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貿易戰持續延燒、香港「反送中」越演越烈的大背景下,今年的中共北戴河會議遲遲未見任何動靜,反而是習近平等中南海高層外出「歸隊」後,在北京頻頻召開會議。在備受揣測的北戴河會議議題中,哪一個問題最令當局頭痛?

北戴河會議要開了嗎?習近平陷困局動作頻頻

綜合媒體報導,按中共慣例,每年的7至8月中共高層包括退休元老,都會在北戴河度假區舉行內部秘密會議,經歷一番明爭暗鬥和討價還價,為接下來的政策定調。

河北當地警方早前通報,7月13日至8月18日,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已經禁飛限行,交通管制。8日至9日,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帶了一大幫高官親自前往部署:「確保人防、物防、技防全面覆蓋」,要求「安全穩定,確保萬無一失」。代表北戴河會議舉行日期已經不遠。

近一段時間,中共高層包括習近平、李克強、汪洋、趙樂際、韓正,以及王岐山、劉鶴等中共高層陸續到地方調研。一般認為就是為北戴河會議做準備。

之後,7月底8月初若出現常委們在官媒「隱身」,被認為就是會議已開始舉行的跡象。

今年從北戴河那邊看目前仍靜悄悄,中共高層回京後會議重磅會議頻頻,釋放的信號多涉及政權維穩。

習近平等中共高層7月26日在北京會見了退役軍人代表。中國退伍老兵過去幾年來不斷維權,其特殊身份一直令當局處理左右為難。

外界認為,中共高層現在會見退伍軍人代表、召開退伍軍人全體會議,意在安撫退伍軍人這個龐大群體。因為中共面臨內憂外患,如果退伍軍人再起來反抗,中共就會處於腹背受敵境地。

習近平在7月底還連續兩天主持召開涉及經濟的重磅會議。7月30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聚焦當前經濟形勢,並部署下半年的經濟工作。

習近平在會議上說,當下中國經濟面臨新的風險挑戰,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必須增強憂患意識等。會議還審議了中共問責條例和第三輪巡視情況報告。

會議上還談到中美貿易戰,習近平聲稱要「有效應對經貿摩擦,全面做好‘六穩’工作」。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此前的一天,中共高層還在中南海舉行黨外人士座談會,習近平在會上說,要看到中國經濟在運行中的困難和問題,希望民主黨派及無黨派官員引導其成員增強信心,正確對待困難挑戰等。

參加座談會的中共領導人包括政治局常委李克強、汪洋、王滬寧、韓正,以及中共八大民主黨派主席、無黨派人士代表等。

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接連召開兩大重要會議,其主題都是經濟,凸顯中國經濟面臨嚴重的挑戰,所有人都對中國經濟沒有了信心,所以習要求他們「增強信心」。

北戴河秘密會議歷來有其黨內元老介入的傳統,且充滿權鬥謎團。自去年美中貿易戰爆發以來,中南海暗鬥公開化,如今面對更為嚴峻的外患內憂困境。習近平近期的一系列動作,或凸顯他正遭遇執政以來的嚴重困局。

北戴河會議議題多 香港局勢被指當務之急

外界多認為,北戴河會議可能討論包括香港問題,美中貿易戰,經濟增長下滑和維穩大局等問題。其中香港大規模「反送中」抗議示威仍在持續,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如何平息香港局勢似乎也成為當務之急。

自由亞洲7月31日報導認為,鑒於當前香港的緊張局勢,北戴河會議將把如何處理好香港問題放在首位;與緊急要處理的香港問題比較,解決中美經貿糾紛已顯得不再重要。但習近平在如何處理香港問題上,仍然需要得到黨內各方支持。因為一直有觀點認為中共黨內分裂加劇,導致四中全會也不敢開。

熟悉中國內地和香港政情的訪港學者龐俊表示,自6月上旬第一次大規模遊行之後,北京對香港的策略處於兩難境地。因此,如何緩解香港局勢,成為北京政府急需解決的問題。

 

他說:「今年中共高層的北戴河會議面臨的難題不少,國內的實體經濟下行還在延續;在香港,由於香港政府要強行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民意反彈。大規模社會運動導致香港政府乃至中國政府,在國際上顏面盡失。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週年,也面臨著嚴峻的維穩任務。今年北戴河會議最緊迫的問題就是,如何處理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社會抗議。」「在香港逃犯條例修訂上,在過去幾個月中,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昏招迭出,步步敗退,香港特區政府、特首在港人心中的聲譽已跌至慘不忍睹。所以在北戴河高層會議上,在其他的議題沒有那麼緊迫的情況下,中共高層勢必花大量的時間、精力來重點討論香港的問題。」

報導分析認為,中國政府擔心的另一問題是香港民眾示威抗議潮蔓延到內地,這對當局而言將是對政權最大的威脅。

進入2019年,中國政局陷入「逢九必亂」的詭異氣氛。除了美中貿易戰的衝擊,近期香港「反送中」事件震動中南海,臨近北戴河會議,中共內鬥加劇;中共建政70週年之前,無論是經濟管控壓力還是政權維穩風險均加大。

習近平6月24日曾在政治局的一次內部會議上警告說,現在各種「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若不嚴加防範、及時整治,久而久之必將積重難返,「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湧就會淪為大塌方」。這被認為是一種「亡黨」警告。

另一觀點認為支撐政權的經濟不穩成當局最大麻煩 改革無能為力

另據《大紀元》分析認為,北戴河會議會討論中共全黨面臨的4大重大難題,包括經濟放緩問題、香港反送中、中美貿易戰和中共建政70週年的政權維穩。但報導認為由於中共政權之所以能夠維持到現在,是因為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如果中國經濟持續惡化,中共政權將面臨嚴重挑戰,北戴河會議上或將著重討論中國經濟問題。

香港今年第二季度的經濟按年增長僅0.6%,香港問題如果得不到解決,下半年的數據會變得更差。伴隨港人大量申請移民海外,經濟衰退與民怨上升,就連北京都難以預料。

就與經濟問題直接相關的貿易戰話題,《日經亞洲評論》7月26日發表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中國通」裴敏欣(MinXin Pei)的文章說,長期而言,中方最令人期待的行為當然是中國能選擇更加開放和改革。外界認為,若中方這麼做,不僅為國內老百姓的實際需求著想,也能消除美國對糾正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壓力。但是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災難後,中國當前的一黨專制國家意識形態價值觀、封閉政治決策和個性化統治,都令這種(改革)上的轉變變得異常艱難,甚至不可能。

裴敏欣表示,「中共跟隨蘇聯進入歷史墳場的最可靠方法是把自己跟外部世界脫鉤,製造比需要的還要多的敵人,同時浪費其有限的戰略資源。」「大多數中國(中共)領導人為前往北戴河(參會)打包行李時也知道這一點,但他們對此也無能為力。」

轉自:看中國

更多:

分類: 中國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