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師自通的油漆工謝奇龍3D彩繪烈嶼民宅,連日來吸引不少當地居民和遊客前來拍照打卡,屋主烈嶼鄉代表會副主席洪燕玉希望藉著彩繪能夠帶動觀光客走訪烈嶼。

洪燕玉說,3D彩繪在台灣和國際已蔚為風潮,吸引不少觀光客拍照打卡,希望烈嶼這個小島能夠發展成為彩繪村,帶動更多觀光客到烈嶼一遊。

有了這個想法,加上家裏的房子老舊,洪燕玉邀請謝奇龍彩繪,為老屋注入新的生命。洪燕玉說,從自己做起,更有說服力。

彩繪還沒完工,就有不少當地民眾聞風而來。洪燕玉說,尤其週末更湧入大批人潮,而且很多遊客發揮創意,利用畫面裏的尿尿小童,借位營造洗頭、喝水的畫面,相當有趣。

洪燕玉說,當初只是把外牆照片拍給謝奇龍,謝奇龍到了現場才構思創作,洪燕玉完全尊重他。謝奇龍的創作風格正好是洪燕玉喜歡的歐風,洪燕玉十分滿意。

油漆工謝奇龍3D彩繪烈嶼民宅,吸引不少當地居民和遊 客前來拍照打卡,民眾站在畫面裡的海浪上,就如同在 衝浪一般,大人小孩都玩得相當盡興。(圖片來源:中央社)

謝奇龍水電工出身,13、14歲就展現塗鴉天分,年少輕狂時到處塗鴉,「跑給警察追」。他曾在餐廳擔任果雕師傅,也曾到巴西參與農耕隊,期間都未放棄塗鴉。

不過,謝奇龍因為錯過送別父親,發願不再畫畫10年,直到4年前才重拾彩筆。兩年前,他與亞洲3D名師圖龍在烈嶼青岐廢棄的水泥攪拌桶上彩繪芋頭,讓地方驚豔,這次是應洪燕玉邀請,妝點老屋。

謝奇龍說,3D彩繪就是要讓遊客高興,畫裏沒有角色,觀光客就是主角。他貼心地設計了拍照點,讓遊客與畫面互動。例如,坐在小船圖案上,就有划船的感覺;站在海浪上,就好像在衝浪一般。大人小孩都玩得相當盡興。

謝奇龍一生做過不少工作,現在還得靠打零工維持生計。他說,3D彩繪很耗費精力,自己50歲了,不知道還能畫多久,最大的希望是塗鴉能被認定為藝術,並得到政府的補助。

謝奇龍喜歡人家叫他油漆工。他說:「叫我油漆工,不要叫我大師。」他也希望還有機會為烈嶼彩繪,或是設計裝置藝術,帶動這個小島的慢活旅遊。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