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樂不該離生活太遠、應該是好玩,讓人親近的。」定居台灣20餘年的美國鋼琴家范德騰,雖是學院派出身,但對於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古典樂自有一套理解與推廣方式。

這些年在台灣,范德騰除了從事教學,也透過演出、專欄等方式,大方分享他所觀察與經驗到的,古典音樂在現代與日常生活中的嶄新詮釋應用。如今,他還將過去6年在表演藝術雜誌的專欄文章集結成書,出版了「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范德騰的藝饗天開」。

范德騰不斷挑戰著古典音樂的嚴肅界線。在他音樂會的謝幕安可曲中,他會表演雜耍丟球,「巴哈的曲子最適合,他的節奏感跟聲部,最適合拋接3顆球。」

又譬如在他的鋼琴課上,當學生彈奏完一段曲,范德騰開口的內容不是指導速度或技巧,「我最喜歡問他們:你會為這段曲填上什麼詞?」他說自己最喜歡看著學生驚呆的表情,然後一步步引導他們打開對於音樂的自由想像。

定居台灣20餘年的美國鋼琴家范德騰,將過去6年在表 演藝術雜誌的專欄文章集結成書,出版「殺掉我爵士樂 裡的貝多芬!--范德騰的藝饗天開」,分享他所觀察 與經驗到的,古典音樂在現代與日常生活中的嶄新詮釋 應用。(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范德騰的藝饗天開」中,范德騰精選60篇文章。他的文如其人,總是幽默、平易近人,透過他日常與家人、學生的相處,以及看電視、搭高鐵、生病時的所感所想,他串入古典與流行音樂的背景,分享了音樂知識與理論,讓讀者讀來毫無壓力,還會跟著哈哈大笑。

他最喜歡跟大家分享他初到台灣、積極透過看電視學習華語的小故事。他說「斯斯」廣告是他的最愛,「一邊聽著豬哥亮告訴我鼻塞鼻炎該怎樣時,突然聽到那個熟悉的拿坡里和弦。試著在心裡唱『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對,就是在那個第二次出現的『用斯斯』,拿坡里和弦就是出現在那裡!」

若是在學院裡,要解釋這樣一個和弦,未必容易,但透過這樣一個簡單的分享,所有人都能體會。范德騰笑說,「而且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這個和弦是如何運用它的特殊效果去牽動情緒。人家莫札特在5分鐘曲子也才用了一次這個微妙和弦,這個廣告只出現四個和弦就用上了拿坡里和弦!」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