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流亡海外富豪郭文貴爆料,中共“盜國賊”的說法近年越來越流行。中共十八大剛過的2012年底,就有消息稱,中共中央已經獲得了七常委財産的第一手資料,正在考慮何時公布。當時流出的一份常委的財産單,據說由各常委的秘書上報,是中共自己擬定的,尚未最後做核實。中共高層也在爲常委高層公布後做社會反映的測試和評估。但是如今觀之,習近平進入第二個黨魁任期,官員財産公開成爲泡影。是中共高層突然又“回心轉意”,還是因爲太難,搞不下去?似乎都不是。

 

缺乏外界有公證的監督和獨立調查 一份曾擬公布的七常委財産單

 

2012年底,當時正是習近平上台之後,迫於外界強烈要求中共官員公開個人財産的壓力,中共政治局七常委的財産資料是中共高層內部協商後,擬定對外要公布,但這份財産單缺乏外界有公證的監督和獨立調查。

 

據多家海外媒體報導,當時中共自己擬公布的七常委房産和存款財産單如下:

 

習近平,房産3套,存款230萬

 

福州市台江區像園路58號像園公寓1套

 

杭州市文三西路省政府家屬樓1套

 

北京市紫竹橋總政家屬樓1套

 

李克強,房産2套,存款180萬

 

鄭州市經五路緯三路省委家屬院1套(房改房)

 

北京市朝陽區紅廟西裏首經貿家屬樓1套(妻子程虹房改房)

 

張德江,房産2套,存款180萬

 

廣州市天河區龍口西路551號穗園小區1套(房改房)

 

北京市豐彙園小區1套(妻子辛樹森建行房改房)

 

俞正聲,房産2套,存款370萬

 

武漢市水果湖步行街小區1套

 

上海市徐彙區永福路86弄伯樂大院1套

 

劉雲山,房産1套,存款170萬

 

北京市複興門廣電總局宿舍1套(房改房)

 

王岐山,房産2套,存款480萬

 

廣州市越秀區達道路省委大院1套(房改房)

 

北京市朝陽區幸福一村西裏市委家屬樓1套

 

張高麗,房産2套,存款390萬

 

濟南市市中區六裏山路1套(房改房)

 

天津市越秀路祥和裏1套

 

中國民衆普遍質疑財産數據的真實性,並不相信。共産黨統治的中國已經成爲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黨國大員在八億貧困人口的基礎上,大多已是腰纏萬貫的大亨。

 

習上台之際官員公開財産似真有其事

 

北京當局當年擬搞財産公開似乎煞有介事。中共十八大期間,俞正聲對公開財産表態稱,目前上海已經明確要逐步實行財産公開制度。至於他自己會不會帶頭公開,他稱只要中央決定,讓他公開很容易。

 

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剛剛成爲中共新一任總書記。在其就任講話時候,習就提到,“打鐵還需自身硬。”

 

11月30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就反腐問題“問計”專家,大陸媒體罕見高調引用專家的話稱,“財産申報制度的關鍵就是公開,公開才能達到財産申報的效果和目的,《政務公開法》也可以解決領導幹部財産收入申報的公開問題。”

 

2012年12月23日,大陸媒體開始大幅報導習近平生活,並配發舊照。12月24日東方衛視《東方夜新聞》播出新聞直指“習近平家庭生活公布系示範官員財産公開”,在節目中,其觀察員直言“是頂層在爲官員財産公開做示範”。

 

當時陸媒消息稱,中共高層正在考慮何時、採用何種方式公布七常委的財産。廣東已經成爲公布財産的“試驗田”。

 

12月8日則已有大陸媒體報導稱,廣東已選定橫琴、南沙和始興三地作爲官員財産公示試點地區,三地正進行准備工作,其中橫琴已成立廉政辦公室,借鑒港澳反腐經驗;始興的試點已開展半年多,主要爲“科一級領導幹部財産公開”;南沙籌備進展則未予透露。

 

十九大前再傳政治局財産單 王岐山說話不算數

 

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事實上成爲中共政局一個分水嶺。當時習近平王岐山打虎已掀下大批高官政要。中共高層換屆決定習用以整肅官場的反腐運動會否再續高潮。據港媒《爭鳴》2017年4月號披露,當局爲免上屆覆轍,加強對新晉人選的審核,其中有關財産公示和家屬在海外居留權、國籍等是重點審核項目,發現近兩百政要家屬是外國人,王岐山對此曾有驚人表態稱要啃硬骨頭。

 

港媒《爭鳴》2017年7月號報導,中共政治局、中共十九大籌備領導小組早在該年初和3月下旬兩次發文,要求十九大班子候選人需申報財産。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並在一次省級高官內部會議上明言這是反腐成敗硬指標。

 

報導曝光一份5月下旬的政治局會議上,常委、委員最新財産申報情況,包括個人和配偶財産清單。

 

清單顯示:

 

政治局常委存款(國債)房産(産業權)

 

習近平320萬 2套 福州、北京

 

李克強295萬 2套 鄭州、北京

 

張德江305萬 2套 廣州、北京

 

俞正聲540萬 2套 武漢、上海

 

劉雲山285萬 2套 承德、北京

 

王岐山515萬 1套 北京

 

張高麗575萬 2套 濟南、天津

 

政治局委員存款(國債)房産(産業權)

 

馬凱460萬 1套 北京

 

王滬甯330萬 2套 北京、上海

 

劉延東385萬 2套 北京、上海

 

劉奇葆620萬 3套 北京、桂林、成都

 

許其亮180萬 1套 北京

 

孫春蘭225萬 2套 北京、福州

 

孫政才550萬 2套 北京、長春

 

李建國470萬 3套 西安、濟南、北京

 

李源潮590萬 2套 南京、北京

 

汪洋605萬 2套 廣州、北京

 

張春賢1035萬 3套 長沙、北京(2套)

 

範長龍205萬 2套 濟南、沈陽

 

孟建柱375萬 2套 上海、北京

 

趙樂際215萬 1套 西安

 

胡春華480萬 1套 北京

 

栗戰書145萬 2套 西安、哈爾濱

 

郭金龍445萬 2套 合肥、北京

 

韓正715萬 2套 上海

 

報導還說,十八屆政治局25名委員,按本人申報和配偶持有存款、住房物業兩項,23名成員持有財産均超過一千萬直至兩千多萬元,僅許其亮、趙樂際略低於一千萬元。

 

近年當局反腐曝光的已落馬大老虎,僅公布的數據就顯示動輒億元貪腐,真實數據並未公布。據維基解密曝光,中國大陸貪官在瑞士銀行有5000多個人賬戶,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央級大員,從副總理一級、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很多人擁有賬戶瑞士。此外,在香港工作過的局一級官員大部分也有瑞士銀行賬戶。

 

中共權貴階層在海外的巨額隱秘離岸資産早前被曝光,由國際調查記者聯盟2016年初公布的“巴拿馬文件”披露,至少9名當時的現任和前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親屬,以及還有一批省部級高官捲入事件。

 

巴拿馬文件亦讓外界窺見權貴們財産隱匿的方式。按坊間流傳的說法指,現在中共高官人人富可敵國。故此,觀察家認爲上述財産數據可信度基本存疑。

 

港媒指,有關中共官員的財産申報和公示的制度,因利益集團的強烈抵抗而遲遲不能推行。

 

2014年8月,習近平、李克強當局曾出台《不動産登記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試圖嘗試官員財産申報制度,但遭到利益集團阻撓。據《明報》2014年8月報導,在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常委中,張高麗成爲抗拒財産申報的常委。

 

報導說,中共十八屆七常委要公布財産的消息傳出後,已有前任政治局常委強烈反對,並有人誓言,如果七常委公布財産,就讓他們難堪,最終讓他們下台。

 

據稱,當時的江派新老常委曾慶紅、張德江和張高麗等,曾以公開個人財産會引發全國對中共的“大批判”、“社會上大混亂”爲借口,先後三次阻撓、威脅主張“財産申報”的官員。

 

2016年10月下旬,英國《路透社》曾報導稱,王岐山一直努力推動“官員財産公示”和“反腐敗法”這兩個反腐制度,卻遭到中共內部的強烈抵抗。

 

而王岐山隨後在十九大上退位,只是次年擔任一個國家副主席的虛職。有關其財産公開表態不了了之。

 

真正財産公開 中共將垮台

 

2017年4月19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有關官員財産申報的《規定》和《辦法》,要求中共官員必須上報8項“家事”和6項“家産”。家事包括婚姻、因私出國(境)證件和行爲、移居國(境)外、從業、被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等情況。家産包括工資收入、勞務所得、房産、持有股票、基金和投資型保險、經商辦企業以及在國(境)外的存款和投資等情況。

 

中共當局這一舉措馬上引起外界關注,一些分析將這視之爲中共反腐最新大動作,頗有贊賞意味。事實上,此規定僅是在2010年的同類文件基礎上新修訂的。而中共當局所搞本次推出的“規定”和“辦法”,顯然還只是屬內部審查的財産申報(上報),並非面向社會的財産公開,且並沒有立法支持。

 

據《財新網》2016年5月16日報導,中國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雖然中國建立了官員財産申報制度,但只有申報環節,沒有公示環節。難以接受公衆的監督,其有效性大打折扣。

 

2017年3月,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財政部原財科所所長賈康,在一場博鰲亞洲論壇中表示,“中紀委做了普遍調查,認爲官員財産報告和公示制度在中國普遍的實行時機不成熟,只能試點,包括財政部系統和另外一些系統,信息是不對外公布的。”

 

事實上,早在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許志永、孫含會、王永紅等公民發表致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等中共高層領導人公開信,要求205名中國部級以上官員率先財産公示,徵集公民聯署超過8000人。丁家喜聯絡各地公民,參與聯絡組織了多個城市的要求官員財産公示的活動。

 

但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當局以“非法集會”罪名刑事拘留,罪名先後轉變爲“尋釁滋事”和“聚衆擾亂社會秩序”。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以“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個月。

 

據《維權網》報導,今年中共全國“兩會”前夕,一批在京訪民再度要求官員公布私人財産。訪民2月10日在北京南站,拉起寫有“強烈要求官員公開私人財産”的紅色橫幅,並上傳網絡。但僅此而已。在過往曾經是兩會最熱話題的官員財産公開,今年代表們全部禁聲。

 

北京觀察人士認爲,在中共一黨專制的現行體制下,即使就財産申報立法也是換湯不換藥,這類改良措施註定無法有效,而財産公示,特別是包括前退休高官的財産公示才是主要的。最終沒搞,是因爲中共高層龐大的腐敗利益集團盤根錯節,動一則牽百,如果共産黨真的實行財産公開化將會立即導致中共執政合法性的顛覆,讓中共瞬間倒台。

 

轉自:看中國

更多:

分類: 中國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