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川普政府連出加徵關稅、認定中共國是匯率操縱國、支持香港抗議、就人權問題發聲等重拳指向北京當局之際,美國又有一則消息讓中共高官們不寒而慄。

最新消息顯示,美國副總統彭斯於當地時間上午在白宮副總統會議室,會見了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博士、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代表陳杰夫先生、「對華援助協會」創辦人傅希秋牧師以及世界維吾爾大會副主席烏麥爾‧卡納特。參加會見的還有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會見後,副總統辦公室發布的新聞稿表示,彭斯在會面期間,重申川普(特朗普)政府堅持與各個宗教信仰者站在一起的政策;將繼續敦促北京尊重保障人權,允許自由開展宗教信仰活動。

另據傅希秋會見後表示,他向彭斯提交了一份寫有9名中共官員的名單,除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外,還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司令孫金龍和已調離新疆的政法高官和武警將領。對此,彭斯的態度是:美方將遵循《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對主政新疆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而今年4月,早有43名來自美國國會兩院跨黨派的議員聯名致信國務卿蓬佩奧、財政部長姆欽和商務部長羅斯,發出同樣的制裁呼籲。

事實上,針對主導在新疆建立「再教育營」,關押至少150萬維吾爾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新疆書記陳全國進行制裁的聲音,2018年就已經出現。去年7月,在美國國務院報告顯示數十萬名維吾爾族穆斯林被關押在「再教育營」後,布朗巴克即敦促川普政府下達行政令,凍結那些參與宗教鎮壓的中共官員的銀行帳戶和其它資產,而首個目標正是中央政治局委員陳全國。

多方報導披露,秉承中央指示的陳全國已將新疆變成了一個恐怖地區,社會監控無以復加,如「十九大」前後非法大量抓捕「不放心人員」,包括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全民體檢」在內的多種途徑蒐集所有新疆居民的DNA、血型和其它生物識別數據,以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加強對新疆信教民眾的管控和限制,大量人員被非法關押並進行「洗腦」。據悉,被非法關押的人在「再教育營」吃不飽飯,天天要唱紅歌,唱完紅歌才讓吃飯,並要學習中共邪黨理論,逼寫思想匯報,交代自己的錯誤,身心備受煎熬,自己或讓自己的家人給「學習班」交錢,非法關押沒有期限。

陳全國講求黨性,為中共效力,將新疆變成人間地獄的結果終於有了初步的報應:其業已上了美國迫害人權的「黑名單」,很可能被美國制裁。美國曾於2017年因其參與人權迫害,制裁了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原北京市公安局分局局長高岩;因向俄羅斯購買軍用設備,違反了美國的《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制裁了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和部長李尚福中將,制裁內容主要包括:禁止其使用美國金融系統和進行外匯交易,並凍結其在美國管轄範圍內的任何財產或利益,禁止其持有美國簽證。

陳全國若被制裁,制裁內容也應大致相同,甚至其家屬子女也可能受到牽連,無法前往美國。而一旦制裁實施,陳全國也將成為首個被美國制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其在中共黨內、中國國內所引發的震盪是難以想像的,至於中共的反應會強烈到什麼程度,大家不妨精心觀戲。

要知道,美國制裁高岩時,中共沉默不語;制裁李尚福時,中共又是表示「強烈憤慨」,又是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又是召見美國駐華使館武官,並在媒體上大肆抨擊美國,甚至還立即召回了正在美國訪問的海軍司令沈金龍,推遲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會議等。制裁陳全國這個排在中共前25位的高官時,出離憤怒的中共還會有怎樣的表演呢?只是再怎麼表演也沒什麼用,只能證明其黔驢技窮。

其實,中共最為害怕的是美國此舉正在內部瓦解各級官員對中共的忠誠度——即便是表面上的。如果說此前隱藏在中共體制下,秉承高層旨意行事且習慣了「人人有責」的高官和普通官員,對推行迫害還不以為然的話,還不承認自己在漫長的罪惡鏈條上有罪的話,那麼當美國的制裁關係到他們的切身利益時,當他們意識到自己也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而代價就是財產的喪失,且包括其家人也無法前往美國,甚至是其它西方國家時,深知中共之惡的他們又會怎樣選擇呢?

近日海外明慧網的兩則報導給出了答案。在日前美國推出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和其家人拒發簽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的規定後,大陸基層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的態度已發生了變化。

如黑龍江省某市國保、「610」把剛綁架到看守所的四個女性法輪功學員關押十五天就放了,還把她們的東西(隨身物品)全部歸還,並且說:「我沒打你們吧?我沒罵你們吧?不要通報我,不能不讓我家孩子出國。」

再如某地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負責非法審訊的是國保大隊的一個警察。這名警察在得知美國規定後,態度緩和了許多。當天夜裡,同樣知道美國移民規定的派出所所長就讓法輪功學員回家了。

可以肯定地說,這樣的例子隨著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和將「通告」廣而告之後,將會越來越多,而陳全國若被實施制裁,也意味著這樣的精準制裁還會推出,這將進一步震懾中共各類高官,引發中共高官們在心理層面上的變化,從而將在中共內部起到分行瓦解作用。因為對於中共的腐敗、殘暴、血腥、黑暗最為清楚的中共高官,早就意識到了中共垮台是遲早的事,所以才想盡辦法將資產轉移到國外,讓自己的家人移民到海外;如今為了自己的後路,為了自身不被美國等制裁,絕大多數人或是有保留地消極地行事,或是為資產和家人在海外另尋退路,甚至為了未來的生路而暗中蒐集中共迫害證據,而這也是北京當局難免憂慮的所在:擔心內部不穩,畢竟他們無法探察每個高官的內心,無法徹查每個高官隱匿在海外資產的情況。內部不穩的中共已露出了垮台的徵兆。

當中共在美國的強力施壓,國內外面臨政治、經濟等深重危機下,其專政機器又因內部官員出於各種原因而失效時,中共壓迫百姓的日子也走到了盡頭。

轉自:大紀元

分類: 中國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