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防火牆(GFW)被中共當局用來阻擋中國網民獲得被審查的資訊已有將近20年。這些年中,數千萬中國人被“牆”阻擋無法獲得海外信息,還有一部分人群利用各類VPN翻牆上海外網站,中共官方隨之也將“牆”越建越高。隔着一道防火牆,大陸的人出不去,海外的華人進不來,於是又一個中國特色出現了——大陸的網民“翻牆出國”看谷歌,海外的網民“翻牆回國”追劇聽音樂。

中國年輕人在北京網吧使用電腦 AP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近日報導了海外部分華人“翻牆回國”這樣一個既引人注目又獨特的現象,因為幾乎沒有哪個國家的公民出國了會這樣做。

報導稱,近年來,一款叫穿梭(Transocks)的VPN(虛擬專用網絡)服務越來越火,該軟件專門幫海外華人解決瀏覽中國網站時遇到的訪問限制問題。

ABC採訪了一名在墨爾本的留學生,她在澳大利亞遇到的一件麻煩事就是她在中國下的音樂APP里的歌曲都變灰了,無法播放和收聽。於是她通過穿梭(Transocks)翻牆回國,這樣這些歌曲就能重新收聽了。

由於中共打造的防火牆,導致穿梭(Transocks)在華人留學生和在海外定居的華人圈子中流行甚廣。無論是追劇還是聽音樂,用軟件翻牆回去就行了。

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裡,這款APP的用戶數量一直在增長,主要分布在北美、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和西歐幾個地區,目前在南美、俄羅斯、非洲和東南亞等地區的用戶也在增加。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2014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網絡強國戰略”,敦促加快中國的互聯網環境建設。此後,中國經歷了近年來最大規模的互聯網發展熱潮,眾多手機APP產品深深地融入在中國人的生活中。

與此同時,當局以“網絡空間法制化”的名義不斷升級“防火長城”,不僅屏蔽了越來越多的境外網站,同時也對網民使用VPN“翻牆”的行為不斷收緊。年輕的中國網民在無法接觸西方互聯網產品的情況下,逐漸有了一款“替代品”並形成了較強的使用習慣。

網絡封鎖的後果 不自信的中國

中國時事評論員劉逸明把這種習慣看作中國互聯網用戶行為的一部分,他認為,這種使用習慣反映了中國打造互聯網防火牆的一個目的,即塑造網民的行為模式,讓人們依賴“牆”內的平台,對被屏蔽的平台缺乏興趣

“很多人因為以前曾長期在國內生活,他的生活習慣、上網的習慣根本就一下子改變不了,”劉逸明告訴ABC中文。

劉逸明將這樣的用戶行為形容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式的用戶習慣,具體來說是指用戶的行為受到了“防火牆”的限制,但卻愛上了“防火牆”內的互聯網環境。“它衍生出來的一個結果是讓這些用戶即使到了‘牆’外,依然想要看‘牆’內的內容…… 思維模式行為模式都打上了官方的烙印,很多人已進入集體無意識狀態”。

“翻牆回國”只是形式上的體現,其背後的深層問題是一些海外華人無法融入西方社會的不適感,它反映出“防火牆”成功塑造出來的用戶習慣,以及中國人的不自信,劉逸明說。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他認為,中國在“軟實力方面還沒辦法跟西方相提並論”,所以“防火牆”的雙重功能不僅防止西方價值觀傳入中國,也防止海外網民看到一些信息並用于批評中國,造成負面的影響。

中國在2003年正式推出了長城防火牆,它是“金盾工程”的一部分,主要指公共網絡監控系統,它會對境外涉及敏感內容的網站、IP地址、關鍵詞進行過濾。

GFW起到的作用,就是使所謂危及中共政權安全的信息無法從境外流入。GFW僅對特定的站點進行攔截,也就是公眾熟知的Facebook、Google、Line、Instagram。其餘的大部分網站,例如Quora、Amazon,在中國境內都是可以正常訪問的。而決定一個網站是否可以進入中國的唯一因素就是是否接受監管。中共網監部門要求對境外網站的數據擁有核查權利。接受條件的,可以進入;不接受的,就會被防火牆隔離在外。

2016年3月,馬克扎克伯格在北京旅行期間一直在天安門廣場慢跑.Facebook

谷歌和臉書以及youtube等一直不能進入中國,因為他們拒絕把審核權交給中共。而《紐約時報》、《德國之聲》這類外媒由於時常刊發與中共政治相關的文章也被屏蔽,但是如果在大陸藉助VPN,改變你的IP地址就可以實現翻牆。

不過就在這個月,中共網信辦發布《個人信息出境安全評估辦法(徵求意見稿)》,主要內容就是一旦發現你翻牆,網絡運營商就直接斷網。可能你連谷歌的界面還沒有看到,直接就出現了“404 not found”。

海外華人回國可能再也上不了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軟件;Gmail上不了,老闆發來的通知收不到。

此外還有海外華人最愛的YouTube、google地圖,甚至是新生入學enroll、選課的頁面,回國後都是用不了的。

當網信辦的意見稿發出後,很快就有網民回應指,“封掉VPN外貿企業都要搬離中國了,你可以用百毒,做國際貿易的必須用谷歌。封了VPN就是逼着最後有點能力的人離開中國”、“說好的文化自信呢?除了封就是堵,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劉逸明表示,不讓國內的人去看海外媒體是不自信,現在不讓在海外的人看國內的消息也是一種不自信。

轉自:希望之聲。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中國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