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何楚帆/綜合報導

美國好萊塢引爆的「#Me Too」反性侵性騷運動,如火如荼在全球各地展開,許多名人紛紛勇敢說出自己曾受性侵、性騷的遭遇,它也延燒成全球的終止性/別暴力運動。美國聯邦參議員瑪莎.麥克沙利(Martha McSally)6日在參院召開的軍中性侵事件聽證會上,驚爆自己也是軍中性侵受害者。

麥克沙利是美國空軍第一位參與戰鬥任務的女飛官,在1991年波灣戰爭爆發後,她曾駕駛A-10雷霆二式攻擊機,在伊拉克南部盟軍畫設的禁飛區執行任務,隨時準備打下任何違反禁飛令的敵機。

1995年她派駐科威特,2004年擔任空軍第354飛行中隊指揮官,也是美國空軍第一位女指揮官。在軍中服役26年後,她於2010年以上校軍階退伍。

「就和其他受害者一樣,我覺得體制再一次強暴了我。」麥克沙利受害後沒有立即舉報案件,因為當時她不信任軍方體系。而當她覺得可以開口談這起事件時,對自己的陳述如何被處置感到非常恐懼,甚至一度有退伍念頭。

美國參議員麥克沙利在6日的國會聽證會中,驚爆自己在空軍服役時曾遭性侵。 (圖:路透社/達志)

美國國防部2017會計年度的報告顯示,該年軍中通報的性侵案有6769件,比前一年度的6172件增加近一成。

麥克沙利擔憂,舉報上級性侵可能被視為叛徒,恐遭同袍和上級報復,所以選擇隱忍。根據2014年美國國防部發表的智庫「蘭德公司」研究報告,軍中性侵案通報者不到三分之一,而勇敢舉報性侵的女兵中,52%表示遭遇報復。

麥克沙利說:「我決定留下來繼續服役、戰鬥和領導,我要為體制內的女性發聲,從軍中、眾議院到參議院。」

軍中以實施數百年的軍法治理,自成一格的制度也讓司法鞭長莫及。麥克沙利的國會同僚、民主黨參議員陸天娜2013年曾提案,將軍中性犯罪案件自指揮系統分出來另案偵辦,並賦予軍事檢察官追訴權力,但提案未通過。

麥克沙利在聽證會的最後說:「我們都是倖存者,我很榮幸能站在這裡發聲,利用我的特殊經驗,努力阻止軍中性侵案再發生。」聽證會後她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專訪說:「我想為受害者點亮一盞燈,今天可以是新的一天。」

(責任編輯:陳靜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