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已經開打一年多,至今未有緩和的跡象。近日,網上流傳一段神祕錄音,疑似一名中共高官透露,貿易戰已引發中共的統治危機,目前黨內有3股勢力鬥爭,未來當局可能恢復計劃經濟體系。該官員提醒,苦日子來了,能逃出去的就出去吧。

以下是這名神祕官員的講話錄音中的部分內容:

你提的這個出口加稅的問題呀,我是這樣理解的,美國一加稅,我們左邊加了稅錢,右邊增加流動性、印鈔,還有退稅,用各種辦法還可以補回來。但最大的問題是,美國一加稅,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就待不住了。所以他們就要把企業遷走,遷到越南,遷到泰國,他們不是要將利潤做到最大化嗎?

外資撤走了,我們在外資工作的員工大概有4,500萬人,這些人可就失業了。國有企業安排不了這麼大一塊兒就業人口,再加上中國出口加工貿易企業,也會完的,所以這還有幾千萬人,可能有8,000多萬人失業沒有工作,這些人都供着房(貸款買房)呢,你想一想會給中國帶來什麼問題?」

就業的問題,其實背後牽扯的是金融的危機、地產的危機,這兩個危機是統治階級——統治的危機。所以經濟硬着陸會帶來中國巨大的變化,這個才是最關鍵的。

其實高層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了,用統購統銷的計劃經濟、票證經濟,來管理現在不斷衰弱和硬着陸以後的中國經濟,你說經濟結構是不是要變?要徹底地變回到計劃經濟了,你那時候再搞個體創業,都沒的創了。

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可能要發行新的貨幣,要銀行把原來的舊幣收回,這樣很多人藏在床底下的錢都得拿出來,不然就作廢了。用這種辦法可以把地下的很多資金全部洗出來,來解決錢不夠的問題。這些辦法都會用,所以大家早做準備吧。

其實他們都沒有弄明白,錢是什麼?錢是政府給人民發的條子,這個東西呀,政府要認,它就能用,政府不認了,從新換另外的條子,那別的就都沒用了。所以看上去你撈了很多錢,其實到時候政府一不認,換新鈔票其它全都廢了。

所以,錢並不是真正的財富,你把錢變成其它的商品或者外匯、黃金,那才是財富呢。老百姓的財富,其實是政府的負債,政府要想消減自己的負債,它可以用蒸發股市的辦法解決,也可以用蒸發樓市的辦法解決。

我給大家講的兩個概念,一個是鈔票啊、人民幣啊,這都是條子,不是財富;老百姓的財富是什麼,是政府的負債,所以說土財主、近視眼是看不懂的,你看王健林,轉眼就讓你完蛋。

真正的財富是掌控在自己手裡,而且能夠升值、保值,並且具有流動性的好東西才是財富。好多人玩了半天都沒弄明白這一點。我在三年前就跟很多朋友講了,你們要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了,因為要走計劃經濟了。

真的走向計劃經濟的時候,個體工商、民營資產全部都要搞掉了,計劃經濟不可能允許你亂搞計劃之外的事情,共產黨把所有的財路都攬去了,你們再想掙錢是不可能了。所有早一點想想該怎麼活,這才是要緊的事情。

再一個就是,能逃出去的就出去吧,不要到美國去,將來那裡是敵國,你到那邊財產都要被沒收的,找一個中間的地方去,財產拿出去以後,你乾脆就把戶籍也消了,你還是中國戶口,你的錢在外邊你還得在國內要交稅。

所以真正的財富是不被政府所知道的東西,才是屬於你的財富。考慮財富的問題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下一步就是考慮我們的生存的問題了。估計到下半年人民幣就要開始貶值了,用貨幣貶值來對付美國。

今年下半年豬瘟會越來越厲害,加上進口(豬肉)也有困難了,豬肉會很貴,豬肉帶動整個CPI(中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的上升,大家都會感覺到通貨膨脹轉眼到身邊了,錢不好用了,將來吃什麼東西也是個問題,可能會帶來很多新的認識。

再有一個就是,我們現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可能改變中國現在的根本狀況,因為(中共)高層還在激烈的鬥爭,鬥爭會越演越烈,將來究竟花落誰手,這麼的一個攤子,誰來接都說不定。所以老百姓是顧及不過來的,看不到這個大盤的反應。

現在是(中共)三個勢力在鬥爭,當然也有不走計劃經濟的力量,但是能不能成氣候還不一定,現在討論哪一路上台,這對我們很危險,所以不去議論這事。現在很多開放措施是做給美國人看的,它是配合中美貿易談判的。

其實談判成功了,這些措施也不一定照着辦了,中國人什麼時候有誠信啊,你還以為政府發了文件了就照着辦了,沒有那事情……」

雖然上述錄音無法獲得來源和可信性,但內容與當下中美貿易戰下的中國時局對應。

不可能恢復計劃經濟體系

不過,對於未來當局可能恢復計劃經濟體系似乎不太可能。

經濟學者何清漣說,中國不可能回到「統制經濟」時代,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當年實行計劃經濟(統制經濟)的所有條件都不復存在。

一、中共政府仍然視國有經濟為政權命脈所系,將國有企業稱之為「共和國長子」,在資金扶持、市場壟斷方面給予特權優惠。整個經濟的運行,早就不再依靠政府計劃。無論是國企、私企還是外企,從原料的採購到產品的行銷,都依靠市場。

二是,中國經濟對外依賴嚴重。這種情況下,自力更生的前提資源與糧食自給不復存在,閉關鎖國是自絕經脈。更何況中國還需要依賴WTO,需要美國、歐盟、日本等經濟大國承認自身的市場經濟地位,如果恢復統制經濟,與市場經濟地位更是日行日遠。

三是,中共仍然是全中國唯一的土地所有權最終所有人,卻不再是全國資本的唯一擁有者。民企與外國公司擁有總量可觀的雄厚資本。政府雖然可以採取各種方式控制民企,強迫私人資本入股國企,但只要未進入戰爭狀態,就不敢對外國資本下手。

另外,習近平並不鍾情於「列寧式統制經濟」。他看重的是「國企主導、民企出錢出力贊襄」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何清漣說,至於吳小暉、肖建華等資本大鱷的剝奪,中國富豪確實感到「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但對其他人來說,應該想到:這些人本來就是利用共產黨資本主義賦予的特權,成為巨富兼做其他權貴的超級白手套,在政治譜系上屬於「粉紅財團」,他們致富的緣由就是他們的資本被剝奪的原因。

目前,中國回歸計劃經濟模式既無現實基礎,對穩定中共政權也無半點好處,如此賠本生意,習近平弄明白其中利害關係之後,應該不會做。因此,部分中國人與其擔心回歸統制經濟,不如擔心極權強化過程中社會生活的窒息。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中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