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保釋後批評,警方在人大831決定的五週年前夕,無差別的拘捕反送中的手足及義士。

香港8月30日這天,警方對參與反送中運動人士進行大抓捕,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至少五人,民主派斥責港府加重製造白色恐怖,為引用緊急法鋪路,強調831會如常上街遊行。

多人被捕 黃之鋒與周庭獲准保釋 須遵守宵禁令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香港眾志常委周庭、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沙田區議員許銳宇以及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今日先後被捕,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則在前一天29日被警方以上門以涉嫌「串謀摧毀及損壞財產」與「進入或逗留會議廳範圍」拘捕。

黃之鋒和成員周庭疑因涉及6月21日在金鐘夏愨道及灣仔警總外的案件,被捕後下午被送往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批評警方拘捕黃之鋒及周庭是製造白色恐怖:「政府除了散播白色恐怖外,更想有預謀地想將如香港眾志等不同的社運人士,指控成運動背後的大台。所以其實這些檢控、這些拘捕,全部都是做給中共看,全都是有意去分化這場運動。但香港眾志重申,這場運動沒有大台,香港眾志亦只是一個參與的角色。每一位香港人的良心,才是驅使香港人走上街頭的最重要力量。」

東區裁判法院下午二時提堂,裁判官同意兩人各以一萬元現金保釋,除了獲法庭批准的外遊申請,包括二人將分別到德國、美國等地演講及探親,保釋期間不得離港,須遵守宵禁令及到警署報到,亦被禁止進入金鐘道、夏慤道及軍器廠街範圍。案件押後至11月8日再訊。同案亦涉及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但林未有出庭。控方指他在前日經本港機場離港,未知何時回港。

控罪指,黃之鋒及周庭被控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指二人在今年6月21日於灣仔警察總部外參與集結;而黃之鋒另被控一項同日於警察總部外「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另外,黃之鋒、周庭與及另一名被告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三人同樣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指三人在同一日,即6月21日,於金鐘夏慤道煽惑在場人士集結。

黃之鋒保釋後批評,警方在人大831決定的五週年前夕,無差別的拘捕反送中的手足及義士。(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

黃之鋒二人保釋後步出法庭,現場擠滿大批中外傳媒。黃之鋒批評,警方在人大831決定的五週年前夕,無差別的拘捕反送中的手足及義士,「在六月中離開監獄投入反送中運動以來,我已有心理準備也有意識到不可能不被捕,即使面對二個半月前的牢獄之災,我今日仍希望和大家繼續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在一千位被捕人士及過百位被起訴的手足中,我和周庭並未受到極差劣的對待,我們已是被捕人士中比較幸運的一小撮人,至少我們二個並不是在新屋嶺的扣押中心走出來,或是能否走出來都是問題。」

他強調會繼續大家一起抗爭下去,並呼籲市民將眼光放在關注其他被捕的義士身上。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痛批港府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批評政府一方面反對民陣的831遊行,但同時在831前夕拘捕多人,質疑政府是否刻意激發民憤,為引用緊急法鋪路。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批評政府加重白色恐怖,強調泛民一致共識831會繼續與市民上街。(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形容事件是黑白兩道壓迫香港人,她認為政府正在加重白色恐怖,強調泛民一致共識明天831會繼續與市民上街:「再一次令香港人不禁懷疑,明天是否一個陷阱,是一個局,令大家氣憤莫名,然後製造大混亂,然後為政府製造理由引用緊急法。民主派會議一致共識,民主派議員明天會與香港人一起,會自行選地點,盡量協助香港市民明天有任何抗爭行動。」

民主黨議員涂謹申質疑,相比起近月市民被無差別襲擊等事件,政府是否認為此案件較迫切而要優先調查,他認為政府連緩和社會氣氛的誠意也沒有。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批評,警方在民陣原定的遊行日期前拘捕多名知名人士,並不能解決社會問題,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反撲,香港人只會以更靈活的方式表達訴求。

轉自:看中國

分類: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