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據說正在召開中共高層密會,將討論該黨面臨的內憂外患。當下中國經濟、政治,從反映黨內意識形態崩潰的整黨計畫,到貿易戰外患,以及香港「反送中」對中共極權的衝擊,還有民生人權領域民怨積壓,隨時如爆發的火山,無一不讓這個黨處於危機。作為現任黨魁的習近平,面臨史無前例的困境。如果回頭看,發現在七年之前就有人預言,習近平將成為中共紅朝末代「君主」。

中共十八大於2012年11月8日至14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在這個大會上正式成為中共的黨魁。

由秦雨霏編譯的德新社發於當年11月6日的文章《習近平將成為中共末代君主》這樣寫道:「當中國共產黨召開一個關鍵的黨代會併進行十年一次的領導層交接時,它面臨的最大一個問題是,它是否能夠再執政十年。」

文章強調,在十八大召開之際,這個國家日益增長的中產階級的廣泛預計是,自從1949年開始的共產黨統治將在習近平十年任期內終結。十年,就是2022年,或在這之前。

文章認為,共產黨將使用這個高度編排的會議來說服中國十三億人民,它可以提供另外十年的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同時遏制腐敗和裙帶關係。

德媒所預判的是,僅僅十年。北京大學教授賀衛方當時介紹說。共產黨必須修復它因為薄熙來醜聞而破碎的公共形象,並面對公眾廣泛的不信任。因為「許多人喪失了對共產黨的信任。」

事實上,拿掉薄熙來,還有胡熙來、習熙來,這個黨製造著這樣的人物,只是高壓風頭之下不表現出來,所以習近平才不時要防「兩面人」。習近平治下的今日中國,反腐之後仍然腐敗層出不窮,更多了一樣另類腐敗——更加難治的怠政。

當時,中共國家媒體新華社列舉了習近平面臨的經濟挑戰:「縮小收入差距,平衡發展當中的效率和不平等將是一個重大任務。」但是北京當局近幾年的扶貧,被看到的更多是扶貧腐敗和造假,其設定的2020年脫貧目標(消除絕對貧困)遠不能達成。

有影響力的財新雜誌當時說,中國已經抵達「一個關鍵的社會和經濟的關口。」財新雜誌建議了十八項改革措施,包括打破國營企業在關鍵行業的壟斷,允許公司上市而不需要國家批准,遏制地方政府的投資,發展司法獨立。

司法獨立現在是一個禁忌詞,中共的黨大於法,讓中國的律師毫無使命感,維權律師大面積受打壓。而「國進民退」的動向,近年已經持續讓民營企業恐慌。

北京政治評論員章立凡當時認為,習近平將需要平衡幾個利益集團之間的競爭需求:「我認為這是自從1989年以來最緊張的黨代會。」

在1989年,共產黨領導人就如何處理廣泛的民主抗議而發生分裂,最終共產黨派遣軍隊清洗了天安門廣場。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後以反腐的旗號,掀起風暴整肅了一批政敵,包括國級官員周永康和副國級的令計畫,還有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他們被認為是「野心家」。

但是有能力集權的習並沒有繼續捉拿江澤民和曾慶紅,而是選擇妥協和交易,於是十八大之後相隔五年的十九大,因為習有槍有權,並不緊張,但那卻是一次充滿妥協氣氛和腥臭交易的保黨大會。

德新社2012年的文章說,胡錦濤預計將在主題演講當中再次呼籲政治改革,習近平在接替胡錦濤之後,可能將重複並擴展這種呼籲。

但北京大學政府學專家張建對德新社說,「我們不會看到任何有益於老百姓的(政治改革)呼籲。」

當時人們認為胡錦濤治下的十年是「政治保守甚至是倒退的」。清華大學政治學家吳強對德新社說,「社會在走向死胡同。大規模動盪在醞釀。」那十年胡錦濤一直當著江澤民的小媳婦(指江干政)。

文章說,沒有幾個人會預計他們將呼籲中國轉向多黨民主或自由選舉共產黨領導人。中國的領導人還是堅持一黨專制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是這樣的,江山難改,黨的邪性不會改,所以我時常笑話那些希望和中共和解,搞改良的人。因為專制極權與普世價值格格不入,水火不容。這句話可以供全世界各國的有能力的領袖們參考。

回過頭來看德新社的預言:習近平是「末代君主」。這裡面有兩種相反的可能:一是習主動拋棄這個黨,這個機會很微了;要讓中國共產黨內出一個敢於拋棄共產黨的人是不容易的。二是形勢急轉直下讓中共走向敗亡,這樣習就自然成了末代黨魁。

2016年3月13日中共新華社一篇新聞稿離奇出現「中國(中共)最後領導人習近平」字樣,後更正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這是笑話嗎?好像胡錦濤沒有被用過這個稱號。未來或可以成為一語成讖的印證。


2002年6月,貴州平塘被發現「亡共石」(「藏字石」)(網路圖片)

我們看到,被普遍認為集權成功的習近平,卻恰恰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之後全面轉向危機。習近平重用王滬寧這類滿腦子僵化思維的小人,依然希望用專制的黨治和原教旨馬克思主義統治中國。中共在國內對信仰群體的迫害加劇,但在國內人民大量被宣傳洗腦之後,仍存勇於抵抗暴政的珍貴力量。在外部,美中貿易戰衝擊,成為敲響中共亡命的鐘聲,世界多角度對共產意識形態和中共擴張的防範和排除,正邪交戰。國際金融城市香港的「反送中」浪潮,信仰普世價值的港人無畏抗暴,又成為一樁讓極權中共頭痛的事。

筆者記得很清楚,2002年6月,貴州平塘被發現「亡共石」(「藏字石」):在距今2.7億年左右的二疊統棲霞組深灰色岩中,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橫排大字浮雕般突出於石面。大陸官媒都有報導,只是不敢提最後一個「亡」字。這一驚天大新聞一直在網路和坊間流傳。

傳統的中國人堅信冥冥中自有天意,不會認為這是所謂的迷信。不久將會揭曉、解迷。如今,遇上全球滅共浪潮湧起,不由一問:習近平會於哪一時刻成為中共紅朝末代「君主」?是何種模式?既然中共的敗亡是天意,那麼,上天還會不會給習近平最後的保命機會?

轉自:看中國

分類: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