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國大陸果賤傷農屢見不鮮。

今年夏天,中國大陸多地桃子大獲豐收,卻苦於沒有客商收購,出現大量滯銷。業內人士表示,政府不管,農民自生自滅。專家分析認為,這是中共的政治、經濟體制造成的。

近日,一段「陝西禮泉甜桃滯銷」的視頻在網路流傳,因無人收購而倒掉的桃子堆積如山,在路邊綿延十幾米。當地禮泉縣網信辦主任卻對陸媒回應,視頻是電商拍來博同情促銷量的。那麼,這到底是實情還是悲情呢?

小農經濟自生自滅 政府無舉措

公開資料顯示,禮泉是全國著名的果業大縣,當地有70萬畝果園。禮泉的雒先生(化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當地一直都是小農經濟的自生自滅,看天吃飯。水果的銷售渠道,基本都是賣給收購的客商,就是城市裡那些開著小卡車的水果販子。很少一部分是自己拉著去零售,因為比較費時費力。這幾年的電商渠道開始興起,但一般都是靠人脈。」

他介紹說,一個桃子成熟的過程是,頭年冬天修剪果樹,澆地,施肥,春天打藥,施肥,疏花,疏果,套袋,澆地,差不多半個月就要打藥一次,一個袋子1毛——1毛五,僱人套一個袋子5分,「忙活大半年,桃子這麼賤,我們當地連個罐頭廠都沒有,桃子果汁廠也不要,只能倒了。」

禮泉縣的果農郭先生(化名)告訴記者,「桃子成熟後不耐運輸,微商啥的賣不了多少,一個是快遞費高,再一個容易壞,而且大部分農民也不會網絡銷售。」

「以前還能擺在小區,街道邊零售,現在城管抓到就把車搶跑了,也沒人敢賣了。」他說,「現在銷售主要是開三輪車拉到咸陽市或西安批發市場,一般就是白天摘好果子,晚上大約12點左右開車去市場,還要交給市場進門費20元,過秤費5元。」

他說:「去年是因為果樹開花時候下霜了,大部分地方把花凍死了,價格好,但是普遍沒貨。今年豐收了,又賤得不行。」他披露:「桃子確實價格很賤(便宜),最好的桃子也就1.2—1.5元每斤,前段時間還有每斤0.7元的。」

雒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能不能賣出去當地政府就沒管過。」他說,「村官根本就不管這些,農民還是自生自滅。2015年大蕭條的時候,我們這裡的政府也沒有什麼舉措,這個至少我沒有聽說過。」

果賤傷農 土地撂荒嚴重

雒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真正滯銷嚴重的是2015年。雒先生分析,2015年蘋果滯銷,因為那一年全國經濟都不好,當時南方很多小工廠都倒閉了。在2015年以前蘋果的收購價格在1塊錢左右,從那年以後蘋果價格基本崩了。2015年以後願意種地的越來越少了,出現很多荒地。

郭先生家原有果園15畝,2015年他砍了蘋果樹,換成柿子和核桃,不過這兩種樹不耐寒,過冬凍死了,僱人栽樹挖坑買樹苗澆水還花了幾千塊,現在基本荒廢,長了一地草。

他說,現在農村田地撂荒很嚴重,特別是小麥、玉米,農民忙來忙去不划算,都跑出去打工,青壯年勞力基本都進城了。

水果滯銷 農民賣不起市民買不起

事實上,水果滯銷在國內並不少見。除陝西禮泉,齊魯網濟南7月25日訊,濟南市仲宮鎮一桃園散落大片的桃子,果農把爛掉的桃子一桶一桶地往垃圾箱裡倒。萊蕪新聞綜合廣播7月19日報導,萊蕪區方下鎮冶河村十幾萬斤油桃滯銷。

媒體近期報導出來的還有濟南南山「今年幾乎沒人來收(桃子)」;河南濮陽縣10萬斤西瓜+5萬斤桃只能爛在地頭;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多個鄉鎮桃子豐產不豐收;湖北棗陽也爆發桃子滯銷問題,桃子市場價格暴跌,近6萬斤桃子滯銷。另,從湖南,廣東,四川等地均傳來了桃子滯銷的消息,數量高達30萬斤,等等。

大陸多地水果滯銷的消息不斷,官方竟稱是打「悲情牌」。

水果滯銷引起廣泛關注。網友表示,「農民賣不起,市民買不起,這中間,隔著鋒利無比的殺豬刀。一刀一刀割下去,讓生產者和消費者天涯海角,鴻溝難越……」

還有網友表示,「商品流通環節出了大問題,農民跟城市消費者都在叫苦,高昂的油費過路費,以及隱性的罰款或潛規則,釀成了這個惡果」;「因為維穩,自由農貿市場全部被整頓關掉;同時農村果蔬銷售被黑社會性質政府把控。」

大陸水果滯銷 專家:體制問題

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因全向大紀元分析表示,大陸水果滯銷,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第一個是政府的原因,中共體制下,官員的升遷、懲罰不是看政績和老百姓的選票,官員大部分精力放在拉幫結派、和上級搞好關係上。至於老百姓的利益,根本不在考慮範圍。

他指出,這種情況下,中國老百姓的利益沒有人維護。官員根本不考慮水果滯銷、怎麼促銷等問題,農民都是一家一戶比較分散,他們沒有力量來銷售,只有碰運氣,任人宰割。這是一個政治體制問題。

第二個是經濟體制問題。在西方自由發達國家,土地是個人的,可以買賣,很容易建成大的集團公司。中國的土地是集體的,農民只有使用權,而且是有年限的。「這樣就決定了中國的農民還是分散的、小規模的、自然經濟。這種狀態決定了他們沒有辦法和國際上大的水果公司去競爭,還是處於自然經濟狀態,甚至沒有力量和當地的中國企業競爭。」他說。

「美國有大型的協會負責銷售預訂,水果沒有產下來的時候已經銷掉了。有的農場主直接和超市訂好了,採摘當天裝箱運超市。」他說,「在美國的鬧市區,甚至有的市政府小廣場都有農夫市場。」「而在中國,城管如狼似虎地打擊他們、砸攤子。」

第三個方面,中國長期過量使用化肥、農藥,由於科技落後,沒有辦法大量的使用益生菌肥料、植物殺蟲,做成有機水果,也造成中國水果的質量問題。

「這也是前兩個問題帶來的。」他說,「國內的種子公司是壟斷的權力部門,要價很高,質量不好,農民叫苦不迭。中國農民技術等各方面都跟不上,資金也跟不上,農民沒有地方貸款,只能用高利息借款,融資成本很高。美國的農民借款是低利息甚至無息貸款。」

第四個問題,就是加工問題,水果的保鮮期很短,需要加工。像桃子運不出去,在美國有大型的加工廠,而且有大型冷庫可以保存。中國農民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爛。

「保鮮期短的水果,沒有配套的加工廠、沒有大型公司配套的銷售能力,種植戶只有破產。」他說,「政府官員沒有人關心農民,把他們看成低端人口。」

 

分類: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