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2月08日訊】2020年美國大選是西方自由社會與共產主義的一次對決。然而仍有部份左翼激進人士追求社會主義,希望投選拜登以期實現他們的「共產主義中國夢」。

共產主義究竟是理想還是謊言,一個曾經為之奮鬥幾十年的美國左翼人士的人生經歷,告訴了人們追尋共產主義的真實遭遇。

首個美國白人中共黨員的瘋狂奮鬥史

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1921年出生於美國猶太家庭,曾加入美國共產黨。二戰期間被派往中國戰區,因熱情嚮往中共鼓吹的革命事業,1946年留在延安,任新華總社英語專家。抵達延安當天見到毛澤東,並漸漸為延安的中共核心領導成員服務。不久加入中共,成為中共組織中的第一個美國人。他曾在中央廣播事業局擔任外籍專家,為英文稿件潤色,並參加《毛澤東選集》的翻譯。

李敦白曾因外國間諜案兩次被關在秦城監獄長達16年。李敦白是個典型的受共產主義欺騙和蠱惑的左翼青年代表,當他讀了被中共杜撰出來的焦裕祿事蹟時,痛恨和後悔自己過著優渥的生活,對官僚等級制度失望至極,批判自己不是個純粹的馬克思主義者,卻不知道馬克思本人也是腐敗至極。當李敦白向中共主動提出降薪、取消專車待遇的時候,卻遭到了中共威脅式的「好心」拒絕,他的行為被認為是有損黨的形像。

文革初期,他重訪延安,廣播裡「解放人民,打倒黨內腐敗修正分子」的鬥爭口號,又一次蠱惑了他,他在晚年的回憶錄中寫道:「剎那間,我覺得我又找回了自己。黨曾經束縛了我,現在卻解放了我。」之後,他成了文革中的風雲人物,參加過批判王光美、陸定一、周揚、梅益等人的批鬥會,他成了毛澤東身旁最革命的西方人,洋人造反派符號。

李敦白回憶:「這些年輕人要建立一個新社會,這是我在入黨之初就一直期盼的社會。他們要建立類似市政廳的民主,讓每個人在選舉領導時都有發言權。」然而,美好的解放的感覺不久便被醜惡的暴力和派系鬥爭驅散,李敦白終於禁不住上台演講:「如果我們對待意見不合的人比走資派還要狠,那我們當初又有甚麼正當理由去奪權呢?」「用暴君對付無辜人民的手段來對付和我們一樣的百姓?我覺得可恥,非常可恥!」

很快他被打成特務投入監獄。十年鐵窗之後,他回到了美國故土。

遲到的醒悟

2016年,李敦白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為當年參加了那些政治鬥爭,鬥了「好人」而感到「心裡很痛」。

「不但是文革是錯誤的,這整個無產階級專政,這整套理論,根本就不對。你本來說通過專政可以達到最高級的民主,實際上,你通過專政,你就得更多的專政。你推翻專政,你才能有民主。」

李敦白在《紅幕後的洋人:李敦白回憶錄》中說,他跟其他人一樣走上共產主義道路是希望建立一個更好的新世界,但是他見證了罪惡,與罪惡並存,某些情況下他還曾參與其中,「這讓今天的我感到恥辱和羞愧。」李敦白也坦承當年運動中瘋狂的名人效應會讓人性迷失。

在談到香港「反送中」運動時,李敦白說:「香港是個悲劇。……中國不會允許香港有自由,怎麼可能?只要有政權,它不可能的。這不是見了自由女像就掉眼淚的,不是那樣的人。他是權,管權的。」李敦白於2019年離世。

中共一直在滲透美國的精英階層

儘管李敦白對階級鬥爭狂熱中的共產主義有所醒悟,但是對當今權貴資本主義中共仍然缺乏警惕和清醒的認知,隨著美國對中共綏靖政策的擴展,李敦白餘生一度與中共所謂的國際資本達成和解,為比爾·蓋茨等科技巨頭投資中共提供政策諮詢。

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展示了共產主義在西方全新的手腕。共產國際馬克思主義者李撲克內西(Karl Liebknecht)在上個世紀初就預言:「未來將屬於以民主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和以社會主義為基礎的民主。」其中,「民主」是魚餌,「社會主義」則是垂釣輕信者們的鋒利魚鉤和柔韌把竿。

與暴力完全不同的是,中共在西方是將摧毀人的道德作為全面入侵手段的。艾森豪威爾總統內閣的農業部長以斯拉·塔夫脫·本森(Ezra Taft Benson)曾說過:「我們相信道德準則。而共產主義否定內在的對錯判斷,正如克萊恩·斯科森(W. Cleon Skousen)在他的作品《裸體的共產黨人》(The Naked Communist)中所說:「共產主義『令人相信,利己為先,沒有甚麼是邪惡的』。這是最該詛咒的教義。真正接受這種理念的人既無良知,也無榮譽。暴力、詭計、背信棄義,全都成為合理。」

近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公開場合炫耀如何滲透美國精英階層的視頻在網絡流傳,視頻中,他說:「我們知道特朗普(川普)跟我們打貿易戰,我們為甚麼搞不定特朗普政府?為甚麼一九九二年到二零一六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都能搞得定?所有的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有事情全部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兩個月之內搞定。甚麼原因?」「天下沒有美元搞不定事情。如果一沓美元搞不定,我就用兩沓。」

翟東升還肆無忌憚地抖包袱:「現在我們看到拜登上台了。好!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所以大家看到拜登的兒子被川普說在全球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嗎?這個都有買賣。」

目前,美國大選劇情跌宕起伏,川普團隊及支持者們將一個個拜登大選舞弊的鐵證拿出台面,諸多證據鏈的背後指向了中共鬼影,翟東升自作聰明的講話恰恰為中共滲透大選做了旁證說明。

失去了美國的保護,那將是甚麼滋味

韓秀,美籍華文作家。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位美國人,上個世紀40年代為支援國民政府遠征軍而來到中國。韓秀出生在紐約,兩歲時,在其父親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母親送往中國,後歷經知青下鄉,流放山西和新疆12年,受盡中共的凌辱,70年代末,在美國駐華使館的幫助下,輾轉回到美國。當她看到有美國人做出焚燒美國國旗等不敬的行為時,非常的憤怒,別人不理解為甚麼她那麼生氣,她說:你們不知道,失去美國的保護,那將是甚麼滋味!

2020年大選,社會主義者們無恥的作弊行為正打算將美國從人民手中偷走。12月2日,川普總統在白宮發表上任以來最重要的演講,他表示,尋求選舉誠信「不僅與我們的競選活動有關,與誰將成為下任總統有很大關係,還關係到恢復美國人對大選的篤信和信心,關係到我們的民主和幾代美國人浴血奮戰、誓死捍衛的神聖權利。沒有甚麼比這更緊迫或更重要了」。

林伍德大律師十二月六日發推文呼籲:「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自1776年以來,愛國者為自由而戰。2020年,美國愛國者隊將紀念我們祖先的犧牲,並將採取一切必要行動,確保我們的國家保持自由。像開國元勛一樣,我們也是由全能的上帝領導的。」

2020美國大選,邪惡的共產主義註定將無處可逃,我們拭目以待。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