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5年,羅浮宮沙龍展開幕了,瑞典畫家維特穆勒焦慮地等待著。他繪製的一幅巨大肖像畫,將會被展示在一個尊貴的重要位置。因為他畫的不是別人,正是當時的皇后––瑪麗‧安托奈特!

畫中的瑪麗皇后帶著兩個孩子,在特里亞農宮的花園中散步。這幅作品是被特別訂製以送給瑞典國王的禮物,因此特別受到矚目,觀眾及藝評家們也都翹首以待。維特穆勒忐忑不安,雖然看過畫的一些學院人士對這幅作品表示肯定,但是,皇后本人還沒有看到,她會是什麼反應呢?

當肖像畫揭幕時,觀眾中卻冒出了笑聲。人們覺得畫面景象太平庸了,人物也完全沒有貴氣和威嚴,瑪麗皇后就像一個星期天出門遛躂的普通婦女一樣。

那麼皇后看到後是什麼反應呢?一個巴黎編輯年誌的作者這樣記載著:「什麼?這是我嗎?!」皇后見到畫時當場叫了起來。

維特穆勒的瑪麗皇后被嫌畫得平庸。局部。(公有領域)

這個反應對維特穆勒而言,無異於被澆了一頭冷水,他感到委屈、不公又無可奈何。事後,他沒有什麼信心的把畫面作了一些修改。但是皇后甚至不屑於再看第二眼,就讓畫像直接被送往了瑞典。而維特穆勒則必須苦等幾年之後才收到他的酬勞。

本來等待著榮耀和大筆財富的維特穆勒希望落空了,還落得經濟困頓和遭受嘲弄,他甚至因此而大病了一場!

阿道夫.烏瑞克.維特穆勒,《自畫像》(Adolf Ulrik Wertmüller, Autoportrait), 約1795-1800, 油彩於麻布, 62 x 53 cm, 瑞典國家博物館,斯德哥爾摩。(公有領域)

******

人生不過數十寒暑,人生在世難免經歷不斷的挫折,但關鍵是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才能快速地站起來,而不是繼續沉溺在痛苦的漩渦之中。藝術是一門非常主觀的領域,因為每個人對於美醜的定義本來就大相逕庭,所以唯有跳脫出得失之心的牢籠,方能繼續在創作領域上突破並大放異彩。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家豪)