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19 年 10 月 27 日訊】戰爭是殘酷的,無情的戰火奪走無數人的性命、拆散了許多家庭,摧毀許多人的人生,可是在這樣的黑暗之中,仍有許多人堅持追求人性的光芒。在二戰期間的波蘭首都華沙,便發生了一件真人真事,兩個來自敵對國家的人因為音樂,結下不朽的友誼,後來更被拍成電影,感動了無數人的心靈。

1939 年 9 月 23 日,波蘭著名鋼琴家史匹曼(Wladyslaw Szpilman)正在電台直播表演。突然間,他所在的錄音室被納粹軍人炸成碎片,史匹曼和家人倉皇逃生,被趕到華沙猶太區,卻在排隊乘搭火車時被認了出來,扯到另一邊,從此與家人失散。

波蘭猶太裔鋼琴家史匹曼(Wladyslaw Szpilman)。(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史匹曼在已經成為廢墟的華沙城中苟且偷生長達一年,躲避德軍的視線,飽受疾病、孤獨和飢餓的痛苦。有一天,他在一座被炸毀的住宅內烹煮自己辛苦找來的剩食,冷不防一名德國士兵出現在他的身後。

1942 年 9 月,納粹軍人在華沙猶太區裡展開搜捕,猶太人在街上排隊,雙手舉過頭部,等待被軍人搜身。(來源:Getty Images)

年輕的德國士兵制伏了他,命令他說出自己的職業,這時史匹曼注意到附近有一部鋼琴奇蹟般地沒有受到任何破壞。在士兵的要求下,他坐在鋼琴面前,開始演奏蕭邦的《升 C 小調夜曲》。

史匹曼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未經調音的琴弦發出玻璃一般清脆的樂音,響徹空蕩蕩的大樓和梯級,從別墅的廢墟裡漂浮到街頭的另一邊,然後飄了回來,化為消音的、憂鬱的回聲。當我彈奏完畢後,寂靜變得更陰鬱、也更令人毛骨悚然。有一隻貓在街頭的某個地方喵了一聲。我聽見建築外面有一聲槍響,以及德國人既粗獷又喧噪的嘈雜聲。」

德國人在佔領波蘭期間築起華沙猶太區的圍牆。(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德國士兵安靜地看著他。過了一陣子,這名士兵嘆了口氣,說,「你不該留在這裡。我會帶你出城去一個農村。你在那裡會更安全。」

可是史匹曼對他搖頭。他說,「我不能離開這裡。」德國士兵這才明白他留在城裡,而且一直躲避德軍的原因 —— 史匹曼是猶太人,是納粹屠殺的對象,是德國士兵的敵人。

猶太人在華沙伍茲斯瑪茲(Umschlagplatz)等候區等待被驅逐出境。(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他緊張地問史匹曼,「你是猶太人嗎?」史匹曼說,「是的。」德國士兵看著他,鬆開原本緊抱胸口的雙手,坐在鋼琴旁邊的扶手椅上,思考了很久,說,「是的,那麼,如果是這個情況,我看你真的不能離開。」

史匹曼絕望地想,自己的一生恐怕要到此結束了。

可是沒有。德國士兵沒有當場處死這位痛苦的鋼琴家,反而被史匹曼指間施展的魔法深深感動,決定留住他的性命。在那一刻,藝術戰勝了暴力和血腥,為這兩位立場敵對的人建立了友誼的橋樑。

圖為 1945 年 1 月,被納粹摧毀的波蘭首都華沙廢墟。(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史匹曼沒能乘坐的那列火車載著他的家人,以及成千上萬名猶太人前往特雷布林卡(Treblinka)滅絕營,他們最後都在納粹的毒氣室裡身亡。史匹曼的名氣讓他逃過一劫,他躲過了奧斯威辛,在德國人的鐵腕政治下生存,在該名德國士兵的幫助下保住了性命。

圖為 1941 年,華沙猶太區一家咖啡館的活動海報,其中一名表演者為史匹曼。(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史匹曼繼續留在華沙城裡,德國士兵時不時帶食物給他,讓他填飽肚子,直到 1945 年 1 月,德軍敗戰後撤離華沙為止。兩人見了最後一次面,德國士兵把自己身上又厚又暖的外套送給史匹曼,答應他,自己會在戰爭結束後通過波蘭電台聽他的演奏。

這名德國士兵是威爾姆 · 歐森菲德(Wilhelm Hosenfeld)。不幸的是,這對惺惺相惜的朋友從此再也沒有見過面。

左爲1940年9月,歐森菲德懷抱一個波蘭男童。(圖:公有領域)

1945年1月17日,歐森菲德被蘇聯紅軍俘虜,僅因他加入部隊而被認定為戰犯,並被判入勞改營服刑25年。

1950年代初期,史匹曼才第一次知道恩人的真實姓名,並嘗試向波蘭共產黨當局提出營救。但波共當局回覆說,「如果他在波蘭,我們可能給他自由。但是我們的蘇聯同志不願釋放他。」儘管許多人証實歐森菲德的戰時行為,蘇聯人仍拒絕相信他未涉及戰爭罪行。

1952 年,歐森菲德因惡劣的戰俘待遇,死於蘇聯史達林格勒(今伏爾加格勒)的勞改營。

史匹曼則在華沙猶太區裡為猶太裔上流人士演奏,得以倖存下來。他和歐森菲德的故事,後來被著名導演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拍成電影《戰地琴人》(The Pianist,陸譯:鋼琴家),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最佳改編劇本獎。片中那一段即席演奏的《升 C 小調夜曲》感動了全球千千萬萬個心靈。

電影《戰地琴人》(The Pianist,陸譯:鋼琴家)劇照。(圖:官方劇照)

史匹曼本人則在戰後成為波蘭電台音樂部的部長,並在 1963 年退休,最終在 1986 年成為全職作曲家。2000 年 7 月 6 日,他在他熱愛的華沙去世,享年 88 歲。

歐森菲德身故半世紀後的2007 年 10 月,波蘭總統卡欽斯基(Lech Kaczyński)為他追授波蘭復興指揮官十字級勳章,以紀念他的義舉。

除了史匹曼以外,歐森菲德還在二戰期間救了 50 多名猶太人,這一切直到歐森菲德死去後,生前的日記到了其家人手上才廣為人知。

歐森菲德1942年在華沙。(圖:公有領域)

史匹曼把自己當年和歐森菲德相遇的過程寫進了回憶錄,紀念歐森菲德和其他勇敢的少數人。他們以自己的性命冒險,罔顧上級的命令,在可怕的慘狀中尋求人性的光輝,在醜惡的仇恨面前捍衛了真善美。

他們的故事告訴我們,即使在深不見底的黑暗中,我們仍可以看見人性的光芒。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