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錢口技實驗室首度將台灣鬼怪故事「蛇郎君」搬上舞台,獲選為「2018華山親子表藝節」表演節目。團長大錢接受中央社專訪說,口技就像魔術一樣,無中生有,卻令人深深著迷。

由口技表演者錢君銜「大錢」創立的「大錢口技實驗室」,長期從事人聲創作表演實驗,融合不同媒材呈現對所處環境的觀察。

擔任團長的大錢,擅長結合口技及逗趣肢體短劇表演,他在小時候與其他男孩一樣,喜歡在手上把玩著小車車或玩偶,不時用嘴巴幫玩具們配音、講故事,之後再用錄音機錄起來。在這樣自得其樂的童年中成長,大錢透過口技獲得很大的成就感,「我把錄好的錄音帶放出來聽,聲音故事再加上生動情節,玩具們像有了生命」。

大錢告訴中央社記者,口技是門技巧,那些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不太去注意的聲音細節,多數人不常接觸就也沒注意到,像車輛喇叭鳴聲、煞車聲、開門聲,就連窗簾布打在窗上的細微聲音,都會想去模仿練習,「仔細去聽每個物品與事件發生,都有值得探究的音頻,是口技創作的靈感來源」。

譬如說現在大熱天,耳朵若聽到口技表演的「咻呼~咻呼」風聲,會讓人以為「起大風了,那聲音好像讓人感受到冷」,「但事實上不冷呀」大錢解釋,這種無中生有的「感覺」,就像變魔術般,深深讓他著迷。

由口技表演者錢君銜「大錢」(圖)創立的「大錢口技實驗室」,首度將台灣鬼怪故事「蛇郎君」搬上舞台,獲選為「2018華山親子表藝節」表演節目,將於8月初在華山演出。 (大錢口技實驗室提供)

 

現在的大錢心裡總會想起,小時候聽錄音帶那心底驚喜的感覺,還有第一次上台為小朋友表演口技時,他們臉上露出的驚嘆表情,「他們像是在問怎麼可能,我從此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大錢長期觀察發現,若希望觀眾對口技表演有興趣,除了靠完整的故事架構堆疊,還要有成熟口技表演的節奏感,「這種仰靠說話和聲音快速交替的技巧,需要反覆練習。」原本在說話突然要唱起歌,唱了歌又要停下來講故事,大錢表演口技時的發聲位置得隨表演需求不停快速轉換,「這些音頻轉場要練得非常熟練,表演才能生動到位」。

「口技就是一種明明是人發聲,但卻有意向的轉變,就像魔法一樣」,他希望,大家來看口技表演就像看到變魔術一樣,即使觀眾明知一切是假的,「但我卻能像個魔術師,突然變成蛇郎君,突然變成小車車,突然變成一陣風」,口技就是聲音的魔法。

8月初大錢口技實驗室結合口技、音樂及戲劇,將在華山親子表藝節演出奇幻作品「妖怪台灣-蛇郎君」。蛇郎君的故事被專門研究台灣妖怪的作家何敬堯稱為是台灣版的美女與野獸。

大錢口技實驗室曾街訪過路人,調查指出99%以上的人只聽過美女與野獸,沒人知道蛇郎君。大錢覺得,當大眾只記得外國妖怪鬼故事,對台灣的鬼故事陌生,蛇郎君就是個即將消失的傳說,「希望透過口技結合音樂的表演呈現,讓蛇郎君能持續留存在下一代的記憶中」。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