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馮夢龍《古今譚概‧文戲》:「東都周默未嘗作東,一日請客,忽風雨交作。」及《紅樓夢‧第三十七回》︰「既開社,便要作東。」而現在朋友相互之間請客吃飯也經常會說︰「今天我作東,請大家一起吃飯。」這裡所提到的「作東」,都是做主人、請客的意思。

那麼,為什麼請客叫「作東」呢?

為什麼請客叫「作東」?(網路圖片)

在《左傳‧僖公三十年》上記載:「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這段記載的故事是:

春秋時代,魯僖公三十年九月十三日,晉文公聯合秦穆公一起圍攻鄭國,起因是鄭文公曾對晉文公無禮,並與楚國交好。   

鄭文公接受了大臣的建議,請老臣燭之武去遊說秦國國君,以解救被包圍的鄭國。於是趁著黑夜,鄭國人用繩子把燭之武送出城外。  

燭之武見到了秦穆公之後說︰「秦、晉兩國圍攻鄭國,鄭國已經知道要滅亡了。晉國位於秦國與鄭國之間,貴國要想越過晉國的土地來控制鄭國,恐怕很難做到。您何必滅掉鄭國而讓晉國得利呢?晉國增加一分實力,就等於是削弱秦國一分實力。」

燭之武接著說︰「如果留下鄭國,作為秦國東方道上的主人,秦國行人、使者來來往往,鄭國可以供給他們所短缺的物資,對您沒有什麼害處。如今,晉國向東掠奪鄭國的土地,又打算向西擴張領土,如果不攻打秦國,晉國要從哪裡取得土地呢?損害秦國利益而讓晉國獲利,請您再考慮吧!」

秦穆公聽完後,就答應與鄭國訂立盟約,並派兵力駐守鄭國,自己領軍回國了。而晉國不得已也只好退兵。

因為鄭國在秦國的東面,所以鄭國自稱為「東道主」。此後,往往客人就以「東道主」或「東道主人」來稱呼主人。如唐朝李白《望九華贈青陽韋仲堪》詩︰「君為東道主,於此臥雲松。」及《紅樓夢‧第三十七回》:「我雖不能做詩,這些詩人竟不厭俗,容我做個東道主人。」

此外主人除了稱「東道主」,也可以簡稱為「東道」,如宋朝蘇軾《渼陂魚》詩:「東道無辭信使頻,西隣幸有庖虀釅。」及元朝馬致遠《薦福碑‧第一折》:「范仲淹云:『兄弟,請你那東道出來,我和他廝見。』」

久而久之,凡是接待或宴請賓客的主人都泛稱為「東道」、「作東道」,就是請客之意。如《通俗編‧卷十三‧交際》:「世俗謂主人曰東家,具觴款客曰作東道。」及《紅樓夢‧第三十七回》:「這原是我起的意,我須得先做個東道,方不負我這番高興。」

後來人們漸漸的就把「作東道」作為請客的代稱,也有簡省一個字稱為「作東」。所以,請客也就被稱為「作東」了。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