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猩猩翁達因病瀕死時獲救,康復放歸山林時,突然緊緊抱住恩人,不捨之情讓人垂淚。

一隻瀕死的黑猩猩,命懸一刻之際被人類發現,並獲得及時救治。如今康復的牠回歸山林之前,突然一個轉身,送給救命恩人大大的擁抱,讓人感動。

黑猩猩得救 獲名「瀕死」

現在看起來健康、壯碩的非洲黑猩猩,叫做「翁達」(Wounda),在剛果語裏,這個詞的意思是「即將死亡」,或者說「瀕死」。曾經翁達只是一隻叢林中普通的黑猩猩,可有一天,牠不幸染上重病,被人類發現的時候,已經失去大部分體重,身體孱弱不堪,可謂是命懸一綫。

黑猩猩翁達獲救時,因病瘦到皮包骨。

慈眉善目、白髮蒼蒼的老奶奶是知名動物保護學家簡·古多爾(Jane Goodall),她致力於幫助黑猩猩已經數十年。所以當她偶遇瘦到皮包骨頭的翁達時,毫不猶豫地出手相救。

工作人員介紹,營救翁達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生死之爭,萬幸的是,獲得命運之神垂青,翁達的胃口越來越好,每天能夠喝下一公升牛奶,這讓牠的康復之路變得輕鬆。

來到小島林地,黑猩猩翁達剛開始蹦蹦跳跳,並不知道自己將要離開營救牠的人類。

翁達重回自然 離開前「猩抱」恩人

在古多爾和同事的悉心照料下,翁達完全康復,而且重新變得強壯,可以重歸自然了,於是古多爾安排牠到靠近剛果共和國的第二條大河道奎洛河(Kouilou)的辛多羅島(Tchindzoulou),那裏森林茂密,有著黑猩猩種群。

當帶著翁達的籠子,從汽車移動上船的時候,古多爾似乎感受到翁達的不安。她用手輕輕觸摸翁達,給牠安全的安慰。

來到放生地,黑猩猩翁達最初很開心,並沒有意識到,這是與恩人說再見的時刻。

終於抵達放生地點,籠子打開後,翁達愉快地跳來蹦去。可是,當牠意識到,這是恩人讓牠回歸叢林,重回自然的時候,感人的一幕出現了。

牠突然像個孩子一樣,緊緊抱著古多爾,之後也沒有立即離開。

突然明白了自己要回歸山野,黑猩猩翁達緊緊抱住恩人。

古多爾了解黑猩猩的生活習性,知道翁達的性格特點,給牠陪伴,讓牠熟悉周圍的環境。

翁達真地離開了,回到牠熟悉的野生黑猩猩林地,告別了牠的恩人——古多爾。

黑猩猩用擁抱表達自己的不捨之情。

心懷大愛的古多爾

古多爾致力於保護野生動物。20多年前,爲了讓那些從非法的捕獵和寵物交易中獲救的黑猩猩們有一個安身之地,古多爾成立了簡·古多爾研究所辛普葛黑猩猩康復中心(Jane Goodall Institute Tchimpounga Chimpanzee Rehabilitation Center)。

時光如梭,古多爾團隊救下來的小黑猩猩很快成年,康復中心擁有的野生林地無法容納越來越多的黑猩猩。

為了滿足日益增長的土地需求,古多爾努力尋找可以讓動物們安全生存的棲息地。終於,在善心人士的幫助下,他們把辛多羅島划進康復中心的轄地。

除了翁達,辛多羅島還生活著很多古多爾團隊營救的成年黑猩猩。

還記得美國加州大猩猩基金會那隻會打手語的雌性猩猩可可(Koko)嗎?2014年8月,在聞知相識十幾年的「好友」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去世後,牠的哀慟令人記憶猶新。其實,可可友善的不只是人類。可可喜歡基金會多年來抱給牠的每隻小貓咪,像自己的寶貝一樣愛它們。

基金會表示,可可的表現在猩猩裡很有代表性。而基金會也上傳了可可和它的寵物小貓相處的不少視頻,並剪輯成了一個回顧版。

視頻開始出現的是一隻被可可命名為「圓球」(All Ball)的小貓,因為在路邊被車撞到而死去。可可得知死訊後,比出「壞了,傷心壞了」(Bad, Sad-bad)及「皺眉,哭到皺眉了」(Frown, Cry-Frown)的手勢,然後為「圓球」獨自哭泣。

漸漸走出悲傷的可可此後迎來了不少貓咪,她希望牠們都能留在自己身邊。短片還記錄了這樣的一幕:可可把小貓放在寬闊的背上,轉身直接馱到自己房裡去。

2011年可可接待兩隻小貓咪

分類: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