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Nicole/報導

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也帶來了中華文化瑰寶,當時來到台灣的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被稱為「渡海三大家」,加上毓鋆、唐魯孫等人落腳台灣,為台灣快速奠基了中華文化的底蘊。

張禮權作品「秋江論道」。(圖:「張禮權」臉書)

為何說「長松亭亭,為眾木之表」

溥心畬為恭親王奕訢之後,與毓鋆皆為清室王孫,來台後際遇不同,但都因文化底子深厚,許多學生慕名而來,拜入門下。

溥心畬承傳在江兆申、周澄之後,第四代弟子張禮權成為目前台灣少數仍精擅書、畫、印的藝術家。在這次畫展的邀請卡上,有株松樹踞於山岩,蒼勁挺拔,生命力旺盛,樹姿雄偉,有君王之相。

北宋郭熙在畫論《林泉高致》中談山水畫的佈局,「大山堂堂,為眾山之主,所以分布以次岡阜林壑,為遠近大小之宗主也。」又提到「長松亭亭,為眾木之表,所以分布以次藤蘿草木,為振絜依附之師帥也。」

郭熙這段話說明了中國山水畫的價值觀,張禮權認為,這正是文人畫派的精神所在。

他表示,松竹梅經常出現在水墨畫中,其姿其勢、所在位置都能代表畫者心境與風骨,這也是為什麼溥心畬、張光賓等大老要求學生著手畫畫前,要多讀書之故。

「我們這一派不是只畫物的外型,還要領略『物』的另外層次。」

張禮權表示,老師帶學生出門寫生,除了培養觀察力、技巧之外,更重要的是透過老師講解,學生能領會山水更深層的含義,「繪畫是最末端的技巧了。」

在歷代畫論中,趙孟頫的評價一直不高,師承溥心畬一脈的張禮權談吐文雅,不疾不徐,「他技巧不好嗎?也是很不錯,但因為是宋朝宗室,卻在元朝任官;被認為品格不高。董其昌也是這個問題。」

張禮權表示,這也是西方美術史較少提到的部分,因此欣賞中國水墨畫,不能不從作者人格、胸懷開始談起。

張禮權書法作品。(圖:「張禮權」臉書)

文化經過淬煉 就能留下精華

1980年代,張禮權開始追隨溥心畬第三代弟子周澄學畫,「那個年代,我們非常尊重老師,在老師面前,我一定站著回話。」

周澄帶學生出門寫生,除了講解,也會指定學生坐下寫生,「我們沒有第二句話,老師指哪裡,就是哪裡。」

今日各類藝術形式不斷推陳出新,而張禮權仍舊堅持走在傳統文化上,「創新,要站在傳統文化上,若沒有養分跟基礎,變出來的東西鬆散且架構不穩。」

他強調,站在傳統基礎獲得養分,從中加入每個時代的文化,是文人畫派承傳的主要精神,「經過不斷的淬煉,留下來的就是最精華的;不一定要改革,才叫好。」

張禮權形容,傳統主要流傳的是精神,而時代就像不同的外衣,「如果你保有內在的精神,不管是穿西裝還是唐裝,你就是那個人。」

精神面貌養成不易,從細細探究到豁然明白,再到領悟實踐,及至成為大家,中間需要數十年的過程。「費時間,報酬也不一定好,所以很多新生代不願意投入。」張禮權一語道破承傳斷層原因。

而要獲得成就,不但需要天賦、師承、機運,還要無比的耐力。

張禮權示範。(圖:「張禮權」臉書)
張禮權(圖:「張禮權」臉書)

行萬里路 勝讀十年書

張禮權小一開始學習書法,此後每天都能在書畫印中獲得樂趣,沒有一天停止過思考書畫與篆刻;有許多收藏家在他學生時代就開始收藏他的作品。

他經常熬夜畫畫,思考佈局、構圖,拿著畫筆遊山造橋鋪路,加上點景人物。周澄帶教導張禮權的不只是為人處世、儒家思想,「中國山水不是真的在畫風景,是畫者在與山水對話,與西方風景畫不同。」

即使張禮權常隻身一人與山水對話到天明,「我有天命,我從小就知道。」他自覺數世之前就是畫家,因此不以為苦。

他特別提到,感謝周澄願意讓他多方嘗試,也叮嚀他「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張禮權謹記師訓,身體力行,走遍各地。

現今,張禮權也在坊間授課,最高齡為90歲的老先生,每次上課都精神矍鑠,讓他與有榮焉;但他更在乎的是,文人畫派如何傳承,因此經常與年輕人互動,也是第一個在華山文創園區展出作品的藝術家。

4月30日,他將與本報合作,於台北商業大學承曦藝廊舉行書畫印三絕大師展覽,在展覽之前,他與我們談了文人畫派的養成,聽罷,深覺自己有太多錯怪傳統之處,傳統與老腐並不相同。

如他所言,「宋元明清的繪畫都有所不同,雖然都只是拿筆在紙上作畫。」因為不了解,才會認為傳統是了無新意的代名詞。

張禮權作品。(圖:「張禮權」臉書)
張禮權畫台灣山水(圖:「張禮權」臉書)
學生臨摹張禮權書法。(圖:「張禮權」臉書)

藝術家小檔案:

》張禮權學歷

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學士、師範大學藝術學碩士、中國文化大學史學所藝術史博士學位。

》張禮權經歷

1991年—「水墨經驗」(唐代文化)

2004年—鄧石如「陰符經大篆屏」研究

2007年—「張禮權印譜」(水雲山房、藏雲書屋)

2009年—介析《飛燕驚龍記:大唐帝國文化工程師與沒有歷史的人(763-873)》,98.09。

2012年—論荊浩《筆法記》對北宋畫壇之影響,以及歷年出版多種書畫篆刻作品集。

2015年—張禮權書畫印「當代與傳統」專輯。

2016年—張禮權個展「按・提・斡 WAR」

2017年—張禮權個展「按・提・斡 WAR2.0」

曾於報社刋載:

1993年 「明四家賞析」專欄-由台灣新生報連載

1995年 「元四家賞析」專欄-再次由台灣新生報連載

2004、2005年「藝術饗宴」專欄-由人間福報連載

(責任編輯:謝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