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AFP/AFP/GettyImages)

按:日前,一張三峽大壩嚴重變形的谷歌地圖照片在網絡引發震動。多位水利專家預言或諫言,三峽大壩需要炸掉,由此又引出17個曾瞞天過海的驚人内幕——誰敢動三峽大壩

答案是,不但超級大國敢動三峽大壩,就是小國也敢動三峽大壩,甚至國內千萬「孤狼」也可能動。用什麼武器能動三峽大壩?動三峽大壩可以用核武器,導彈,甚至一艘船或幾公斤炸藥。

日前,一張三峽大壩嚴重變形的谷歌地圖照片在網絡引發震動。(谷歌地圖截圖)

1、日本敢動三峽大壩

2013中日釣魚島爭端,按照中國軍事專家的觀點,拿下釣魚島易如反掌,日本海軍不是中國海軍的對手,況且中國海軍新增了航空母艦,又有核武器做後盾;按照中共外交部的觀點,釣魚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中國打釣魚島是索回自己的領土;縱觀網路意見,95%以上的中國人都支持早打釣魚島;中國政治家們更是走在輿論的最前面。問題是,為什麼中共不敢動釣魚島?

2、三峽大壩是懸在中國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

打仗和下圍棋是一個理。你想圍殺對方的幾個棋子,首先要考慮自己的棋子是否會因此而受到對方的威脅。門前不清,斷然沒有先進攻對方的道理。

圍棋中的一個最簡單的原則是「寧失一子,莫失一先」。自從建造了三峽大壩之後,中國在軍事戰略上是先手喪盡,受制於人,這棋很難下。

3、三峽潰壩的軍事災場效應

三峽大壩下游地區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中國最主要的屯兵之地。根據1988到1989年資料,該地區駐軍佔陸軍空降師的100%,集團軍的45%,步兵師的28%,裝甲師的20%。三峽一旦潰壩,共軍的戰略預備隊在未進入戰爭之前,就被三峽潰壩洪水所吞噬,其後果是無法估量的。

20世紀70年代,中國在長江上建設葛洲壩大壩,壩前壩後水位差只有12米(三峽大壩壩前壩後水位差117米)。最初出任葛洲壩大壩工程第一、二、三把手的分別是武漢軍區、湖北省軍區和宜昌軍分區的司令員,他們主持撰寫了一個葛洲壩大壩工程安全報告,結論為:「葛洲壩大壩一旦潰壩,湖北省境內長江中游兩岸和湖南省部分地區,將造成災難性後果,武漢危在旦夕,京廣鐵路至少將中斷兩個月。」

4、美國、臺灣敢動三峽大壩

早在1958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就批准了建設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的議案。但是毛澤東對三峽工程的軍事安全問題還是很不放心。周恩來就派張愛萍和張震兩位元將軍主持三峽工程的軍事安全問題研究。當時認為敢動三峽大壩的只是美國和臺灣的蔣介石。張愛萍和張震兩位將軍在文化大革命前提交了研究結論是:在目前的條件下,三峽工程的軍事安全問題無法得到解決。

對於大陸建設三峽大壩,中華民國行政院委託中央經濟研究院也做了對三峽工程的研究。該研究迴避了三峽大壩的軍事安全問題,指出了三峽工程的嚴重的社會問題和生態環境問題,最後卻建議中華民國政府應該靜觀,樂見其成。三峽工程建成之後,每逢臺海兩邊關係緊張,中華民國國防部就定點威脅轟炸三峽大壩。

在三峽大壩上馬之前,美國政府表示不支援中國建設三峽工程,因為美國人從巨大型水庫大壩工程中吸取了許多負面教訓。但美國被中共認定是天敵,想到有人敢動三峽大壩,美國必然首當其衝。

5、蘇聯敢動三峽大壩

1969年9月,以張體學為首的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以錢正英為首水利部革命委員會再次向毛澤東提出興建三峽工程的建議。此時中蘇剛剛打完珍寳島戰役,蘇聯曾準備用核武器進攻中國,被美國所勸阻。毛澤東想到蘇聯對準中國的幾百枚導彈和在中蘇邊境駐紮的50萬大軍,說:「現在不考慮修三峽,要準備打仗。頭頂一盆水,你就能睡得著覺?」又說:「在目前備戰時期。不宜作此想。」

毛澤東精通中國古代帝皇歷史。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南北朝期間梁武帝在淮河上曾建造過一座大壩,結果是10萬多南梁的居民亡於潰壩洪水。頭頂一盆水,毛澤東自然睡不著覺。

6、印度、巴基斯坦敢動三峽大壩

1962年爆發了中印邊界戰。那時中國還沒有建設三峽大壩,印度也沒有原子彈和中遠端導彈。中國軍隊採用突然襲擊的方式「打贏了戰爭」,結果卻失去了對大量國土的實際控制。中印邊界戰使得兩國在心靈深處結下深仇大恨。

1974年印度有了自己原子彈,之後又大力發展運載武器。目前印度擁有的烈火-5戰略核導彈,可以對三峽大壩等中國大陸戰略設施構成直接威脅。每當中國在西藏高原上規劃或建設水壩時,都遭到印度的強烈反對,並公開威脅,用武力摧毀大壩,包括三峽大壩。同樣,每當印度在雅魯藏布江下游規劃水壩時,中國也表示反對,同樣威脅要用武力摧毀大壩。

和印度接壤的巴基斯坦也擁有原子彈和中遠端運載武器。但是目前巴基斯坦是中共的盟友,造原子彈也得到中共的幫助,也沒有表示過想動三峽大壩。一旦中巴盟友關係破裂或者巴基斯坦發生政治動盪,敢動三峽大壩的也可能有巴基斯坦。

7、韓國、朝鮮敢動三峽大壩

雖然說韓國公開並不擁有原子彈,但是韓國人也敢拿三峽大壩尋開心。2009年韓國一家軍事網站發表文章說,以現在的韓國空軍實力,作戰半徑達5000公里,完全有能力用空軍襲擊中共的三峽大壩。

朝鮮擁有原子彈,但是還從來沒有公開聲稱敢動三峽大壩。有人認為,中共是朝鮮的施主,朝鮮離開中共的經濟援助就無法生存下去。但是咬人的狗不叫。朝鮮擁有原子彈,而且有中程導彈,就對三峽大壩構成威脅。朝鮮經常不聽中共的指揮棒指揮,金家政權不但有了原子彈,還把核技術傳播開來。朝鮮試驗原子彈,污染了鴨綠江,污染了中國環境,中共政府連屁都不敢放。一旦朝鮮悍然發動戰爭,中共不予軍事支持,或者中共停止經濟援助,中斷中朝聯盟關係,朝鮮就敢動三峽大壩,而且動手之前也絕不會先通報一聲。

8、越南敢動三峽大壩

雖然越南公開也不擁有原子彈,但是越南軍隊的戰鬥能力中共已經領教過了。越南的空軍力量不在臺灣之下。1979年爆發中越邊界戰爭,雖說後來中越領導人有「一笑泯恩仇」的說法,但是根據筆者在越南旅遊的體會,越南人恨中國人遠在恨美國人之上。如果中共在南海問題上和越南較真,越南就敢動三峽大壩。這個同樣適用於東盟其他小國。

9、三個夢支撐了三峽工程

敢動三峽大壩?三峽工程的決策者鄧小平、江澤民和李鵬都不相信世界上有人敢動三峽大壩,他們的理由建立在三個不切合實際的理論上,也就是三個夢上。

夢之一:三峽大壩是千噸混凝土鑄成,北約的導彈炸不了。

夢之二:戰爭有預兆。

夢之三:人人都害怕極限戰爭,唯獨中共不怕。

10、北約的導彈炸不了三峽大壩?

三峽大壩是混凝土重力壩,由2700萬噸混凝土外加29萬噸鋼筋和25.5萬噸鋼材組成,大壩底部寬121米。三峽集團總經理曹廣晶說:「三峽大壩是重力壩,重力壩的意思就是每一個壩塊都可以依靠自身的重力來保證自己的穩定。常規武器對三峽大壩的破壞性,是沒有什麼作用的。」曹廣晶的前前任陸佑楣在科索沃戰爭後到義大利參加國際大壩會議,他說,(三峽大壩)假若遭遇襲擊,一般的常規武器,即使是北約此次轟炸南斯拉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能炸毀大壩,除非使用核武器。

 

常規武器對三峽大壩的破壞性是沒有什麼作用的,北約的導彈也不能炸毀三峽大壩,這些都是假話。張愛萍主持研究時,曾做過多次轟炸三峽大壩的模擬試驗,大壩被炸出一千多米的潰口,而當年在石牌的大壩比現在二千米寬的三峽大壩窄許多。再說,20世紀60年代的炸彈和如今導彈的破壞力是根本無法比擬的。

11、戰爭有預兆,誰説的?

張愛萍和張震對三峽工程安全問題研究的出發點都是敵方對三峽大壩發起的進攻是突然襲擊,但在1986年開始的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卻認為現代戰爭有預兆,大概和古代戰爭差不多,先要下戰書,約定時間地點,然後才能開打。三峽工程有兩個星期的時間可以將水庫中的大部分水放光。即使敵方部分摧毀了三峽大壩,也不會造成災難性後果。後來又把兩個星期的時間縮短一個星期,最後又縮短到三到四天。原總後勤部副部長、政協常委胥光義少將參加了張愛萍和張震主持的研究,在三峽工程論證會上發問:誰說現代戰爭有預兆?無人予以滿意的回答。

1991年1月16日,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多國部隊,用突然襲擊辦法,進攻伊拉克,迫使伊拉克撤出科威特。中國政協副主席,物理學教授錢偉長先生在報刊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海灣戰爭的啟示》的文章。錢偉長在文章中指出多國部隊在海灣戰爭採用突然襲擊的辦法,使用的常規武器足以使三峽潰壩,這將使長江下游六省市將成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的防禦是不可能的。錢偉長的的結論是:「我們絕不能花了幾百億或幾千億人民幣來修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水壩,給我們的子孫背上包袱,成為外部敵人敲榨勒索的籌碼。這裡啟示我們,在和平還沒有保障的國際形勢下,三峽工程是千萬不應上馬的。」

但文章發表之後,錢偉長受到多方壓力,這位曾是最大膽的右派份子也不得不親自到三峽工地上為該文章道歉。從此之後再不對三峽工程說三道四。

12、中共有核武器保障無人敢動三峽大壩?

極限戰爭是核大戰的另一個名字,極限戰爭理論是共軍中鷹派的主要理論。在中國受到攻擊時,將首先大規模地使用核武器反擊,不怕地球和人類的毀滅。

1999年9月,三峽工程總公司的總經理陸佑楣參加國際大壩會議,在會上被問及三峽大壩的安全時,陸佑楣具體介紹了保障三峽大壩安全的極限戰爭的理論:中國具有一次打擊力量,雖然超級大國的核武器,足以將地球毀滅幾次,但是中國手中的核武器,足以將對手毀滅一次,所以我們的策略是:不宜謀求與敵人的力量均勢,戰爭的目的在於保護自己,消滅敵人,如果核戰爭爆發,必然是敵我俱亡,地球上的人類被毀滅,無勝者也無敗者,只要中國的軍事力量足夠強大,有足夠的軍事威脅力量,有一次毀滅敵人的力量,三峽大壩就是安全的。

應該說,極限戰爭理論是鄧小平、江澤民和李鵬認為無人敢動三峽大壩的最主要依據。但是不要忘記,中共領導人包括部隊領導人的子女、親屬多在美國,難道他們會用中國的核武器把自己在美國的子女都毀了?

13、兩道天網保護三峽大壩?

中共領導人說,三峽大壩美國不敢動,北約的導彈又動不了,這是走夜路唱歌。中共從俄國進口了反彈道導彈,目的在於保衛北京、上海和三峽工程。中共又研製了紅旗反彈道導彈,加強了反彈道導彈系統。這是所謂的第一道天網。第二道天網就是常規防空系統。建設葛洲壩大壩時就在宜昌已經佈置了兩個航空兵師。據說這道天網還包括各型高射炮和高射機槍等待。但是從科索沃戰爭中的經驗教訓來看,用中共技術援助建設的貝爾格萊德的這道天網形同虛設。

14、三峽水庫在短時間內放水的技術可能性和後果

筆者在此要討論一下三峽水庫在3到4天的時間之內把水庫中的水放光的技術可能性。按照鄒家華在人大的解釋,發現戰爭預兆後,三峽水庫的水位將降低到海拔145米,甚至海拔130米,相應的庫容分別為172.5億立方米和103億立方米。三峽水庫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庫容為393億立方米,如果將水位降到145米,需要排放221.5億立方米;如果將水位降到130米,需要排放290億立方米。在此考慮在最不利的情況下,用3天時間將水位從海拔175米下降到海拔130米,共需排水290億立方米。此時三峽水庫的排放流量必須高達每秒11.2萬立方米。這只是放空三峽水庫所產生的人為流量,尚未考慮經過三峽壩址的自然流量(多年平均流量為每秒1.4萬立方米)。三天將水位降到130米,必須排放每秒11.2萬立方米加上X立方米的自然流量。

每秒11.2萬立方米加X立方米的流量是一個什麼概念?三峽壩址宜昌站百年一遇的洪水流量為每秒8.37萬立方米;千年一遇的洪水流量為每秒9.88萬立方米;萬年一遇的洪水流量為每秒11.3萬立方米。根據歷史資料推算的1870年大洪水宜昌站流量為每秒10.5萬立方米,這是歷史最大洪水。1870年的洪水流量為每秒9.25萬立方米,這是歷史第二大洪水。1954年長江發生大洪水,宜昌站8月2日出現每秒6.68萬立方米洪峰。1998年長江洪水,8月16號宜昌站出現每秒6.36萬立方米洪峰。這些洪峰流量和三峽水庫放水產出的人為流量都無法相比。為避免戰爭中受到打擊,三峽水庫在短期之內迅速放水降低水位,會造成下游歷史最大洪水,下游長江堤防的最大防洪能力是防百年一遇的洪水。這與敵方炸毀三峽大壩有異曲同工的效果。

15、害怕風箏、航模的三峽大壩

三峽大壩害怕一只風箏、一只氣球、一只航模或者一艘船。(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世事多變。一向號稱是銅牆鐵壁、堅如磐石、美國人不敢動、北約常規武器都無法摧毀的三峽大壩如今突然害怕一只風箏、一只氣球、一只航模或者一艘船。

2013年9月16號,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布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三峽大壩的安全在三峽工程決策21年、三峽水庫蓄水10年後又成為社會的焦點。如今到底是哪路神仙敢動三峽大壩?又用什麼先進武器能動三峽大壩?那道中國保衛三峽大壩的兩道天網失效了?

只要認真閱讀國務院的三峽工程保衛條例,就可以知道,這次國務院認為敢動三峽大壩的不是外國人,而是中國人,可能是那些被稱為「孤狼」的人,像陳水總那樣的「孤狼」。

被三峽集團淘汰的工人可能成為「孤狼」;被工程強迫拆遷的失去故居的、而今無土地、無工作、無希望的三峽移民可能成為「孤狼」;失去土地的農民可能成為「孤狼」;下崗的工人可能成為「孤狼」;未得到合理補償的拆遷戶可能成為「孤狼」;無法要回祖產的經租房業主可能成為「孤狼」;被不合理對待的上訪人員可能成為「孤狼」;受環境污染而身患絕症的病人可能成為「孤狼」;為付醫藥費而傾家蕩產的可能成為「孤狼」;買不起房討不到老婆的可能成為「孤狼」;受宗教迫害的可能成為「孤狼」;受法院不公眾判決的可能成為「孤狼」……

如今在中共政府的眼中,敢動三峽大壩的不僅僅是美國、俄國、臺灣、印度、日本、韓國、北朝鮮、越南、菲律賓或者他們派出的訓練有素的特種兵,而是還有千千萬萬中國的「孤狼」。

他們沒有什麼先進的武器,也不可能擁有核武器或者導彈,本不應該害怕。事實上,動三峽大壩只需要幾公斤炸藥,或者一顆防坦克導彈,或者一艘船隻,或者一輛車輛,或者一架被改裝的航模,或者一只被改裝的風箏,或者一只裝有炸藥的氣球,這些都可能對三峽大壩造成致命的打擊。

也許許多中國人不相信這將是可能發生的事件,但是李克強總理相信;制定安全保衛條例的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相信;執行本條例的湖北省政府和宜昌市政府相信。

在三峽工程上,騙人的假話說的太多太多。三峽工程能防萬年一遇洪水,到能防千年一遇洪水,到能防百年一遇洪水,最後到不要對三峽工程寄太大希望已經成為中國第一大假話。那麼三峽大壩是銅牆鐵壁也是中國第一大假話。三峽大壩的三溝百洞的結果就決定了三峽大壩特別容易受到威脅,甚至受到最簡單和最原始武器的威脅。

16、三峽升船機、三峽船閘和洩洪排沙孔是最脆弱的地方

木桶理論告訴人們,決定木桶盛水能力的是木桶中最短的一塊板。同樣決定三峽大壩堅固程度的是大壩最脆弱的地方。三峽升船機是三峽大壩最最脆弱之處,其次是三峽船閘,再者是排沙洩洪孔。

三峽升船機本來應該在1997年完工,但是技術複雜三峽集團沒有能力完成,就請德國人來幫忙。德國建有世界最大的濕式升船機,也許德國人已經告訴過中共政府,德國最大的升船機在運行不久就出過多次事故,包括「漏水」。好在上游的運河中本來就蓄不了多少水,沒有發生嚴重事故。三峽升船機就不同,三峽升船機實際控制著三峽水庫221.5億立方米的水,如果三峽升船機「漏水」,這221.5億立方米庫水就失去控制,可能摧毀大壩,造成潰壩效應。而控制三峽升船機是否「漏水」的只是幾道鋼樑或者是盛船箱的三壁和一底。船隻操作失誤,撞壞鋼樑或者盛船箱,三峽升船機就會「漏水」。同樣鋼樑或者盛船箱被人為破壞,也會「漏水」。

17、防不勝防

國務院在保衛條例中已經把問題講得很清楚了,三峽工程的安全問題十分嚴峻。條例將三峽工程安全保衛區分為陸域、水域和空域安全保衛區,具體採取不同措施加以防範。

陸域安全保衛區分為限制區、控制區、核心區。主要是保證無關的行人、車輛不能接近核心區、甚至連控制區也不讓進入,禁止武器、炸藥或者其他危險物品進入陸域安全保衛區。

空域安全保衛區禁止進行風箏、孔明燈、熱氣球、飛艇、動力傘、滑翔傘、三角翼、無人機、輕型直升機、航模等升放或者飛行活動。哪怕三峽大壩再堅牢一些,也不用怕風箏。這正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不過無線操縱的航模,對三峽大壩威脅的確很大。無線操縱的航模可攜帶炸藥準確地擊中升船機、船閘或者洩洪排沙孔。

水域安全保衛區的任務則最為繁重。儘管客運碼頭可以實施與航空港一樣的安檢措施,保證乘客無法攜帶炸藥或者其他危險物品進入船隻。但是船隻在沿途要多次停靠,旅客要上岸遊玩或者購物。每次都要再進行安檢,旅行時間會大大延長,從而使水路客運失去吸引力。貨運船隻幾乎是沿江各地都可以停靠,要保證炸藥或者其他危險物品無法進入船隻就很難做到。只有對通過大壩的所有貨運船在通過三峽大壩之前做嚴格的安全檢查,在確保船隻不載有炸藥和危險物品情況下才允許船隻過壩。但這也還是不行,因為船隻本身就是威脅三峽大壩的最危險武器。用船隻撞毀船閘的門、升船機的橫梁或盛船箱,就會造成大災難。所以國務院在保衛條例中明確了長江流域各港口碼頭和船舶的負責人的安全責任制,誰負責的部門出事,拿誰是問。

(原文有刪節)

轉自:看中國

更多:

分類: 中國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