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張記錄圓明園廢墟的照片,讓攝影者恩斯特·奧爾默聲名大噪。他駐留在北京時,拍下了圓明園西洋樓廢墟並保存了底片,成為了後世人們發現,在1860年英法聯軍燒毀圓明園之後,最早拍攝圓明園的攝影師,這批照片被認為是最接近於圓明園西洋樓原貌的影像記錄。

圓明園的毀壞從文化歷史的角度上來說,是人類的一大損失,不少人都希望能一堵圓明園被毀前的風采。在英國蘇富比拍賣會上,幾張英國攝影家費利斯.比特(Felice.Beato)拍攝於1860年(在奧爾默來到北京之前),被英法聯軍攻破前的北京照片,引起收藏家們的高度關注,疑似圓明園被燒毀前的照片首次被發現,引起巨大轟動。

1860年被毀前

圓明園十七拱橋河景(資料圖片:wikimedia/Felice A. Beato意大利,1825-1908)

這張照片是英國攝影家費利斯.比特(Felice.Beato),在1860年北京被攻陷前所拍攝,據專家推斷照片中,遠方的拱橋應為圓明園舊景。這張照片在英國蘇富比拍賣會上,以20萬英鎊賣出。

除了圓明園這張照片外,還包括另外幾張北京城牆俯瞰照片以及北海照片:

文昌閣 頤和園Yuanmingyuan before the burning, Beijing, 6–18 October, 1860, 1860 Albumen print Gift of Howard Corning ( Photo© 2007 Peabody Essex
頤和園 (資料圖片:wikimedia/Felice A. Beato意大利,1825-1908)
頤和園 多寶塔 (資料圖片:wikimedia/Felice A. Beato意大利,1825-1908)

1873年圓明園被毀13年後

1860年,英法聯軍攻入北京。清廷被迫簽訂《北京條約》後,外國人在中國的居留地從廣州、上海、天津等通商口岸擴張至北京。在英國人赫德的掌管下,清朝海關多為西洋僱員,而恩斯特.奧爾默就在其中。關於他的資料很有限,只知道他是德國人,1847年出生在希爾德斯海姆附近的伯瑟恩(Betheln),家中經營旅館生意,十幾歲時加入了19世紀歐洲的最後一波探險潮,跟著一對商船前往遠東。不巧當時船隻在中國海岸發生意外,於是他就留在了中國東南沿海。

1867年左右,當時20歲出頭的奧爾默在廈門開了一家照相館,但沒多久之後他就結束了生意,轉為任職於清朝廈門的海關。隨著職務升遷,奧爾默從廈門先後遷居北京、廣東和青島,直到46年後退休,1914年攜妻子離開中國返回德國的老家。

如果這沒有12張記錄圓明園廢墟的照片,在當時來說,經歷平凡的奧爾默也只不過是19世紀裡許多來到中國尋求一獲千金,不值一提的西方探險家之一。但他在駐留於北京期間,身為攝影師的直覺讓他拍下了圓明園西洋樓廢墟,並將底片保存了下來,因而使他成為了後世所發現,早期拍攝圓明園照片的人之一。台灣地區收藏家秦風說:「據檢索現存資料,這批照片,應是最接近於圓明園西洋樓原貌的影像記錄。」

(攝影者:1873年,恩斯特.奧爾默Ernst Ohlmer)

秦風說,奧爾默在北京海關的任職期間是1872年8月到1880年4月,將近8個年頭。根據和12張底片一同保存下來的奧爾默手繪西洋樓景區平面圖,繪圖時間標註為1873年11月,那麼拍攝時間至少不晚於這個時間點。

奧爾默拍攝照片的時候,距離圓明園被焚毀後13年,當時同治皇帝正巧也在1873年發布上諭,命擇要重修圓明園,但是開工不到一年,就因資金短缺以及眾臣反對而告停。

圓明園被毀後,園區留有清兵看守,但由於西洋樓景區位於整個園區位置偏僻的東北角,守備不嚴,在北京的外國人常常自由出入,把這一片廢墟當做了野餐地點。奧爾默經常與海關同事及家屬一起進到西洋樓景區,因此有機會拍下照片。

對於圓明園西洋樓建築,奧爾默有著和多數西方人一樣的好奇和讚美,在離開北京職位18年後,他在日記中追憶當年所見:「映入你眼中的是裝飾物豐富而動人的色彩,浸潤在北京湛藍色的天空裡,隨著觀看者的移動與太陽的光影而不停變幻,建築物白色大理石的襯托讓它們格外醒目,倒映在前方的湖面上,如同幻影……讓觀看者不禁懷疑自己來到了『一千零一夜』的世界裡。」

2015年被毀155年後

圓明園 西洋樓大水法殘跡現狀(資料圖片:wikimedia)
鑒碧亭北側,單孔石拱殘橋(資料圖片:wikimedia/Shizhao)

================================================

照片是一種留下人們的回憶、過往的方式,不論當時的拍攝者是基於什麼樣的動機或原因,當人們試圖想要去尋找已經消失的時間時,這些已經褪色了的影像就顯得彌足珍貴。或許這些拍攝照片的人自己也沒有想到,在過了這麼多年之後,這些照片竟然會變得如此價值不斐呢!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