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製造的「709」大抓捕事件已四周年,當局持續的打壓沒有使這個群體沉寂,反而令更多有良知的人士加入,使其保持著持續的影響力。曾被當局非法判刑、遭受酷刑虐待的律師,剖析中共打壓及懼怕的原因時指,中共害怕此群體對其執政地位構成威脅。

2015年5月,維權人士徐純合在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被警察開槍打死,事後,當局拘留了20多名到場聲援的民眾及律師,引發660名中國律師聯署抗議,外界指這是造成中共進行「709」抓捕的主要原因。

2015年7月9日,中共在20多個省市,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家屬、維權公民,人數高達320多人。其中的許多律師曾為大量法輪功案做無罪辯護,代理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公民維權案等,因而遭受當局酷刑、判監、家屬連坐以及被吊銷律師執照等迫害。

中共懼怕 瘋狂打壓

「709」中遭受過酷刑的謝陽律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透露,早在2014年,律師中就傳出一個消息,當局已準備好了一份(律師)名單。

謝陽表示,隨著互聯網的推廣,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個社會的真相,同時也激發了他們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再加上律師用專業知識為他們提供法律幫助,就使得當局產生更加恐懼的危機感,它們擔心此群體對執政地位構成威脅。

在「709」事件中同樣遭受迫害的一位資深律師表示,中國現在的維權運動,人權律師群體是中共獨裁專治不受制約,持續侵犯民眾權利導致的必然結果。當局侵權越惡劣,民眾的反抗也越強烈,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維權律師遭到了全面的打壓,當局實行祕密關押,判刑,很多律師被警告,吊銷執照,注銷律師執業證。

中共並不是要求自己的改變來維護民眾的權利,而是想通過製造紅色恐怖氣氛,使全國人面對打壓退卻,但它是無法得逞的。

打壓的非法性

這位律師指,中共打壓「709」群體的非法性表現在,它們在整個案件的辦理過程中,大量將人祕密失蹤,不讓律師會見,家屬所請的律師無法介入案件,大量的用官派律師充當整個案件的合法性道具。

「它將以前非法的事情用法律的形勢規定成合法的,這種形式的合法掩蓋不了非法性,這個法律就是非法的,有中共的獨裁,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制。」他指,中共還搞非法連坐株連他們的家屬,比如:律師及家屬被禁止出境,李和平律師孩子無法入學,王全璋的兒子不能入園,謝燕益律師不斷地被逼迫搬家,江天勇、謝陽律師不能去美國與妻女團聚。

「這不僅違法,也反人性。」他說。

 律師執業艱難

越來越多的維權律師遭中共封殺,執業日益艱難。

王宇是「709」事件中第一位被抓的律師,遭受過酷刑虐待,被釋放已近3年,雖然她和先生的律師證沒有被吊銷,但至今不能代理案件,因為沒有律師事務所開所函(原所在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已被中共吊銷執照),且被司法局限制轉所,王宇多次去司法局和律協要求恢復執業,但至今未有解決。

「像我們這種狀況的人是更多的,所以它對人權律師的迫害一直在進行,越來越嚴重,且不斷地在變化方式。」她說。

記者了解到,現在當局要求很多律師對法輪功案件不允許進行無罪辯護,造成很多律師不敢在廳上進行無罪辯護,只敢做些輕的有罪辯護。

王宇律師認為,這是一個有罪和無罪本質上的問題,尤其是作為刑事案件的辯護,如果明明是無罪,但是作為律師都不敢做無罪辯護,只是做有罪辯護,這是更嚴重的問題。

謝陽律師說,當局對他代理的案件有限制,兩類案件不能接手,一是對國家安全有危害的,一是法輪功案件。「我可能會繼續接受一些採訪,把真相披露出去,所以不允許我代理。」

「但我是這樣做的,作為律師助理,陪他們一起去有關單位了解案情。另一方面,只要不需要開所函的,堅持以律師的身分去幫助他們。但是不給我出具手續,很多場合是受到限制的,這也是讓我很苦惱的問題。」謝陽說。

目前,謝陽律師所代理的都是涉及公權利部門違法犯罪案件,因此任何一個案件都受到來自當地地方政府、行政司法部門的干擾。

曾是王宇辯護律師的文東海律師以前曾經代理過不少法輪功案件,後來遭到當局禁止。他表示,自己的執業資格也被剝奪,不後悔選擇了維權律師這個職業,許許多多的維權律師都是很有責任心的,他們都在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地推動中國的法制進程。

文東海表示,希望更多的人對「709」事件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只有大家都認識到這些律師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意義,對社會有什麼樣的幫助,那麼這個國家才會有真正的進步和文明。

「709」影響力在持續上升

「709」事件發生後,有一批為被抓捕的律師做辯護的律師被抓,還有一大批律師被吊照、注銷執業證,但因為不斷有新的律師加入到維權律師群體中來,使得群體力量和影響力不斷壯大上升。

在談到這股力量對中國社會的影響時,資深律師認為,恰恰是當局對709群體持續的打壓,使這些律師及家人必然有反應,國際上的關注也使這個事情平息不下去,此外,當局對其他的律師進一步打壓威脅,也可能令公眾關注。

他認為,中共看來有這麼多警察、特務維穩,看起來很強大,但它們的行為恰恰反映它們內心極度的虛弱恐懼,對於它末日到來的焦慮。而另一方面,這些家屬持續地抗爭,也非常有效。

謝陽律師認為,「709」能有這樣的關注度,取決於國際上對中共人權迫害的譴責,國內的民從通過不同的途徑和方式表達對維權律師的支持,「他們這些行動讓我們備受鼓舞,在我們獲得自由後,回報對我們進行幫助的人和機構,我們願意繼續從事人權工作。」

王宇律師指,「709」律師以及他們的辯護律師,還包括之前像唐荊陵、高智晟、唐吉田等人權律師,像郭飛雄、許志友等法律人,他們對獨裁體制的抗爭,對中國法制是一種推動,也進一步使國際社會認清了中共獨裁統治真實的面貌,同時也推動世界各個國家能夠持續進一步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轉自:大紀元

更多:

分類: 中國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