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朝前夕,習近平在朝鮮第一喉舌《勞動新聞》頭條,發表挺金正恩文章,十分罕見。港媒分析,習近平訪朝有三大看點。美國提案聯合國要求切斷對朝鮮運油,中俄聯手拖延。就在習近平與川普通電話,外界對解決貿易糾紛有新期盼之際,媒體報道北京對華盛頓展開另類貿易戰,使美國處於成本劣勢地位。在貿易戰的衝擊下,中國經濟暴露出更多的脆弱性和風險,其債務佔GDP比重過高,已經成為不定時炸彈。中共擔憂可能缺乏足夠的美元償還債務,且不願動用外儲,近期,中企不斷拋售海外資產回籠美元。

習近平與金正恩2018年5月在大連會晤, 2018 5. 9

訪朝前夕習近平在朝鮮媒體署名發文挺金正恩“正確決策”

路透報道,朝鮮《勞動新聞》6月19日頭版,刊發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署名文章,表示中共支持金正恩對半島和平對話的“正確決策”,中朝將繼續加強戰略合作交流,北京積極支持金正恩領導下的朝鮮發展經濟,增進人民福祉,並願與朝鮮及有關各方加強溝通,共同推動朝鮮半島問題的對話與協商。

而習近平本人即將在周四6月20日到周五21日對朝鮮做國事訪問。

韓聯社報道指,中國最高領導人訪朝之前,在朝媒發表署名文章十分罕見,受到各方關注。

文章提到的“支持通過對話解決朝方的合理關切”,韓聯社援引峨山政策研究院安保統一中心主任申范澈分析說,這是習近平指出朝美談判應該支持,朝鮮所主張的分階段棄核的立場。

習近平此次訪朝剛好在下周日本舉辦20國集團峰會前夕,屆時習近平將與川普舉行雙邊會談,分析認為,此時訪問朝鮮顯示中國希望在中美首腦會晤之前強調對中國對朝鮮的影響力,增強中國在對美談判中的地位。

港媒分析習近平訪朝三大看點

對於習近平將展開其就任中共總書記首次訪朝之旅,香港《明報》19日發文表示,此次訪朝恰逢緊張時刻,諸多看點被聚焦。

港媒分析說,首先,中朝領導人互訪很多,但很多訪問屬非官式內部訪問,甚至秘而不宣,也無太多接送儀式。金正恩2018年4次訪華,第一、第二次屬非官式訪問,第三、第四次都有歡迎儀式。此次中方宣布習近平屬“國是訪問”,朝方必會以最高規格迎接。

14年前,中共前領導人胡錦濤訪朝時,時任朝鮮最高領袖的金正日安排了10萬市民夾道歡迎,但2008年習近平訪朝時,因身分所限,只獲安排機場歡迎儀式。此次金正恩會以何種規格迎接習近平,可反映平壤當局對中朝關係的態度。

其次,是看習金會成果。目前看,習近平此行重點是,兩國1961年簽訂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規定,“一旦締約一方受到任何一個國家的或者幾個國家聯合的武裝進攻,因而處於戰爭狀態時,締約另一方應立即盡其全力給予軍事及其他援助”。今次習近平到訪,雙方會否發表聯合聲明或聯合新聞公報,對兩國關係作出新表述,值得留意。

阿波羅網介紹,《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簽訂於1961年7月11日北京,雙方代表分別為周恩來與金日成。《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有效期二十年,如一方要求修改或終止,須在期滿前半年內向對方提出,否則《條約》自動延長二十年。在1981年、2001年《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兩次自動續期,現在有效期至2021年。

中朝關係陷入低谷時,中共國內曾有專家倡議廢除此條約,但未被當局採納,2018年雙方還紀念了“條約”簽署57周年。

其三,是增加籌碼。有分析認為,習近平在G20峰會前訪朝,是為和G20期間和川普的會面增加籌碼。

法新社6月17日報道,悉尼大學國際關係與政府學院、中國政治專家Yuan Jingdong表示,中共在此刻安排這麼一次外訪是要發出這樣一個信息:不可忽略中國,中共可以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美國提案聯合國要求切斷對朝鮮運油,中俄聯手拖延

美國要求聯合國安理會立即停止向朝鮮運送石油的提案,遭中共和俄羅斯拖延。

路透社星期三的報道說,美國提出的投訴指,今年至少已發現79次非法對朝鮮運油,違反聯合國2017年所規定的50萬桶的進口配額上限。

美國表示,為達到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最終目標,需要以限制向朝鮮運送石油來維持對朝鮮施壓。

中共和俄羅斯星期二則認為,目前的情況符合安理會的相關決議,因此擱置了美方的投訴。而兩國去年以“需要更多信息”為由,擱置了美國提出的類似對朝禁運提案。

中共對華盛頓展開另類貿易戰

就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通電話,北京對跟華盛頓的高峰會晤產生積極成果解決貿易糾紛表示樂觀之際,北京正在與華盛頓展開一種另類的貿易戰。

據《美國之音》19日報道,12日,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人員發表一份研究報告,標題是《川普迫使中國降低了關稅,但只是對其他所有的國家降低(不包括美國)》。

報告發現,在對美國提高關稅的同時,北京在過去的一年裡降低跟美國競爭的國家出口到中國的關稅。他們說,這是人們很少注意到的一個發展。

報告說,中共雙管齊下應對川普加征關稅的做法,意味著美國公司和工人,相對於中國及其他國家的公司而言,處於相當的成本劣勢地位。

中國債務佔GDP比重持續攀高,成為不定時炸彈

在貿易戰的衝擊下,中國經濟暴露出更多的脆弱性和風險,其債務佔GDP比重過高,就是其中之一。

日本《日經新聞》報道,截至3月底為止,中國整體負債佔GDP比重已達248.8%,比去年底高5.1個百分點;隨著美中貿易戰持續升溫和中國成長放緩,中國勢必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來拉抬成長,整體負債恐進一步上升,將成為不定時炸彈。

此外,截至3月底為止,企業整體負債佔GDP比達156.9%,較去年底增加3.3個百分點,國有企業就占其中的68%。

報道稱,中國負債激增,主要因為今年第一季銀行業放款6.3萬億人民幣(9100億美元),創紀錄最高。中國社科院高級經濟學家張曉靜表示:「中國今年第一季經濟表現不錯,但這不是免費午餐。整體負債佔GDP比增幅,超乎我們的預期。」

張曉靜指出:「中國可能重返整體債務佔GDP比每年呈雙位數字增加的情況,風險相當嚴峻。」

從2012年開始,中國整體債務佔GDP比每年以10%到20%的速度增加,直到北京當局在2017年要求企業和地方政府去槓桿。從2017年9月底以來,中國整體債務佔GDP比約在245%左右徘徊。

中共憂美元短缺中企頻拋售海外資產

《自由時報》19日引述《南華早報》消息說,萬達集團自2017年以來,已出售250億美元的資產;海航集團連續脫手其香港地塊、以及德意志銀行、希爾頓渡假俱樂部及其航空公司的股權;中國石油巨頭華信能源希望銷售其全球100處房產,而安邦保險集團最新傳出,擬出售其紐約華爾道夫酒店的375個住宅單位。

安全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外債同比增長12%至1.97萬億美元,另據香港金融管理局數據,中國銀行的風險,加上中國合資企業、國有企業和大陸私營公司在香港發行債券的未償債供應量,2019年第一季達到創紀錄的4.4萬億港元。

有專家認為,中企一系列類似舉動,突顯中共擔憂可能缺乏足夠的美元償還債務。

大和資本市場亞洲除日本的首席經濟學家Kevin Lai指出,上述等公司出售資產的原因,是因其沒有足夠的美元,且中共也不想動用其3.1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來償還這些債務。

大型中企的貸款來自中國國有銀行,中共當局不會允許這些企業破產,也因此付出代價,它必須獲取更多的美元以支持效率低下、資金緊張的公司。此外,中共一帶一路計劃也有相同狀況出現,其主要以美元融資,增加了美元短缺的擔憂。

荷蘭合作銀行分析師Michael Every指出,中共可能不希望動用其3.1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支付債務,而且中國的流動性美元儲備,可能僅稍微高出其持有的美債量。

轉自:阿波羅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要聞 中國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