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基因生物武器一可以破壞生態環境,二可以破壞生物的演化秩序,三可以破壞人的健康,四可以破壞人的功能系統。基因武器可以殺人於無形、無感、無知、無避;是廉價高效恐怖的大規模殺人凶器。」中共軍旅作家呂永岩在文章中這樣寫道。

中共軍方2010年提出「制生權戰爭」,是指通過科技、輿論、網絡、生物等新興技術進行軍事對決。近年來,中共積極探索生物交叉學科技術的新領域,如仿生機器人、智能化外骨骼、人機協作、基因編輯等技術。

發展生物武器已成爲中共軍事新戰略的制高點。其投入所有社會資源,整合產業、學術機構和軍事項目的野心,已引起西方國家的警惕,外界擔憂中共會打開潘多拉盒子,給全人類帶來災難。

美國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簡報》(China Brief)10月號刊文,揭露了中共不講倫理、不分軍民、不顧生靈塗炭風險來發展生物武器的真相。

人機一體化的新

中共第三軍醫大學教授郭繼衛是《制生權戰爭》一書的作者,他倡導聚焦「生物疆域」新戰場,「生物科技將戰場定位於人體本身,針對於人、局限於人,可以攻擊人體的部分或幾分之幾,精確到特定生物性狀……」

「可以在人體內或體外植入生物傳感器或控制器,能夠使指揮員隨時了解戰鬥人員戰鬥位置、健康狀況、作戰能力、情緒反應等信息,從而真正做到知己或知彼。」他解釋說,「若軍事生物科技提高和促進人的能力成為可能,可以攻克戰士自身體能智能的缺陷,成為『全能戰士』。」

通過蒐集中國乃至全世界的超微生物信息,如基因、蛋白質等種族特徵性信息及人群遺傳資源,中共有可能利用腦機接口等技術,將人機一體化變成未來作戰方式。

位於深圳的中國國家基因庫。(圖:Shutterstock)

目前,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人員正與商業公司「酷成長」合作,開發涉及腦電圖(EEG)的腦機接口產品,利用人工智能來解讀生物信號。

此外,中共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細胞生物學和遺傳學家賀福初在2017年公開表示:「現代生物技術,及其與信息、納米技術和認知等領域的融合,將對武器裝備、作戰空間、戰爭形式和軍事理論產生革命性影響。」

中共前國防大學校長張仕波也說,生物技術進步創造新的合成病原體,「更具毒性、傳染性和抵抗性」。

基因編輯武器化 或引發生化危機

Crispr-Cas9新技術能同時開啟或沉默某些基因,實現基因的「批量化」編輯。因涉及倫理、科學可靠性等諸多問題,國外很少有試驗針對人體使用Crispr-Cas9技術,而中國對這種免疫武器的研究早已進入人體試驗階段。

基因編輯被中共定為醫療生物技術的重點發展方向,受到補貼和扶持;在「『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文件中,被歸類為「發展引領產業變革的顛覆性技術」。

2015年,基因改造的肌肉警犬、安保犬、寵物犬、寵物「微型豬」和其它克隆動物相繼問世。2016年,四川大學首次在臨床試驗中使用Crispr-Cas9來治療急性肺癌。

2018年,由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主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造出全球首例基因組永久改變的雙胞胎女嬰露露和娜娜,引發外界震驚和憂慮。英國《自然》雜誌稱賀建奎為「流氓科學家」;連中國國內都有122名科學家簽署公開信,批評當局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

中共官方未公布露露和娜娜的信息。據《華爾街日報》今年5月報導,參與實驗的第二對夫婦也即將迎來基因編輯寶寶。

2018年11月28日,因「基因編輯嬰兒事件」而引起巨大爭議的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現身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現場。(圖:AP)

據公開資料,截至2018年2月底,中國共有9項關於「運用Crispr細胞編輯方法治療癌症和艾滋病病毒」的註冊臨床研究,已對80多名患者進行試驗。

同時,有跡象表明,中共軍方已在開發基因編輯技術的軍事應用。軍事科學院2016年的博士論文《人效能增強技術的評估與研究》將Crispr列爲三項主要技術之一,建議中共必須「抓住主動權」。

將發展生物免疫武器作為方向,利用基因編輯技術以在未來戰場上增強人類的能力,目前只是假說,卻隱藏巨大倫理危機。

如中共軍方媒體《解放軍報》2017年刊文《基因武器如何影響未來戰爭》直言,「基因武器比傳統生物武器具有更多的優勢。但長遠來看,基因武器更多的是起到戰略威懾作用。……在現實世界裡,人類對生命祕密的探索不過是冰山一角,基因工程並不是上帝的造物手,肆意濫用基因武器必將給全人類帶來不可預測的災難。」

圖為2018年10月9日,賀建奎實驗室研究員周小琴從存放胚胎的容器中取出低溫保存的嗅鞘细胞。賀建奎團隊進行基因編輯的一對嬰兒在2018年誕生,引發學術界和社會倫理的批評聲浪。(圖:AP)

參考資料:《真相中國》周刊 2019.11月號/第16期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