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21日訊】本月15日(週二),一位年僅25歲的年輕鄉村女教師突然被教育局要求半夜進城「約談」,輿論一片譁然。

據微信公眾號「半月談」報導,李田田是湖南湘西土家族鄉村教師,11日,她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題爲「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的文章,批評官方頻繁到學校做各種檢查,嚴重影響了學校的教學工作。此文一發,引得衆多網友的關注,同時也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雖然文章於當晚被刪除,但李田田從此受到各種「關照」。一方面,當地官員表示要整頓鄉村的教育狀況,另一方面,李田田的課程被減半,外出行程必須彙報。

該報導說,其實中國不缺乏熱愛教育、有責任感、肯付出的基層教師,但恐怕有相當一部分這樣的教師遭遇和李田田同樣困擾。

15日晚,李田田在微信朋友圈發出多條消息,說自己被教育局官員要求連夜進城約談,她驚嚇中在微信求助。此事在網友中引起極大反響。相關消息迅速被網管部門大規模刪帖,有網民甚至被封號。

永順教育局否認「深夜約談」的說法,說是她在教育局任職的親戚「關心她的狀況」。因當晚李田田拒絕前往縣城被約談,她在教育局任職的親戚則帶人連夜趕赴她所在的鄉村小學和她談話,並要求她在一份保證書上簽字。

18日,李田田又發文表示,因為發文被新聞報導出來,她被在教育單位任職的姑父連夜約談,家裡的長輩都知道這個事情,她還要面對家人的責怪。

針對此事,特約評論員啓明表示,中共官方的做法不足爲奇,但她的家人的做法就很悲哀。是非曲直在許多中國人面前已經一文不值,個人利益才是第一位的。在被中共徹底打掉道德底線的中國,正直只是利益的犧牲品。你正直可以,但如果你的正直給我的利益帶來損失,不管你是誰,都會遭到怨恨、打擊、甚至迫害。

下面是李田田《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原文,相信讀者會做出自己的評判。

*     *     *     *     *    *     *     *     *     *     *     *     *     *

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

寫下這篇文章時,內心是痛苦的。我已多年不寫雜文,致力於詩歌、童話小說的創作。然而最近的諸多事,促使我不得不奮筆疾書。當然,毫無權勢的我也只能用文字發發牢騷,終究是一個文人的可悲之舉。

而我,只想為那群鄉村孩子說些話,只想挽留身為教師的一絲尊嚴,只想在這個浮華的時代,保留最後的理想情懷。長話短說,願我的我真誠發言,不會把我推向黑夜;願我明天醒來,還能看見光明。

2016年9月,我被縣教育局分到這所山村學校教書。工作幾年,讓我見識到了鄉村學校的落後與不堪,體制的虛偽與浮誇之風。不止是我所在的學校,同縣的鄉村學校皆是如此。

學校極缺老師,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大,比如我教兩個班的語文兼班主任工作,抽空還得幫學校寫通訊稿。學校也無音樂或美術老師,課程單一,不及我童年。最令我痛心而無奈的是:身為老師,我們教導學生要品行端正、誠實守信,自己卻不敢說真話,不能說真話。我們個個接受過高等教育,可我們卻成了被奴役的知識分子,小心翼翼地活著。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默默忍受,因為我捫的身後是一層層的上級領導,他捫誰都有權力讓一個鄉村老師丟了飯碗。

你問我說真話,會怕嗎?我也怕。有同事好心提醒我,要政治覺悟高,忍忍算了吧。可我拿著國家的工資,享受國家給予的優惠政策,面對那一群群信任我的學生,無法再裝模作樣地快樂工作。我讀的書,我接受的文化熏陶,使我沒法繼續當一個啞巴。

哎,反正人都是會死的,都會化為灰燼,生命何其短暫,與其忍受精神痛苦,不如痛快地活—回。

什麽是政治覺悟高?隨波逐流、迎合領導、成為形式主義的幫兇,就是覺悟高嗎?如果是,那我承認自己的平庸和目光短淺。

開學以來,學校幾乎每周都有檢查,隔兩天,我們就要帶學生大掃除。停課掃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語文課已停滯不前。有時甚至得提前兩三天掃地,掃來掃去,治標不治本,檢查一過,學生的行為習慣仍是老樣子。另外,老師還得走訪扶貧,我身上就有五戶貧困戶,得時常與他們聯系。這不,本周末老師們又要下隊走訪,算老百姓收入,搜集整理信息,填寫各種資料。有幾次,檢查應急,我們老師不得不停課去政府加班,讓教室空堂。

我們把那400多個學生置於何地?把教育置於何地?大晚上開緊急會議,不是探討孩子教育,竟是商量如何掃地,通過檢查。說實話,學校天天掃,真有那麽臟嗎?自開學來幹旱缺水,最後得出的辦法一一讓學生用抹布一點點擦地板。學生掃地勞動,沒錯,可一天三四次,真的有必要嗎?為什麽反復掃,衛生質量依舊不高,就沒有去思考過問題癥結嗎?可笑的是,還讓班主任沒事就去清潔區、垃圾桶多轉轉!

為什麽要把那麽多時間耗費在掃地上?因為你們要來光顧學校——所謂的上級領導。區檢、縣檢、州檢、省檢、國檢接踵而來,班主任大清早帶學生掃地,其他老師忙著準備迎檢資料,或要完成上級布置的各類表冊。你們來了,就真的看見真實了嗎?資料造得好,就是脫貧、就是教育搞得好?

基層老師苦不堪言,加班至深夜兩三點,還有多少精力奉獻給學生?若我們不服從,若扶貧出了紕漏,沒及時記住貧困戶的收入信息,就要處分我們。可是,我們老師真的錯了嗎?我們是教書育人的知識分子,肩負著祖國的未來,為何要淪落成杈勢的工具?為何不能讓我們安心地教育、施展各自的所學專長?

鄉下校長也是無奈的,而今又有幾個校長,能有時間關心學校的教育發展?衛生搞好了,資料完善了,扶貧到位了,年終學校等級不落後,就是皆大歡喜了。

可那麽多孩子,多是留守兒童,他們的教育還停留在十幾年前,他們已輸在了起跑線上!一級級的領導馬不停蹄地光顧學校,你們的到來,真的有益於學校嗎?你們來了,以高姿態提點意見,無非是加重了基層的形式主義工作。你們所謂的檢査,又真的有效嗎?你們的光臨,反而害了孩子,讓他們學會了在權勢面前低頭、要弄虛作假。

我認為需要反思的不是我們基層老師,我們兢兢戰戰地工作,像保姆一樣守著這群留守孩子。需要反思的是你們上級領導,不如多為學校做些實事吧!

如果你們是覺者,我尊敬你們,向你們學習;如果你們是魔鬼,我將鑒別你們,棄你們而去。

此刻,窗外下著暴雨,鄉村的夜晚漆黑一片。希望一位普通的鄉村老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今夜沒有得罪任何人。

明天,我們又要為下週的檢查做準備。明天,我們哪怕停課,也要大掃除、清理衛生死角。明天,哪怕我們心有不甘,也要下隊走訪,清算老百姓的收入,填寫扶貧資料。明天,誰來真正關心那群孩子的教育?

但願我們這樣活著,不是浪費生命,褻瀆靈魂,是有意義的!但願我,不會因為社會的現實,而變得麻木不仁!

責任編輯:高進

分類: 中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