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鄒翃燕花29年時間,把自己患有高度腦癱的兒子丁丁培養為中國名牌大學—北京大學和世界名牌大學—哈佛大學的碩士生,創造了一個正常人都不敢想象的人間奇蹟。

孩子剛出生即被「判死刑」

1988年7月18日,鄒翃燕在醫院的產房裏等待孩子的出生。「原本是順產,但醫生為了加快產程,人工破膜放掉羊水。」鄒翃燕回憶,她生產時不巧處於早上交接班時間,鄒翃燕一個人被扔在了床上,兩小時無人問津。待接班醫生發現時,還是胎兒的丁丁已經宮內窒息。

隨後,剛出生的丁丁就被醫生下了5個病危通知書,「醫生一再勸我放棄,告訴我這孩子沒有搶救價值。」只要你同意,幾分鐘就解決了。「當時她住的是特危1號病床,醫生過一會兒就來一遍,說『這孩子沒有搶救價值了,救下來也非傻即癱』。」鄒翃燕說,當時丈夫都已被醫生說動,也勸她放棄。

鄒翃燕當時才25歲,她毅然決定:「他是我的孩子,他活一天我就陪他一天,我不行了,兩個人一塊兒走。」她不會放棄孩子的。就是母親這堅定的信念,她開始了對孩子的撫養和培養。

(圖:微博圖片)

堅定陪孩子活下去

鄒翃燕的丈夫是她大學同班同學,鄒翃燕的堅持讓丈夫很生氣,甚至還說「這個孩子我不管」。雖然鄒翃燕還是期待丈夫能夠參與對孩子的教養,但實際上並未如願。這也直接影響到了兩人間的感情,終於,在丁丁10歲那年,兩人和平離婚。

這又當母親又當父親的擔子全都壓在她一個人身上。她每天陪著孩子,觀察孩子的健康狀況,經過她多次給孩子檢查,發現孩子的智力是正常的。智力正常的同時,也間接證明孩子的腦癱會體現在對運動神經的損傷上。這也就導致丁丁的發育較之同齡的孩子要遲緩一些。

雖然慢人一拍,但丁丁2歲半走路,5歲半能跳躍,11歲可以跳繩……正常人能做的事他也一個個學會。鄒翃燕回憶,兒子的康復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運動逐漸接近正常人。」

(圖:微博圖片)

康復治療不懈怠

鄒翃燕帶著孩子,每週要去三次康復治療。治療過程非常痛,有的孩子治療,孩子在裏面哭,家長在外面哭,有的家長受不了就停止治療了。但是鄒翃燕卻非常堅強,為了治療有次下雨,兩個人在雨中摔倒,醫生都說下雨不要來了,可是她不放棄。有一次鄒翃燕發高燒,丁丁想今天可能不用去了,但是媽媽還是忍著高燒陪他去。鄒翃燕說:「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進行百分之百的努力」。

一個人帶孩子,加上治療費用,鄒翃燕在最困難的時候要打幾份工。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

母愛的光輝

談到對孩子的教育,鄒翃燕說身教勝於言傳,方法重於結果。

鄒翃燕看見丁丁學習非常刻苦,視力下降了,就告訴丁丁不要太刻苦了,可是丁丁說,你比我大那麽多,你還那麽刻苦,我有什麽理由不刻苦呢?
丁丁從一上學就很優秀,上學第一年期末還考了全年級唯一的一個雙百。從中華路小學到楚才實驗中學,再到湖北省武昌實驗高中,再到北大,直至哈佛,丁丁一路成長,學業凱歌頻奏。

(圖:網絡圖片)

說來輕鬆,這29年的每一天都浸透著鄒翃燕的辛勤汗水和一個母親的心血。

現在有多少父母看見自己的孩子有殘疾就送人或丟棄了;還有的為了再嫁而丟下自己的孩子給老人。

鄒翃燕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世人:什麽困難也擋不住如山的母愛!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