠赴山東作戰,南京城防衛空虛,便委任唐生智為「東征軍」總司令兼第一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為第二方面軍總指揮,率軍從武漢大舉東進,企圖進攻蔣介石新創建的南京國民政府。

張發奎第二方面軍由號稱北伐「鐵軍」的李濟深粵系第四軍兩個師擴編而成,在張發奎擴編的三個軍中,潛伏著一批日後中共的將帥和政工要員:師長葉挺(1938年任中共新四軍軍長)、軍參謀長葉劍英(中共元帥)、軍長賀龍(中共元帥)、軍黨代表聶榮臻(中共元帥)、師參謀長張雲逸(1929年任中共紅七軍軍長,1938年任新四軍副軍長,中共大將)、團黨代表陳毅(中共元帥)、團長周士第、營長陳賡(中共大將)、連長林彪(中共元帥)、見習排長許光達(1949年後任中共裝甲兵司令,中共大將)、班長粟裕(中共大將)、第二方面軍政治部主任郭沫若(1949年後任中共文聯主席)。

7月28日夜,汪精衛上廬山跟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第四軍軍長黃琪翔等將領召開秘密會議,商討兵分兩路,由皖南、浙南進攻蔣介石南京國民政府。

不久前,共產國際命令中共顛覆國民黨的密令泄露,已經徹底打破了汪精衛對蘇俄和中共的幻想,使他再不肯相信共產赤色分子。在會議上,汪精衛很擔憂地對張發奎說:你的第二方面軍恐怕會出亂子,我幾乎能夠聞到共產黨人的火藥味。其實,早在上海「四・一二清黨」前,李宗仁就警告過前來遊說他反蔣擁汪的張發奎,說共產黨人只聽命於共產國際,不會顧念友情。若不警惕防範葉挺等人,將來第四軍恐怕不會聽張發奎指揮。

對李宗仁和汪精衛的警告,張發奎皆不以為然,他依舊對葉挺、賀龍等人疏於防範。張發奎認為自己跟賀龍、葉挺私交甚好,尤其多年以來,多方熱心關照廣東同鄉好友葉挺,待葉挺簡直如同自己的親兄弟。為了幫葉挺娶到漂亮老婆,張發奎甚至將葉挺由營級參謀破格提拔為團長,因為那美女的父親堅持非團長女婿決不肯嫁女。

張發奎甚至以為共產黨人也跟國民黨人一樣,重私人友情,做事有底線和道德,不會出賣暗害朋友。於是他在會議上對汪精衛說:葉挺是他的「好兄弟」,絕不會做對不起他這個「大哥」的事;而他對賀龍也很好,葉挺、賀龍的部隊不會有事。

已經被中共欺騙禍害的汪精衛當然不肯相信張發奎的這番話,他堅持讓張發奎防患於未然,命他以避暑商議軍事為名,請赤色嫌疑分子葉挺、賀龍上廬山,然後相機解除其兵權。

葉劍英連夜通風報信 葉挺賀龍分裂武漢國軍

汪精衛、張發奎等人萬萬沒有想到,參加這次秘密會議的第四軍參謀長葉劍英居然是潛伏在自己身邊的共產黨員。

葉劍英見汪精衛要準備動手,趕緊連夜秘密下山,找到第二方面軍的第11軍第24師師長葉挺、第20軍軍長賀龍密商。三人共同決定趁目前蔣介石反攻徐州失利,南京北伐國軍正在準備抵抗長江北岸孫傳芳「五省聯軍」的進攻,而張發奎尚未醒悟明白過來之時,由葉挺、賀龍立刻返回部隊,策動第二方面軍的官兵跟國民黨決裂,開赴當前國民黨防衛薄弱且有其他共產黨人策應配合的南昌,以圖建立共產黨自己的武裝力量。

當夜,三人密商後,葉挺、賀龍返回軍中,蠱惑策動對張發奎不滿的蔡廷鍇等數萬國軍官兵反叛。未暴露身份的葉劍英仍悄悄返回廬山,繼續潛伏在張發奎第二方面軍中,伺機而動。

莫斯科提供資金武器 共產黨乘虛暴動南昌

中共中央得到葉劍英、葉挺等人的緊急密報,認為事態緊急。莫斯科共產國際早就密令中共自組五萬「工農革命軍」,組建一支10個師的中共軍隊,實行土地革命,推翻國民黨統治。中共中央遂指定周恩來、譚平山、張國燾、李立三、惲代英、彭湃等人組成「中央前敵委員會」,以周恩來為書記,前往南昌組織領導此次暴動,建立中共自己的武裝。

周恩來、譚平山、張國燾、瞿秋白等中共領導人火速趕到南昌,召集李立三、朱德、葉挺、劉伯承、聶榮臻等人開會。眾人分析當前形勢後,譚平山力主迅速發難,手握兵權的賀龍和葉挺都支持馬上就打。於是中共決定將暴動日期提前到8月1日凌晨,打國民黨一個猝不及防,並任命賀龍為暴動總指揮,葉挺為前敵總指揮,劉伯承為參謀長。

 

8月1日凌晨2時,在周恩來、譚平山、張國燾、賀龍、葉挺的共同指揮下,叛軍向防守南昌的朱培德國軍發動進攻,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激戰,占領了全城,殲滅國軍3000餘人,繳獲各種槍5000餘支(挺),子彈70餘萬發,大炮數門。

暴動占領南昌後,周恩來中共認為當前國民黨的力量還很強大,決定盜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的番號,以掩人耳目,任命賀龍兼代方面軍總指揮,葉挺兼代方面軍前敵總指揮。叛亂的第11軍,葉挺任軍長、聶榮臻任黨代表;第20軍,賀龍任軍長、廖干吾任黨代表;第9軍,朱德任副軍長、朱克靖任黨代表,總共2萬餘人,包括日後中共的元帥朱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聶榮臻和大將粟裕、陳賡、張雲逸、許光達等人。

這便是中共第一支正規軍隊的由來。後來中共將8月1日「南昌暴動」這一天定為共軍的「八一建軍節」。

八一南昌暴動前,斯大林曾派一名可靠的特工人員送30萬美元到中國,給中共作暴動資金。南昌暴動後,聯共(布)中央政治局馬上決定撥出1・5萬支步槍,1000萬發子彈,30挺機關鎗和4門山炮,2000發炮彈,緊急海運到廣州附近,以援助從南昌南逃廣東的中共叛軍。

張發奎追悔莫及 程潛痛斥中共謀害國民黨

中共公開分裂武漢北伐國軍,武裝叛亂,令武漢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聞訊後十分震怒,他急令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第三軍軍長朱培德率軍向南昌進剿。

第二方面軍被葉挺、賀龍分裂拐走數萬兵力,張發奎養虎為患,追悔莫及,恨怒交加,親率粵軍剩餘的繆培南、李漢魂、許志銳三個師精銳前往南昌,討伐粵系國軍叛逆。

中共叛軍在8月3日慌忙逃離南昌,經江西和福建,向第四軍起源的老家廣東逃竄。

武漢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主席程潛,遂急電南京國民政府和坐鎮大後方的前國軍參謀總長、國民政府廣州政治分會主席李濟深,痛斥共產黨謀害國民黨,請寧方(南京)國民黨合力堵截圍剿中共叛軍。

轉自:看中國

分類: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