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出訪期間爆發私菸案,總統府侍衛室52人涉案。前天是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的百歲生日,他也選在前天發表回憶錄。回憶1965年11月接任總統府侍衛長,郝柏村說,相較於以往自己擔任軍長很少收到他人送禮,接侍衛長之後,逢年過節都有禮品送來,令他印象深刻,但在當時蔣經國嚴令下,所有侍從人員不得收受禮物。

郝柏村回憶,官邸的確是一個人際關係複雜的奇特小世界,人人各有來頭。自己要管人又不能得罪人,要與他們和諧相處又不能流於滑頭,拿捏著實不易。他的辦法是,利用白天或黑夜,陪侍衛官站崗,一方面瞭解其工作狀態,同時過去從無侍衛長這麼做,以身作則的行為也可贏得部屬敬重。

郝柏村說,當時官邸還經常可聽到麻將聲,他也下令行政人員:打牌沒關係,但只准回家打。

非浙江人也獲兩蔣肯定

接任總統府侍衛長,對於非出身官邸、又不是浙江人的郝柏村,坦言當時喜悅與憂懼參半。一方面代表總統蔣中正肯定自己過去表現,但是「伴君如伴虎」,如果有所差池,前途也就到此為止。結果表現深獲蔣氏父子肯定,侍衛長一幹四年兩個月,為他後來的軍中發展鋪下坦途。

蔣經國曾單獨健行迷路

郝柏村回憶錄也透露了一段秘辛。1968年11月23日下午,蔣經國單獨一人到七星山健行,不料在山逕迷路,天黑都沒回到座車。郝柏村原本休假在家,接到電話連忙衝上山指揮搜尋,但到8時多仍無音訊。此時蔣經國長子蔣孝文趕來,一到場就怒罵各治安首長。郝柏村一旁勸他,儘管緊急危難,還是要保持冷靜。隨著上山支援的軍警愈來愈多,終於在9時傳來安然尋獲的消息。

頭卡彈片75年後才發現

1936年,中央軍校(現在的陸軍官校)12期在中華民國首都南京開學。第二年抗戰爆發,軍校為了因應基層軍官的龐大傷亡消耗,縮短學生修業學程,官校12期於27年初畢業。

郝柏村是砲兵,畢業後就分發到國軍為數不多的獨立重砲兵單位,經常南北調動支援各地戰場。相較於在直接與敵搏殺的步兵,擔任火力支援的砲兵,多數時候不在第一線,或許也是他得慶生還的原因之一。

1938年底,日軍攻陷廣州,郝柏村先前奉派支援防禦,卻在國軍敗退的過程中,根本沒被通知到。大夥緊急撤退時,車隊還遭到日軍戰機的掃射。郝柏村身旁的駕駛當場身亡,他也負傷滿頭是血。傷癒之後,他也沒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直到75年後,自己在醫院健康檢查,頭部電腦斷層掃瞄發現有金屬反應,顯示頭骨上嵌了一片細小的彈片。他才知道,原來戰爭曾在自己身上留下「紀念品」。

對此,在郝柏村回憶錄中,他半開玩笑表示:自己到了老年都沒有失智的問題,或許要感謝這塊碎彈片。

轉自:看中國

分類: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