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一直有好多未知的神祕,其中一個就是能量場的秘辛。究竟地球這麼豐富的能量,哪幾個地點是最為特殊或強盛的呢?又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也許在我們知道以後,對於地球的珍惜之心也就更大了。

古代文明將地球尊為一個神聖的實體,認為她是「偉大的母親」。他們往往在「地球上最高的能量漩渦」或「地球的脈輪」上建造神聖的巨石建築。如巨石陣,埃及、阿茲台克和瑪雅的金字塔、印加古蹟,以及許多寺廟、教堂和朝聖點。現在這些地方都被認為是,強大充滿能量的地方。

古代文明和現代的神秘主義都認為,我們的藍色星球是宇宙能量矩陣的具現化,有一種微妙的結構,類似於人類的能量領域。

這些充滿能量的脈輪位於七個大洲,是最強的能量漩渦點,還有數百個小的脈輪遍佈全球各地。它們被認為是球形的,在全方位上做螺旋形運動,半徑達數百公里,可從順時針或反時針方向旋轉。

根據不同的傳統,他們的位置會有所不同,但大多數可接受的7個主要脈輪為:

1.沙斯塔山,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沙斯塔山,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網絡圖片)

沙斯塔山位於喀斯喀特山脈南端,它像一條巨龍從加利福尼亞州北部通過俄勒岡州,華盛頓到達加拿大邊境。有許多大山位於這個區域。如著名的沙斯塔山和雷尼爾山,雷尼爾山可以從上面俯瞰西雅圖。如果沙斯塔山是這條龍的尾巴,那麼雷尼爾山則是它的嘴或頭。

沙斯塔山是最原始的地球脈輪,它是世界能量系統的基礎。生命的原質在這裡被釋放到大氣環流中並開始誕生。沙斯塔山能將宇宙生命力從一體,調和為個體生命和物種形式。作為第一脈輪,沙斯塔山的能源就像噴泉 ,一個偉大的生命能量。

2.的的喀喀湖,玻利維亞和秘魯邊境

的的喀喀湖,玻利維亞和秘魯邊境(網絡圖片)

在的的喀喀湖中間的太陽島,發現了精美的印第安人古蹟,這是第二個地球脈輪的幾何中心點。也是世界創造新物種,和現有物種生存的地方。的的喀喀湖與人體上的生殖輪相對應,不同的是,世界第二脈輪管理著所有的物種。

3.澳大利亞,烏魯魯和Katatjuta

澳大利亞,烏魯魯和Katatjuta(網絡圖片)

這兩個地方位於澳大利亞北方領地,是世界的「太陽神經叢」輪。烏魯魯原名為艾爾斯岩,是個著名的地方。這塊巨大的紅色巨石和悉尼歌劇院是澳大利亞的地標。 Katatjuta,也被稱為Olgas,同樣令人印象深刻。這裡不止一塊巨石,還包括了一系列紅色巨石。

這個脈輪的全球功能,是維持地球和所有生物物種的活力。這種藝術的智慧,將通過澳大利亞中部的臍輪傳遞到世界各地。

在古代創世傳說「黃金時代」中,有一個關於至今尚未在烏魯魯完成的偉大儀式的故事。這個儀式是為了完成地球精神提升的偉大計劃。當儀式完成後,圓滿將遍佈世界各地,而所有物種將不再死亡。就像宇宙的臍帶,注定將地球和太陽合一 ,象徵了天堂將降臨人間。

4.英國,格拉斯頓伯裡和沙夫茨伯裡

英國,格拉斯頓伯裡和沙夫茨伯裡(網絡圖片)

格拉斯頓伯裡,薩默塞特和沙夫茨伯裡,多塞特被稱為世界心輪的中心。格拉斯頓伯裡是聖盃的家鄉,而沙夫茨伯裡是聖矛的所在地。當地球能量在格拉斯頓伯裡和沙夫茨伯裡相結合,那麼不朽的頻率將能傳播到全球眾生那裡。

在中世紀時期流傳著這樣一種傳說,如果格拉斯頓伯裡修道院的男院長,與沙夫茨伯裡女修道院院長結婚,那麼他們的孩子將比英國國王還富裕。這是一個煉金之謎。如果將這兩個地區的原型合一,那麼愛將會是革命性的。對於那些研究猶太秘法的人來說,這個煉金配方結合了Binah (魔杖)和Chokmah(聖盃)。聖盃,由地球精神意志所指引,有能力消除所有國家之間的邊界。如果地球的心輪擴大到完整的圓,那麼在世界各地 ,疼痛、痛苦和所有物種之間肉體的死亡,將淡出人們的經驗和記憶。

格拉斯頓伯裡最有名的傳說,就是亞利馬太的約瑟夫和聖盃的故事。耶穌復活後,約瑟夫轉變為永生的原型 – 聖盃 。這個儀式將世界從雙魚座轉變到寶瓶座。

5.吉薩大金字塔和埃及的西奈山,耶路撒冷的橄欖山

吉薩大金字塔和埃及的西奈山,耶路撒冷的橄欖山(網絡圖片)

世界的喉輪,是地球聲音發出的地方,在世界的聖地中獨一無二。

對於所有的地球脈輪來說,傾聽地球的聲音是必須掌握的東西。直到人類學會聽取和尊重地球靈性的聲音,才能協調好生命的目標。沒有什麼比位於中東的世界喉輪更為關鍵。

這三個地點是脈輪的中心。西奈山,位於其他兩者之間,是構成圓環的關鍵點。摩西將猶太教神秘的哲學智慧從埃及帶出來,歷盡艱難萬苦,在西奈山看見了永恆的存在。而大金字塔是為數不多的人造地球脈輪。可以將您自己的真實意願結合地球的最高宗旨,以極大的能量,從大金字塔的女王室投射出去。橄欖山位於耶路撒冷的東部邊緣,可以俯瞰神秘的金門,這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關注的焦點。如果打開金門,所有人類將以完整的生命形式進入新的耶路撒冷 ,一個永恆的家,對於所有物種,文化和信仰都是如此。

6.Kuh-e Malek Siah,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

Kuh-e Malek Siah,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網絡圖片)

這個地球脈輪,具有一個理想的幾何中心,類似於人類的「第三隻眼」。

當時間一到,地球靈性會發出一個信號,將所有的能量聚集到一定地域範圍內,為開創一個新時代做準備。由於這些力量的凝聚,世界第六脈輪開始運作,並不斷擴大。這樣做的目的是汲取過去幾個世紀以來,地球上生命凝聚的智慧,然後使用這些智慧的力量,打開地球演化的新方向。

7.凱拉斯山,西藏

凱拉斯山,西藏(網絡圖片)

凱拉斯是喜馬拉雅山脈中最神聖的山,是世界頂輪的中心,位於西藏。

第七脈輪傳送地球的目的,或真實意願。如果我們把世界看做一個建築師,在建設一個全球性的不朽建築,那麼這個充滿活力的大廈藍圖,正在不斷從凱拉斯山釋放出來。

這裡有一個類似聖盃傳說,如果三個失去的音符被找到,並一起響起,那麼世界將顯露出它永恆的本質,所有凡間的東西就會消失。它與地球的脈輪共同作用,重建失去的和弦。傾聽第七脈輪凱拉斯山發出的讚歎聲。第四脈輪心輪發出的愛之聲。傾聽第三脈輪,烏魯魯和卡塔丘塔發出的喜悅和感恩的歌聲。用創意和智 慧將這三種音符合成一種力量,就可以重新建立新的世界。

和人類脈輪一樣,地球的脈輪可以被破壞或堵塞,從而影響到周邊地區以至整個地球。古老的德魯伊和薩滿文明會在節日舉行儀式,用聲音、鼓聲和歌聲,來感謝和治癒「蓋亞」。

地球的能量場

地球的主要和次要脈輪在「地球的能量場」上會相互作用。它被描述為一個類似人體循環系統、神經系統,或經絡系統的矩陣。它們的交點往往是高能量的漩渦點。其中一些被認為是正面的,而另一些則是負面的。例如喜馬拉雅山和秘魯的印加被認為是正面的渦旋點。而另一方面,百慕大三角和日本東部的魔鬼海域,被認為是「邪惡的漩渦點」或「電磁干擾」區域。美國生物學家Ivan P. Sanderson發現了12個負能量點,主要是由冷熱電流造成的,這些點在赤道位置曾對稱等距離分佈。

有許多研究地球的能量場的人,如歷史學家尼古拉岡察洛夫、建築工程師維亞切斯拉莫羅佐夫和電子專家瓦列裡馬卡羅夫,他們的研究人員團隊通過一系列相互聯繫的自然現象,從而發現了地球的能量系統。同樣,教授威廉貝克爾和貝特哈根斯,根據他們的前輩資料,繪出了整個地球的能量網格結構。貝克爾說:「地球真的是一個活的水晶體,帶有幾何形狀的骨架,可以映射出它的能量流動模式,……包括洋流、風、水系和貴重的礦物分佈。」

似乎古人類已經知道地球這個神聖、秘密的身體,他們文明的選址都考慮到了這些能量的關鍵點:我們和地球之間的關係,一直都是相互的。我們一直都在與無處不在的宇宙能量相連接。但不幸的是,我們的現代經濟和大面積污染已經損害了地球。作為這個星球上,佔主導意識的物種,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是保持一種健康的能量流動,讓自己的生活方式與地球的節奏相同步,為自己和其他眾生創造一個和諧的棲息地。

地球的這七個能量場原來是跟我們身體相互對應的,而且每一個能量場也正說明著,我們在地球上的責任是甚麼,人類對於地球的傷害雖然很大,但只要當人類開始改變,就能創造屬於我們自己的新世界。

文章來源:奧秘網

(責任編輯: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