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大陸媒體「今日頭條」等突然刊載這樣一條新聞:華為與迪拜簽署了超大5G合同,該訂單接近500億元(約合70億美元)。華為在未來5年將為迪拜網絡建設領先世界的5G工程。為了慶祝這一時刻,迪拜(酋長國)國王決定免費在第一高塔哈利法塔為華為最新旗艦P30、P30 Pro投放3分鐘專屬廣告(1分鐘200萬美金),並下令周圍所有的樓宇外牆全部黑燈。再次強調,這個廣告是迪拜國王免費送給華為的。

一時間,一些媒體和中國人猶如打了雞血,紛紛轉載。社交媒體朋友圈中的諸多留言也是興奮不已,似乎近期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在這個巨額合同面前,已是不在話下。

不過華為和華為人卻是異常地冷靜,對此報導既不轉載,也不予以置評。而他們的「冷靜」恰恰折射出他們知曉這個新聞實在不是什麼「新聞」,只是個舊聞。網絡搜索顯示,早在2018年12月份,網絡就已曝出這個消息,內容如出一轍。今年1月,中油網等網站亦刊登此事,並稱華為在2018年總共拿下了26個5G訂單。

顯然,華為與阿聯酋的電信公司簽訂5G合同是發生在去年的事情。但此一時彼一時,今年5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行政令,宣布敵手國對美國信息和通信技術和服務供應鏈的威脅,屬於「國家緊急狀態」。隨之,美國商務部宣布,將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與其68家子公司納入(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的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並很快生效。這意味著,美國公司在獲得出口許可前,不能銷售或轉移技術或產品給華為公司。

在美國政府發布禁令以後,已有多家美國公司暫時終止了與華為的業務往來,如向華為提供不同芯片類型組件的高通(Qualcomm)、英特爾(Intel)、博通(Broadcom)、賽靈思(Xilinx)、爾沃(Qorvo)、魯門特姆(Lumentum)等;還有谷歌也宣布暫停與華為在涉及軟件、硬件和技術服務方面的合作,華為手機將無法更新安卓系統,新的華為手機將無法再使用谷歌軟件,包括Gmail、YouTube、Chrome瀏覽器、谷歌應用商店(Google Play Store)。

最新的消息顯示,全球最大的晶片設計工具供應商新思科技(Synopsys)也已經停止向華為技術公司提供軟體更新。有行業觀察家表示,這標誌著華為在半導體領域的全球野心再次受挫。

此外,德國英飛凌科技公司、日本松下、東芝等公司也傳出暫停給華為供貨的消息。

多位業內人士分析指出,美國的禁令對華為的打擊重大,因為華為在高端芯片、功率器件上對外依賴程度較大,部分工具和軟件並沒有自研能力,就算具備低端芯片的設計能力,在量產、良產方面仍然有待優化。

目前,禁令對華為的打擊結果已經初步顯現:多國民眾退購華為手機,多國運營商暫停華為手機的銷售。華為手機在全球銷量驟減。而在5G建設方面,同樣沒有美國高科技公司的軟硬件和服務,華為能夠順利履行合同嗎?包括與迪拜簽署的合同?如果無法履行合同,華為又該做出什麼樣的賠償呢?

或許那些在中共的宣傳下,不假思索力挺華為的中國人會毫不猶豫地說:能!中國人怕過誰?中國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製造出芯片!看看華為的「備胎」海思芯片就知道了。就連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公開在央視大言不慚地說:華為能夠做「美國芯片一樣的芯片」。

不過,網上一篇自稱華為前員工的文章,透露了華為「備胎」的效用有限。文章說華為「備胎」雖然準備了,但能不能用,好不好用,就另當別論了。首先,開發出來的系統沒有用戶支持,也是白扯。其次,芯片製造包括指令集架構等,都需要國外廠商的授權和許可證,否則就是死路一條,現在華為吹噓的麒麟芯片,其中的CPU和GPU用的是ARM的架構,基帶和射頻使用很多高通的技術和專利,這都需要向國外廠商購買或者得到授權,而目前英國的ARM也已終止了授權。至於芯片設計輔助軟件,美國在這方面幾乎全部壟斷。

文章還指出,只要美國斷芯(美國占有全世界高端芯片80%以上),華為是99%死定。那1%生存的可能,就是中國閉關鎖國。最後作者還不忘記調侃,稱「任老闆要所有芯片、軟件、操作系統全部自主研發,那真是要創造人類科技史上的奇蹟了」。

或許,現在的華為因為還有一些存貨,可以應對短時的危機,但一旦存貨用盡,禁令未止,華為如何繼續履行5G的合同呢?至少華為並沒有掌握的顯示控制芯片、通訊基帶芯片等關鍵核心芯片技術,要從哪裡獲得呢?此時四面楚歌、奄奄一息的華為,還能支撐多久呢?畢竟光打雞血是沒有用的。可以想見的是,2019年營運收入銳減的華為必須依靠主子中共更多的補貼,才可維持下去,至於在多長時間內能將所有必須的芯片等自主研發出來,並不樂觀。

轉自:大紀元

分類: life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