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1日,在香港北角地區,身穿白衣的親北京者攻擊一名香港市民。

北京當局在最近幾週動用各種方法來對抗香港抗議民眾。從禁止持不同政見的空乘人員,到鼓勵「愛國人士」在街頭與抗議者對抗。北京仍對香港地方政治有很大影響力,在選舉產生的立法機構中擁有向自己效忠的建制派,並對所有高層任命擁有否決權。彭博社分析了在北京當局需要派遣部隊控制香港抗議者之前,可以使用的5個手段。

1. 政治影響力

雖然中國官員繼續鼓吹他們對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但他們已經開始更直接地拉動權力槓桿。中國負責監督香港的最高機構港澳事務辦公室,就抗議事件舉行了前所未有的三次簡報會,並召集當地代表參加在深圳舉行的閉門會議,與會者表示,中共官員已打消了妥協的想法。

這些舉動表明共產黨有能力在不訴諸軍事力量的情況下,深入控制香港的城市政治。中國還向支持抗議活動的國家提出正式外交申訴,指責美國和英國的干預。本週二,有媒體稱,本月早些時候,一名來自香港的英國領事館的工作人員在返回香港的途中被中國拘留。

2. 依賴內地的相關業務

正如韓國、加拿大、挪威和其他國家所遭遇的那樣,中國一再利用其作為世界上最大貿易國的經濟槓桿來表達政治上的不滿。香港與大陸的貿易佔其總體貿易的40%以上,特別容易受到大陸的影響。上週,中國監管機構禁止所有國泰航空參與「非法示威」的空乘人員,魯珀特.霍格辭去了國泰航空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職務。

與此同時,包括香港首富李嘉誠在內的商人也出面發表聲明,敦促結束暴力。與此同時,阿里巴巴集團控股的淘寳網上,香港人想要購買的雨傘、面具和頭盔運等器具已被禁止。

3. 中共國家宣傳機器

即使北京無意部署軍隊,它也會動用其控制的龐大國官方機構釋放訊息,來恫嚇香港人。中國媒體已經散發了駐紮在香港附近的中國軍隊和武警演習的照片和新聞報導。中國官方媒體還指控美國和英國等外國是背後勢力,為其動用直接的軍事干預奠定了輿論基礎。

此外,抗議活動中較為激進的部分,例如向警察局投汽油彈或向國徽潑墨的鏡頭,被用來在內地反覆渲染。中國官媒報導經常將抗議者稱為「恐怖份子」和「暴亂者」,這樣定性的標籤曾被用於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北京的網路「長城防火牆」,有助於確保沒人同情香港的運動,包括香港人被三合會暴徒毆打的新聞,在中國內地沒有被提到。

4. 聯合戰線

早在1997年重新控制香港之前,共產黨已經建立了一個地下網路,可以在遇到麻煩時尋求支持,包括商業團體、工會、鄰里協會和幾個支持政黨。這個「統一戰線」在組織反抗議活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他們支持香港警察和政府,香港親北京媒體對這些活動給予了充分報導。

這些團體的全球影響力越來越大,表面上是針對海外華人,他們的一些活動引起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政府的指責。這些團體在世界各地組織,反擊支持香港的抗議活動集會,上週五,在悉尼和墨爾本發生了支持香港民眾與親共團體間的衝突。

5. 三合會的支持

港澳事務辦公室一方面敦促結束抗議活動中的暴力事件,另一方面,又容忍針對抗議者的野蠻攻擊行動。最近幾週,一群持棍棒的男子經常穿著白襯衫,走上街頭襲擊香港的抗議者,他們無差別毆打路人。星期二,一名親共男子在將軍澳「連儂牆」附近,持刀砍傷支持反送中的3個年輕人而遭到拘捕。

抗議者和反對派立法者將襲擊事件歸咎於香港臭名昭著的有組織犯罪團夥三合會。香港警察被指責與三合會有串通的行為。

分類: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