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淫之惡在中國古代被認為是非常嚴重的犯罪行為,把它列為萬惡之首,被認為是逆天叛道、悖逆倫常之舉。

 因為邪淫從未婚女子的角度看,會毀女子貞節、壞女子未來、墮女子父母名聲;從已婚女子的角度看看,毀女子貞節、辱夫家名聲,污子女出身;從參與邪淫男方的角度看,則受墮名毀譽、削福伐壽,妻女被淫,斷嗣絕後之報。

所以,邪淫之報的慘烈,也讓後人悚然。

清朝福建地方有一位士子,家境平常,年少時與一富戶家的女兒,定有婚約。其父終生為人謹慎,盡其所有做各種善事,到命盡壽終的時候,除了一生為子孫所積的陰德外,已無財物留給自己的兒子。士子家由是陷入困頓,到結婚年齡時只能借貸娶妻。

士子娶妻前做了一夢,夢中自己到了一處與人間全然不同的地方,青磚碧瓦、朱欄畫棟,有一群女子正在繡一領錦袍,就問繡的錦袍做甚麼用啊,繡女說:「我們繡的是狀元錦袍。」士子仔細察看,上邊繡著自己的名字,由此心中歡喜,並且有了自負的心。

結婚時,富家家翁嫌棄女婿貧窮,就讓自己家的女僕和女兒桃李相代,嫁入士子之家。由於該女子容貌婉娩、行止端莊,士子也就沒有發現其偽。後來,士子到岳父家省親時,聽到裏巷中的無賴揶揄、調笑自己是婢女之婿,不免心生疑竇。比及詢問自己的妻子,才知道自己真的娶了婢女作妻。士子心中憤懣自己的妻子地位低下,心想我將來成為狀元身居富貴時,一定要換妻另娶。

後來的一天晚上,士子又夢到自己到了先前夢中所到的地方,但是繡女們個個表情冷漠,錦袍上原來繡出的字跡也已經模糊難辨。士子急忙問其原因,繡女們回覆說:「因為士人近日萌生棄妻的念頭,所以天上的神仙已經把科舉的名分改易為別人了。」士子醒後,愧疚自己的不善不淨之心,誓言與妻偕老終身,後來果然科舉及第。

清朝時的李登,十八歲時在鄉試中獲得了貢舉,其後十五年間在科舉場上再也沒有登第。自己心中不解,就專門去找了一個叫葉靖的法師,希望法師通過入冥的方式,勘知自己科舉不第的原因。於是,葉靖法師就懇求道家專管士子科舉功名的神仙梓潼帝君,恍惚間看到一個神界的官吏,手裏拿著一本記載李登一生福祿、休咎的籍冊。

上面寫著:「李登在降生人間的時候,神仙賜給了他一枚玉印。十八歲時將鄉試第一獲貢舉,十九歲中狀元,到五十三歲時將要出任右宰相之職。但是在鄉試獲得貢舉之後,覬覦、窺視鄰家女張燕娘,為達目的構陷張的父親張澄,使其入了冤獄,科舉降階一級得榜眼,科舉及第的時間往後推了十年;後來又因為侵奪自己兄長的屋基引發訴訟,再降一級為解元,時間再次被推後十年;其後又在長安的邸舍奸淫善良、正派人家的妻子鄭氏,構陷其丈夫白元之罪,被降為第四甲,時間再次被推後十年;其後再與鄰居室女王慶娘勾搭成奸,不思悔改、做惡不斷,所有功名已經全被削盡。」葉靖把看到的情景告訴了李登,李登慚愧、抑鬱而死。

宋朝儀州華亭人聶從志,是一位醫術精良的醫生,同鄉邑丞的妻子李氏,得病垂死,經過聶從志的治療康復。李氏貌美而性淫,非常愛慕聶從志的容貌和氣質。一天她的丈夫前往鄰郡辦事,李氏謊稱自己疾病復發,派人叫聶從志治療。等到聶從志到來,李氏悄悄對聶從志說:「我上次疾病發作幾乎死亡,有賴先生的治療而復生,考慮到世間之物不足以報先生救命之恩,今天願意以自己的身體供先生享床榻之樂,滿足我報先生厚德的願望。」

聶從志且驚且懼,婉辭而拒。李氏女泣涕而下、情哀堅請,聶從志急忙小跑而出,徑直回家。李氏再派人請,聶終不去。到夜裏李氏身著盛裝、面施粉黛,推門進入聶生居室,抓住聶醫生的手說:「醫君一定要如我所願啊!」聶慌忙中斷袖而去。

過了一年有餘,儀州的推官黃靖國因病而昏迷,被陰吏引入冥界作證。到準備返還陽間時,有一個冥吏叫他稍留片刻,並帶他到了一條河邊。只見河邊有一個婦人.持刀剖腹濯腸,清洗其間的污垢。黃靖國身傍有一個僧人說:「這個婦人就是你的同官邑丞某人的妻子李氏,因為想要與聶醫生私通,被罰清洗自己的色淫之心,並且把她陽間的壽命減去十二年。聶醫生能夠見到美色而不動心,真是人中善士。他本來的壽命只有六十歲,但是因為他戒色拒淫所積的陰德,所以壽命增加十二歲,並賜他每一世的子孫中一人為官。」

黃靖國平常與聶從志為好友,相交甚善。等到自己甦醒病癒,專程前往聶從志家去詢問事情的原委。聶從志非常吃驚,告訴黃靖國說:「李氏和我私語時,沒有一個人聽到。而夜晚奔來我家之時,正好我一人獨處室中。此事也只有我和李氏所知,你是從甚麼地方聽說的啊!」黃靖國就告訴了聶從志自己的冥中所見,事情也就慢慢的為外人所知曉。聶死後,他的一個兒子科舉及第,他的孫子叫聶圖南,宋朝紹興年間,做了漢州雒縣的縣官。

中國古人說,人各有命。富貴卑賤、逆順沉浮,其實都來自於自己或祖先前世所做之事的果報,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宿命。可是人在世間,都想通過各種方法獲得人世間的福報,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在現在的中國大陸,由於共產黨撒旦邪教有目的的破壞,人們信神的理念已經蕩然無存,善惡有報這樣最基本的普世倫理也不再為人所信。

尤其在文化領域的方方面面,中國共產黨邪教有意識、有目的營造出的情色、邪淫的氣息所籠罩:影視、歌曲、小說、戲曲,充滿了悖逆倫常的床笫之歡、密室之愛、挑逗之音。只要一有接觸,就會在我們生命的微觀中,播撒情色、邪淫的種子,灌入滋養邪淫之苗的穢水。再加上共產黨邪教各種「專家」、「學者」的「解讀」,人類本應該遵守男女兩性的天倫,被它們解讀為「迷信」,歷代視為邪淫的觀念、邪淫的行為、邪淫齷齪之事,在它們的「解讀」下變成了正常,甚至被廣為推崇。使時下中國大陸的人,不知不覺中認邪為正、認魔為友,放縱情色之魔利用已經植入我們生命中的邪淫、色情基因,左右我們的生命萌色情之念,行邪淫之事,滿足淫魔的需要,從而達到共產黨邪教毀我們的福祿,害我們的子孫,最終把我們拉入地獄的目的。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其實不管我們人世間對於男女兩性關係應該遵循的道德準則怎麼變化,但是天理是不變的。不論何人只要起了邪淫的惡念、作了邪淫的惡事,將要受到的惡果必須要自己或自己的後代來品嘗的。即使能夠躲過世法的懲戒,天法的審判是一定逃脫不了,天法的懲罰也是逃脫不了的。

比如文中娶了女僕作妻的士子,他換妻另娶的一念一起,好像也沒有傷害到別人,但神界已經準備要撤掉他未來的功名。好在士子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後果,神佛也給人改過自新的機會,所以在士子決心改過自新後,他的功名也就被神佛恢復了。最可悲的是李登,他悲劇性的人生結局,就是一個邪淫損福祿、害壽命的例子。一個出生時,神仙授以玉印,最終要位登丞相的有福之人,終因犯下邪淫之大過,福祿盡削,抑鬱而死。其生之悲、其運之慘,令人悚然。

相反,如果一個人能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從小不受色情、邪淫的習染,就能夠像宋代的醫生聶從志那樣,在床榻之上、帷幔之間、無人之時,面對種種色誘淫惑,見色如履薄冰,戰戰兢兢;臨淫如立萬仞,惕惕厲厲,拒色戒淫,就會在一念之間扭轉自己的命運,不僅自己享受人間福祿,更會積陰德、聚後福,福及子孫後代。

想要改變自己和後代的命運,不妨從戒邪淫開始──非禮勿視,非禮勿聞、非禮勿行。

參考資料:

(1)《德育古鑑》清史玉函

(2)《北東園筆錄》清梁恭辰

(3)《夷堅志》宋洪邁

來源: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