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姓莊名周,字子休(亦說子沐),宋國蒙人,先祖是宋國君主宋戴公。他是東周戰國時代中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學家和文學家。創立了華夏文化中重要的哲學學派莊學,也是繼老子之後,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列禦寇的故事

在生活中,我們會發現,決定成敗勝負的,不一定是一個人的技術水平,而是一個人的心態。當我們患得患失時,當我們心有所慮時,你所有的經驗和技巧,都不可能得到最好的表現。

莊子在《田子方》說了這樣一個故事:列禦寇,就是那個御風而行的列子,為伯昏夫人表演射箭。他射箭的時候,志得意滿,滿是驕矜之色。他拉滿了弓弦,然後在自己的胳膊肘上,放了滿滿一杯水,彎弓射箭。第一支箭剛射出去,第二支箭就緊跟著發射出去了,而第三支箭已經在弦上等著呢,手臂上那杯水紋絲不動,而列禦寇這個人也正像個木頭人一樣站在那裡,聳然不動。

像列禦寇這樣的射箭技巧,不可謂不高,但這樣的人真正達到大境界了嗎?伯昏夫人不以為然,說:你這種箭術,只能算是有心射箭的射術,而不是無心射箭的射術。「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伯昏夫人說:我現在要邀請你,我們一同去「登高山、履危石、臨百仞之淵」,我看看你射得如何?

伯昏夫人就當先走上高高的山崗,腳上踏著風化的危石,身臨百丈深淵,然後轉過身來,倒退著向深淵退步,一直走到自己的腳掌有一部分已經懸在懸崖之外。站在這個地方,伯昏夫人請列禦寇上來射箭。此時此刻,列禦寇只能趴在地上,「汗流至踵」(汗都流到腳後跟了)。

射箭(圖片:pixabay)

這時,伯昏夫人說:「夫至人者,上窺青天,下潛黃泉,揮斥八極,神氣不變。」(人世間真正高明的人,向上可以看透蒼天,向下可以看清黃泉,世界萬象瞭然於心。在任何時刻都可以神色不變,氣定神閑。)他對列禦寇說:你現在心驚目眩,再讓你射箭,你能射中的可能性就太小太小了。

這個故事說明,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永遠不要過分相信技巧。也就是說,沒有人可以擺脫環境而生存。當我們都面對惡劣環境的時候,就要看我們內心所醞釀的心境如何。當一個人的心境可以抵消外在恐懼的時候,這個人才成為真正的勇者,而這個人的技巧才有發揮的空間。如果你的心境已經被環境挫敗的時候,你做任何事情都將一事無成。

一個人的心態,決定了他生活的狀態。那麼,一個人的內心要達到什麼樣的狀態才最好呢?怎麼樣才能達到這樣的狀態呢?

在莊子看來,真正的生活是自然而然的。因此不需要去教導什麼、規定什麼,而是要去掉什麼、忘掉什麼,忘掉成心、機心、分別心。既然如此,還用得著政治宣傳、禮樂教化、仁義勸導?這些宣傳、教化、勸導,莊子認為都是人性中的「偽」,所以要摒棄它。

在莊子看來不滯,就是於自然無所違。不凝滯於任何思想、利益等任何事物,從而達到聖人不凝滯於物的境界。吾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限的生命去極端地追求無窮的知識、利益,而忽略身邊一切的美好這是滯礙郁滯的。莊子認為只有不滯,才可乘物以游心,而不被任何思想、利益所奴役所累,才是全生。莊子的思想對中國後世哲學、藝術、各宗教經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責任編輯: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