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嘛,人誰沒有傷、誰沒有痛,古人亦是苦過來的,你的三千煩惱青絲,別愁白了,快來學古人如何避免強顏歡笑,做個真正瀟灑的大智者吧。

 

原諒敵人

元豐七年(1084)七月,蘇軾離開黃州來到江寧,拜訪已經隱退政壇八年的王安石。蘇軾26歲參加制舉,自己寫的的政見被王安石反對,後來王安石成為新黨領袖,蘇軾成為舊黨中堅,兩人對彼此的定位,就一直是敵人。

當年,王安石曾多次在皇上面前提議罷黜蘇軾,認為蘇軾是一匹「惡馬」,一定要少給薪水,多責罰才能管教好這個人。

他手下有人誣告蘇軾偷做生意賣私鹽,他馬上抓了蘇軾的隨從,嚴刑逼供,想要屈打成招,以便編造罪名把蘇軾趕出朝堂。

蘇軾也曾多次在文章中譏諷他,蘇軾的父親更是曾寫《辨奸論》,斥責王安石為奸佞小人。兩人恩怨二十載,大大小小的爭鬥已是數不勝數。沒有想到的是,蘇軾此次拜訪,對過去的恩怨一字不提,和他談天說地,暢聊詩文,相處幾日,對彼此的才華都佩服不已。蘇軾寫:「勸我試求三畝宅,從公已覺十年遲」!誇讚王安石的才華。一個月以後,東坡渡江北上,王安石送走東坡後,對人說:「不知更幾百年,方有如此人物!」對蘇軾也是讚嘆不已。經歷了劫難後,兩位文化巨匠,將彼此的恩怨放下。雙方的政見雖然不同,但並不影響兩人的情誼。他與王安石之間的交往,堪稱文壇佳話。

生活有痛我有歌,不妨學學蘇東坡 (網絡圖片)

一個人心底寬闊,肯寬容別人,內心自然平和陽光。心靈是一個有限的容器,裝得下仇恨,就放不下愛與溫暖。

人生有更多美好的東西在等待自己,不跟敵人計較,其實也是放過了自己。

原諒朋友

有個名叫韓宗儒的人,喜吃羊肉且與蘇軾交情較深。於是,他隔三岔五給蘇軾寫信,蘇軾回信後,他就拿蘇軾的手跡換錢,買羊肉吃。後來黃庭堅知道了,就拿蘇軾開玩笑:古有王羲之以字換鵝,今有老師以字換羊啦!蘇軾聽完哈哈大笑。一天,蘇軾公務繁忙,韓宗儒一日之內連寫了幾封信,還專門派了一個人站在門外等候回函,「立庭下督索甚急」。蘇軾幽默地告訴來人:「回去告訴韓宗儒先生,本官今日斷屠!」朋友有了過錯,只要不是觸犯自己的底線,能夠寬容的不妨一笑置之,就算拒絕,也不能讓對方失了面子。對親近的人挑剔是本能,克服本能,對親近的人不挑剔是種智慧。

對親近的人不挑剔是種智慧 (網絡圖片)

不要去跟朋友爭論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輸了傷害的是自己,贏了傷害的是朋友。朋友對你的傷害很可能是無意的,有時候只是一時衝動。這時候不妨想想他們曾經給過你幫助和快樂,這樣自然也就原諒了他們。水至清則無魚,對朋友斤斤計較,最後陪伴自己的將只有孤獨。人生一世,讓我們在生活中學會寬容,學著去理解別人,去寬宥別人,也許人生會有更美好的風景。

原諒自己

人生最難的,莫過於原諒自己。蘇軾被貶黃州之後曾寫: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被放逐到青山綠水中,他以為自己可以相伴山水,自娛自樂。可是內心對功名的渴望,無時無刻不在灼燒著他。他恨自己。恨自己身在盛世,卻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華抱負。也恨自己被貶之後,依然無法忘卻名位。他常常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如此才能稍減痛苦。

《念奴嬌·大江東去》蘇軾宋詞 (網絡圖片)

後來,直到遇見赤壁,看到古戰場,看到古人的豐功偉業都付笑談之中,終於釋然,原諒了自己,接受了自己的處境。他陪著農人一起耕田,用樹枝打著牛角唱自己改編的詩歌。

蘇軾和妻子彈琴賞景 (網絡圖片)

他憑著自己的認識,改良農具,讓人民免受疾病困擾。他不再被內心煎熬,重新活了過來。這個世界上「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很多事情,是不由自己控制的。長久的沉浸在自責中,人生會變得越來越悲觀,同樣的錯誤會出現的更加頻繁,人生之路,只能一路下滑。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有錯誤改正就好,不要總是放在心上。而且有時候,就算事情做得足夠好,也未必能讓所有人滿意,但求無愧我心就好。寬容自己並不是自高自大,自以為是,更不是隨意放縱自己的錯誤,而是面對人生保持的一種冷靜與理智,是面對人生不如意的一種豁達大度,是面對人生挫折超然處之、坦然視之的一種良好心態。原諒自己,放下心裡的包袱,人生才能踏上新的征程。事實上,蘇軾在逆境中以超脫的態度面對人生,創作了大量的名篇。

過於執著的心,無論讓心境超脫,我們要省思自己是否也在這樣的困境裡呢?若是,那不妨學學蘇東坡的豁達,讓自己也有機會成為身邊人的榜樣吧。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