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1939年,陳毅、粟裕、傅秋濤、周恩來、朱克靖、葉挺在新四軍雲嶺軍部。

龍潭大捷國民黨寧漢合流 譚延闓當選黨政最高領導

1927年7~8月期間,蔣介石受汪精衛和兵臨長江的北洋軍閥孫傳芳「五省聯軍」的兩面夾攻。為了促成國民黨的內部團結,共同完成北伐大業,蔣介石於8月13日毅然宣布辭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職務。

8月31日,南京北伐國軍三位總指揮白崇禧、李宗仁、何應欽以大局為重,精誠團結,分別指揮三路大軍,與偷襲南京的孫傳芳「五省聯軍」激戰七天六夜,終於力挽狂瀾,徹底殲滅孫傳芳主力,打贏了北伐戰爭中最艱險最具決定性意義的龍潭戰役,奠定了南京國民政府的基業。

龍潭戰役大捷後,此前因反共清黨問題和內部其他事務對立的國民黨寧(南京)、漢(武漢)、滬(由林森、謝持、張繼、鄒魯、戴季陶、居正、許崇智等元老組成的反共「西山會議派」)三方,決定在南京合流統一。

9月13日,國民黨寧、漢、滬三方在上海伍朝樞公館召開會議,決定成立中央特別委員會(簡稱「特委會」),為黨國臨時最高權力機構;再由特委會決定和委任國民政府委員、軍事委員會委員和各部部長。三方共同推舉汪精衛、胡漢民、蔣中正(蔣介石)、張繼、張靜江、吳稚暉、戴季陶(戴傳賢)、馮玉祥、閻錫山、李濟深、何應欽、白崇禧、唐生智、楊樹莊14人為特委會委員。

同日,國民黨寧、漢、滬三方中央執監委員開會,決議開除勾結附逆共黨證據確鑿的鄧演達、彭澤民兩人的黨籍,恢復王寵惠的黨籍,繼續審查有附逆嫌疑的陳公博等5人,並勸請下野的蔣中正(蔣介石)速出任事,共濟時艱。

9月17~19日,特委會連續三天召開會議,共同推舉湘軍元老譚延闓為國民政府主席,主持國民政府和黨務,胡漢民、汪精衛、李烈鈞、蔡元培、于右任5人為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推舉另一湘軍元老程潛為軍事委員會(簡稱「軍委會」)主席,程潛、譚延闓、李宗仁、白崇禧、何應欽、朱培德、楊樹莊7人為軍委會常委。特委會委任孫科為財政部長,蔡元培為大學院院長,王寵惠為司法部長,王伯群為交通部長,伍朝樞為外交部長。

9月20日,國民政府委員及軍事委員會委員在南京同時舉行就職典禮。至此,國民黨在經過五個月的「寧漢對立」後,實現了合流統一。

汪精衛企圖另立中央張發奎遊說李濟深遭拒

(右起)1938年,原北伐第四軍要員葉挺、張發奎、郭沫若、陳銘樞、黃琪翔在武漢合影。

然而,國民黨前任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汪精衛(汪兆銘),由於他自1927年回國後領導武漢國民政府以來的親共反蔣等行為舉措,遭到了反共的原南京國民政府主席胡漢民和「西山會議派」元老們的激烈批評,也得不到反共的粵桂籍委員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李濟深等人的支持,這次在黨政軍中都未能夠得到最高領導權。貪戀權位的汪精衛非常不滿,認為李白(李宗仁、白崇禧)桂系在特委會影響力過大。為了奪取黨政軍的最高領導權,汪精衛不惜製造動亂,再度分裂國民黨,他授意張發奎以追擊中共葉挺、賀龍叛軍為名,率武漢粵軍南下廣東,勸說兩廣黨政軍最高長官李濟深擁戴自己在廣東另立中央,以對抗譚延闓為首的南京國民政府。

不久前,周恩來、賀龍、葉挺、劉伯承、朱德等人,策動武漢國軍發動「八一南昌暴動」,武漢國軍第二方面軍被葉挺、賀龍等人拐走損失數萬兵力,令過去一直把葉挺、賀龍當作「好兄弟」對待的總指揮張發奎十分悔恨惱怒。他終於認識到葉挺等共產黨人無半點交情信義可言,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從此不願再相信中共。然而,向來把自己的屬下官兵當兄弟般關愛的張發奎,恨歸恨,卻始終狠不下心來,並不願真對葉挺、賀龍等叛逆下狠手。

中共葉挺、賀龍、朱德叛軍自南昌南下逃亡時,國民政府廣州政治分會主席、廣東省政府主席兼第八路軍總指揮李濟深(兩廣黨政軍最高長官)請張發奎率軍回師廣東,協助廣東方面剿共。於是,在武漢遭受蔣百里得意門生唐生智排擠的張發奎,便率領第二方面軍剩餘的黃琪翔第四軍三個師兵力,在9月份回到廣東。

第八路軍總指揮李濟深劃出廣東北江地區為張發奎、黃琪翔部隊之駐地,並要求張黃二人立即出兵攻打贛粵邊境的中共葉挺、賀龍叛軍。但張黃二人受汪精衛指使,要求李濟深通電反桂作為交換條件。李濟深不願反對李白桂系,破壞粵桂之間多年團結互助的友情,只得調動其嫡系第八路軍陳濟棠粵軍和廣西黃紹竑桂軍北上剿共。這樣,李濟深第八路軍在廣州的城防空虛,張發奎、黃琪翔第四軍便趁機控制了廣州。

9月底,陳濟棠指揮第八路軍薛岳、徐景唐粵軍,黃紹竑指揮廣西桂軍和黃埔系錢大鈞第33軍,自東西兩面夾擊葉挺、賀龍叛軍,分別在湯坑和潮州殲滅叛軍主力。葉挺等叛軍頭目倉皇逃亡香港。

作為汪精衛的鐵桿擁護者(直到汪精衛對抗戰前途悲觀失望並主張與日本媾和),張發奎為汪精衛四方奔走效勞,不遺餘力。當時堅持擁汪反蔣反桂立場的張發奎便拉著自己的把兄弟薛岳,前去遊說兩人在粵軍的老長官李濟深,希望李濟深跟他們共同聯名通電反對中央特委會並支持汪精衛,薛岳為此當場流淚,但還是遭到李濟深的拒絕。張發奎和薛岳又去遊說第八路軍中的師長陳濟棠和徐景唐,陳、徐兩人均不表態(《國民黨陸軍總司令張發奎回憶錄》)。

汪精衛又派遣其親信陳公博到廣州傳達其旨意想法,汪精衛要領導國民黨到廣州另設一個政府,以對抗南京方面(《張發奎回憶錄》)。然而,李濟深並不贊成汪精衛在廣東開府,另立中央,以免破壞北伐大業的成功,破壞黨國的統一(黃紹竑《五十回憶》1945年出版)。這便惹怒了汪精衛,汪精衛和張發奎便合謀策劃了驅逐李濟深和打擊李白桂系的陰謀計畫。

汪精衛製造兵變動亂五羊城防衛空虛危險

民國時期,廣州市永漢路(今北京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1月13日,張發奎以出洋為名辭職,離開廣州赴香港,然後又在16日晚從香港返回廣州。而汪精衛則調虎離山,以赴上海參加中央會議為名,邀請李濟深一起同去香港再赴上海開會。

11月17日,汪精衛、李濟深離開廣州的第三天,張發奎、黃琪翔聯合留守廣東的第五軍軍長李福林、原第八路軍薛岳、黃鎮球等人發動兵變,用武力驅逐李濟深駐廣州的黨政軍各機關,包圍並解散黃埔軍校學生,把「四・一二清黨」以來抓捕的400餘共黨分子全部釋放,搜劫李濟深和黃紹竑在廣州的私人住宅,並企圖抓捕廣西省政府主席黃紹竑。張發奎依仗武力,強行改組廣東國民黨黨政軍機構,並強令桂軍駐守廣東西江和東江的部隊全部繳械。11月18日,由張發奎、陳公博、顧孟餘操控下的廣州政治分會,單方面宣布李濟深的罪狀,罷免李濟深的本兼各職,任命顧孟餘為廣州政治分會主席,張發奎為軍委會廣州分會主席,陳公博為廣東省代理主席(《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回憶錄》)。史稱「張黃事變」。

李濟深跟汪精衛同船抵達上海,才驚悉張發奎在廣州趁虛而入,悍然發動兵變,十分憤怒。他痛斥汪精衛,並指控「張黃事變」為違法叛亂,呈請南京中央剿辦張發奎和黃琪翔。為了奪回廣東,平定張黃叛軍,李濟深迅速調動第八路軍的兵力。黃紹竑率桂軍準備從廣西梧州進攻廣州,黃埔系錢大鈞第33軍和粵軍陳濟棠、徐景唐兩師在潮州、梅縣地區準備進攻廣州,粵系第11軍陳銘樞部蔣光鼐、蔡廷鍇精銳準備自福建攻入廣東。

為對付李濟深調派的軍隊,張發奎急忙將黃琪翔第四軍主力和薛岳、黃鎮球兩師調往肇慶、石龍地區,李福林第五軍駐守在韶關、江門等地。國民黨內部的粵桂之戰,一觸即發。而張發奎留在廣州市內的部隊,僅有第四軍軍部、教導團、兩個特務營、新編成的第2師第3團、擔負訓練任務的炮兵團和一些警察武裝。另外,加上李福林第五軍少數兵力駐守在廣州珠江南岸。

這樣,廣州市實際上出現了國民黨兵力空虛的危險狀態,中共便趁虛而入,企圖在廣州暴動並建立「蘇維埃政府」。

莫斯科組織策劃援助 中共紅軍暴亂焚燒羊城

1927年12月,中共葉挺紅軍暴亂後的廣州市永漢路(今廣州市北京路)。

早在11月10日,蘇俄共產國際代表羅明納茲在上海,召集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決議實行全國武裝總暴動,在一省或幾省奪取政權;中共方面蘇兆征、羅亦農跟共產國際駐華代表羅乃曼共同制定了廣州暴動計畫。11月28日,共產國際代表德國人海因茨・紐曼和格哈特・愛斯拉到達廣州,策劃在廣州實施新的暴動,並帶來活動經費200餘萬美元。

12月6日,中共廣東省委在張太雷主持下,召開緊急會議,研究廣州暴動的具體部署和軍事行動。12月10日,不甘心在廣東慘敗於粵桂國軍的葉挺,奉命從香港潛回廣州,被任命為暴動總指揮,潛伏在張發奎部任第四軍參謀長的葉劍英被任命為暴動副總指揮。當時,在張發奎、黃琪翔的部隊中,特務營營長梁秉樞也是地下共產黨員,教導團1500多人中有200多名潛伏共黨,而第四軍軍長黃琪翔本人也受中共的影響,立場左傾親共。

12月11日,星期日,凌晨2時,趁國民黨軍隊在廣州防衛空虛,葉挺、張太雷、葉劍英、惲代英、周文雍、聶榮臻等人,利用潛伏在張發奎軍隊中的共黨赤色分子,發動了「廣州暴動」。

這次廣州暴動,中共在歷史上第一次公開打出了「共產黨紅軍」的旗號,以葉挺為紅軍總司令,利用蘇俄駐廣州領事館的策動、接濟和掩護,煽動廣州市部分工人及近郊農民,組織成2000餘人的工人赤衛隊,先殺到張發奎所部教導團,殺死代理團長朱勉芳,拘禁了40~50位反共人士,然後讓葉劍英兼任教導團團長,策動教導團和特務營一部共2000餘官兵參加暴亂。此時,葉劍英的地下共黨身份方才暴露。

中共暴亂時,猝不及防的張發奎、黃琪翔、薛岳、陳公博等人倉皇逃到廣州市珠江南岸李福林第五軍司令部,然後急令駐肇慶、東江、順德地區的第四軍回防廣州。

在葉挺、張太雷、葉劍英指揮下,中共暴動隊襲擊國民黨駐廣州各軍政機關及位於維新路的警察局,擊斃警察總隊長李作明等許多官兵,釋放全部被關押的共黨赤色分子。葉挺親率教導團的五連和炮兵連,打敗了沙河燕塘一帶的國民黨炮兵。

到天亮前,中共暴徒攻占了大部分廣州城,但是始終未能攻下第四軍軍部、十二師師部和仰忠街軍械處,於是便放火焚燒。廣州太平沙中央銀行總行、南關、高第街、泰康路、海味街、南堤大馬路、永漢南路、仰忠街等繁華地段的各處民房也遭到焚燒(《黃旭初回憶錄》、第二方面軍參謀長謝膺白回憶)。當天上午,中共在豐寧路廣場召開大會,宣布成立「廣州蘇維埃政府」,發布《廣州蘇維埃宣言》。

廣東家鄉遭浩劫 薛岳憤怒殺俄人

張發奎和黃琪翔後來雖然從東江和西江調回部分軍隊,在12月13日平定共黨叛亂,但廣州市因共黨暴動遭受三日大火,房屋被毀千餘間,無辜平民死亡千餘人,財產損失5000萬元(《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回憶錄》)。

年初在上海親俄親共反蔣的薛岳,這次目睹中共殘害自己的廣東家鄉和老百姓,對共產黨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彎。他親自指揮所部圍攻蘇俄領事館(共黨暴動總機關)。部隊衝進領事館時,俄人正在焚燒重要文件。薛岳見到這些文件,極為震怒。憤怒使他失去了冷靜,也不考慮後果,惘顧國際公法,便下令逮捕涉嫌組織策動叛亂的俄國領事館人員,把他們押上街頭遊行示眾(《張發奎回憶錄》),然後又下令槍決了俄副領事等數10人,拘捕俄正領事等60餘人(《黃旭初回憶錄》)。

張發奎雖然也膽大妄為,但不像薛岳這般衝動魯莽。他知道不能再把事態擴大,否則將引起嚴重的國際後果,便以上司的身份阻止了把兄弟薛岳蠻幹。張發奎親自出面,安撫了俄國正領事夫婦一家四口人之後,又釋放了他們,讓他們平安去香港(《張發奎回憶錄》)。

汪精衛承認防共過遲 呼請蔣介石出山復職

國民黨發源的大後方廣州不幸遭受這場空前浩劫,社會輿論群情激憤,不知情者把一切責任和罪過都歸於張發奎、黃琪翔二人。汪派控制的廣州政治分會,被迫對共黨暴動事件引咎自劾,張發奎、第四軍軍長黃琪翔、廣州市警察局長朱暉日均被免職查辦;北伐第四軍改組,以繆培南為第四軍軍長、薛岳為副軍長,吳奇偉、鄧龍光等人仍為師長。

由於「張黃事件」和共黨廣州暴亂事件,社會各方和輿論強烈指責汪精衛。國民黨元老胡漢民、張靜江、李石曾、蔡元培、吳稚暉等人均對汪精衛感到不齒。一向能言善辯的汪氏,此時也無法為自己辯解,也無顏留在國內,只好決定帶著黃琪翔一道遠走法國,張發奎則遠赴日本。

出國前,汪精衛再次公開承認自己「防共過遲」是錯誤,表示深感內疚,並呼請蔣介石出山復職,共濟時艱。

12月11日,國民黨在上海召開四中全會預備會議,汪精衛在出國前,正式提出《請蔣復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案》,獲得全會通過。

 

分類: 生活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